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我靠谨慎修仙 > 第九十九章 不就是打劫吗?
    其他将少年们引来的修士将孩子们都交给了齐悦,然后纷纷去找自己的宗门了。待会儿这三百多个孩子们测试完天赋,要去拜宗门的时候,会更倾向于那些有熟悉人的宗门。且这里的少年们都十分听话,交给齐悦三个人也就够了。

    “好了!”

    看一眼小山头上其他小世界的修士已经走在了前面,齐悦笑眯眯的拍了拍手,吸引到泯然等人的注意,“咱们也该去排队了,要是去的晚,估计得等到明天。”

    泯然等人都十分听话的应了一声,紧紧的跟在齐悦身后。他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生怕自己被落下。

    一行人顺着小路排着队往下走,虽然十分紧张,但眼中那种见到新世界的欢欣激动之情,还是溢于言表。

    “泯然,待会儿咱们测完天赋,你要去哪个宗门?”

    “啊?这也不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的,得看人家谁会要我吧?”

    “也是。”

    霍烈棋紧紧闭着嘴,却忍不住扯着泯然一个小小的衣角,猛然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他心里着实有些忐忑。

    不过还好,暂时有泯然在身边,可若是待会儿去了不同的宗门,可该怎么办呢?

    类似这样的担忧,很多人都有,比如庄芯妍,这会儿已经紧紧抓住泯然的手腕。她是想与泯然去同一个宗门的,只是不知道待会儿测完天赋根骨后结果如何。

    众人心中的忐忑几乎要漫出来,前方其他小世界的人已经走下小山头,就在恒源大陆的少年们也要走下去的时候,齐悦等人所在的前方位置突然响起一阵混乱。

    “怎么回事?”

    泯然几个踮起脚尖往前面看去,做出这种动作的人不在少数。他们此刻已经快要走到山脚与平台相接的地方,可前面却被人堵住了。

    他们这一停下脚步,身后众人也被堵在原地,不一会儿就堵成了疙瘩。

    前方。

    一个衣着华丽十七八岁的少年站在齐悦等人面前,肩膀上顶着一只油光水滑巴掌大小老鼠模样的灵兽,一脸的百无聊赖。

    “好了,不就是个三品宗门吗?连净月楼的长老都不敢这么对我说话,你们区区三个外门弟子,就不要做这种无用功了。”

    齐悦气的脸色通红,但却依旧忍气吞声着试图和解。

    “轩道友,这是来参加天赋测试的少年修士,碧霞谷这场盛会代表着涟源大世界的颜面,还请您高抬贵手,让我等过去。”

    那个穿的跟个花孔雀一样的少年不耐烦的砸吧下嘴,“别给我戴高帽子!不就是些从穷乡僻壤来的穷鬼吗?让他们走一波这‘明月桥’是他们的荣幸!我还没担心他们把我的明月桥踩脏,你倒是挺担心他们!”

    “别废话!赶紧给我过!若是不走这一遭,就别想参加天赋测试!”

    摸了摸肩膀上那只寻宝鼠,轩玉林年轻俊俏的脸上满满都是不耐烦。他这只寻宝鼠血脉不纯,只能勉强闻出来这群净月楼女修带着的人群里有宝贝,可到底是什么却闻不出来。好在他手里有‘明月桥’这等宝物。虽然只是一个仿制品,可对这些普遍在筑基以下的修士,已经足够了。

    若不是寻宝鼠对净月楼这三个女修没什么反应,连她们也得在这明月桥上走一波!

    看到轩玉林这等无赖样,齐悦三人顿时气的不行。

    这也是大家族出来的修士!竟然如此无耻!

    身后不过是些十几岁的孩子,能有什么宝贝!

    “轩道友……”

    齐悦等人还想说几句,轩玉林却已经不想再废话了,直接挥了挥手,身后一群狗腿子直接上前,三两下就制住齐悦三人,将她们捆的结结实实,连想偷偷联系宗门的联络符都被烧成灰烬!

    见一切准备好,轩玉林这才志满意得的笑了。一指因为下山刚好排成队的恒源大陆的少年修士,“我轩玉林的话,你们还违逆不了!一个个来,不想死的都给我从这上面走过去!”

    这会儿,站在中间略微靠前位置的泯然忍不住皱了皱眉。

    那轩玉林在山脚与平台中间放了一座木桥,栏杆上雕琢着貔貅的花纹,明明在山脚位置,桥上却有丝丝白云围绕,缠成一层白雾,恍如仙境。

    只是这仙境此刻却像是一个能吞吃万物的巨兽,让一群渐渐了解明月桥情况的少年忍不住沉默。

    这明月桥,本来是轩家老祖的法宝,底下有些得宠子弟手里也有仿制品。人一旦从上面走过,身上携带的至宝就会掉下桥去。无论藏的多好,储物器具多隐蔽,只要不是传说中跟神器有的一拼的芥子空间,宝贝都会掉下桥去!

    哪怕只是些炼气修为的修士,这些少年们也不想自己的家底被人知道。有些底牌,那是只能在生死之间才爆出来的,如今若是走上这一遭,岂不是被人扒了个干净?

    且看这蛮横少年的意思,是要把他们的宝贝都抢走!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且这人的行径,不就是打劫吗?这些少年怎么忍得了?!

    当下就喧闹开了,其中不乏声讨之声。只是还没等闹起来,轩玉林就轻描淡写的弹了弹手指头,前面反抗最激烈的一个少年脑门上瞬间出现一个血洞,高壮的身体晃了晃,轰然倒地!

    山路上顿时一片死寂!

    齐悦等人不忍的闭上了眼。

    其他小山头的修士见状,连忙加快了速度,尽可能避开了泯然等人所在的这座山,就像在躲避瘟疫一样。恒源大陆的少年修士们无法,只能将求助的目光对准了底下平台上那些白衣修士。

    可旁边这么大动静,底下那平台上给少年修士们检查天赋的白衣修士,却好像集体聋了瞎了一样,连个眼神都没往这边瞟。注意到这个细节的泯然心里忍不住沉了沉。

    这十八个家族的势力,看来远比想象中的要大的多。连轩家人在天赋测试的地方打劫,其他人都可以视而不见!

    而且,姓轩啊……

    与庄芯妍庄铁闫交换了个眼神,泯然几人心里都有些发沉。三年前当街杀人的那个男修,不正是姓轩吗?

    轩玉衡,轩玉林。

    只看这两个名字,就知道两人之间定然有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