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生小说 > 影帝你太太是绿茶 > 第319章:“我要是不去,他会怀疑温斯年的。”
    拍卖会结束,霍青丝毫无意外的被请到了谢枭的车上。

    “霍小姐对古董字画也有研究?”谢枭文雅的开口。

    “没有,不过认识的长辈中有偏爱字画的。”霍青丝不卑不亢的回答,车后座的灯很暗,落在谢枭的脸上,笑意显得有几分不真切。

    “霍小姐这么孝顺,我家清漪要是有你的十分之一我也心满意足了。”谢枭长叹一口气。

    “谢小姐天真烂漫,那般可爱,怎么会不孝顺?”霍青丝绯唇沁着一丝弧度,虚伪的寒暄道。

    “清漪从小被她母亲宠坏了,骄纵跋扈。”谢枭摇了摇头,眸光看向她,“我要是有你这么个贴心的女儿就好了。”

    霍青丝低头莞尔,“谢先生,我这样出生平凡的人怎么可能会有您这样尊贵的父亲?”

    谢枭轻笑,“英雄不问出处,青丝,我能这样叫你吧?”

    霍青丝没有反对,算是默认了。

    “从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一见如故,我看你比清漪大不了几岁,要不然我认你做个干女儿,你给清漪做姐姐,以后好好教导她,如何?”谢枭侧头看着她,完全是一副长辈关爱小辈的慈祥模样。

    “我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怕是无福消受这样的厚爱。”霍青丝轻声婉拒他的好意。

    谢枭面色沉静无波,薄唇轻启,逐字清晰道:“做了我谢枭的女儿就不是普通人。”

    霍青丝抬眸与他对视,从他的眼神里像是读懂了什么,“我再考虑一下,我担心谢小姐不会接受。”

    谢枭笑,眸光看向前方没有尽头的路,“清漪娇惯归娇惯,该懂的事都会懂的。”

    霍青丝像是没听到他话里的意思,手指轻轻转动手指上的玫瑰戒指。

    ……

    霍青丝婉拒了谢枭送她回家的好意,下车上了后面陆衍的车子。

    她一上车,陆衍就忍不住喋喋不休起来,“疯了,疯了,温斯年要知道我帮你见谢枭,一定会宰了我!”

    霍青丝扣好安全带,恍若未闻道,“我让你查谢枭的私生活,查到了吗?”

    谢枭太低调了,私生活不太好查,只能让陆衍去查,毕竟他在漫城生活多年。

    陆衍将后座的资料袋递给她,一边发动引擎,一边继续碎碎念,“啊!我真的不会被温斯年剁了吗?”

    “他那张嘴也会毒死我……”

    “你说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长了一张嘴……”

    霍青丝没理会他,翻看资料看。

    资料上说谢枭在和公西玉结婚之前没有跟任何女人交往,但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异性,经常出双入对,举止亲密,看起来像是恋人。

    但没有人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后来更是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后来谢枭就娶了公西玉……

    如果没有猜错这个女人应该就是骆幼微,她和谢枭是恋人,那谢枭也就很有可能是自己的……父亲!

    霍青丝不由的抬起手指捏了捏眉心。

    陆衍侧头看了她一眼,疑惑道,“你怎么……”

    话还没说完,霍青丝眸子倏地一紧,厉声道:“小心……”

    已经迟了。

    左边一辆卡车急速而来,笔直的撞在他们的车身上。

    “嘭”惊天动地的一声彻响,整个车子被撞翻了好几下,安全气囊弹了出去来。

    陆衍趴在安全气囊上,额头还是流出鲜血,整个人陷入了昏迷。

    霍青丝头晕目眩的厉害,侧头看了一眼陆衍,没多久也陷入了昏迷。

    再次醒来是在医院。

    她的头被缠绕了一层纱布,穿着蓝色的病服躺在床上,手上扎着针,正在输液。

    “太太,你醒了,真是太好了。”陈秋看到她醒来,高兴坏了。

    太太要是有什么事,等先生来漫城,自己只能以死谢罪了。

    霍青丝坐了起来,手指摸了摸自己的头,“我怎么了?”

    “车祸。”陈秋回答,“太太你不记得了?”

    霍青丝垂眸,脑海里闪过几个片段,瞬间想起什么,立刻问道,“陆衍呢?”

    “陆总没事,他就断了两根肋骨而已。”

    断了两根肋骨??而已???

    “先生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最迟晚上就到。”陈秋再次开口。

    “我没事,你怎么还通知他了?”霍青丝苦恼的挠了挠耳后根,这不是明摆来修理自己了。

    陈秋抿唇微笑:我要是不通知先生,该被修理的人就是我了。

    “我想去看看陆衍……”

    霍青丝刚准备掀开被子,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陈秋转身去开门,看到站在病房门口的谢枭神色一怔。

    谢枭走进来看向霍青丝,关切道:“听说你在回去的路上出车祸了,没事吧?”

    “没事,多谢关心。”霍青丝没想到他来的这么快。

    “都怪我,要是我送你回去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意外。”谢枭自责道。

    “不关谢先生的事。”

    谢枭望着她,缓慢开口,“好在你没事,实在万幸。我刚见过医生了,她说你虽然没有受到创伤,但还要静养一段时间。”

    霍青丝刚醒来,什么情况都不明了,当然是什么都随他说。

    “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去我那里休养,有专门的医疗团队很方便。”谢枭向她发出邀约。

    霍青丝还没来得及拒绝,陈秋率先开口,“我们先生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就不劳谢先生费心了。”

    “他不是还没有来。”谢枭回头轻描淡写的扫了一眼陈秋,薄唇轻启,“再说他来了刚好去我那接人,两全其美。”

    陈秋一时间哑口无言,视线看向霍青丝。

    谢枭的话都说到这份上,霍青丝没有拒绝的余地,“我想先去看下我的朋友。”

    “好,我先去车上等你。”话毕,转身离开病房。

    “太太,你不能跟他去谢家,太危险了。”陈秋看人一走立刻开口。

    “谢枭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也知道我和温斯年的关系。”霍青丝下床,拿起旁边的外套披在身上,脸色虽然苍白,但眼神含着冷锐,“我要是不去,他会怀疑温斯年的。”

    眼下这个节骨眼,还不是和谢枭正式撕破脸皮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