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十方乾坤 > 第两百七十六章 仙魔难辨
    不料这一次听后,沈婧忽然情绪大变,睁开眼看着他,略显激动地道:“你帮我?你如何帮我?萧尘,你已经不是曾经那个瑶光尊上的弟子了,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要杀你吗?你自身都难保了,你如何帮我?宁村之事是何人所为,你查出来了吗?你怎样帮我?”

    萧尘没有想到,她情绪变化竟会如此之大,双手按着她肩膀:“沈婧,你先冷静。”

    “不,不……”

    沈婧不断摇着头,眼中泪水已是泫然欲滴,哽声道:“那人之强,非你所能想象,师父当初炼虚合道的修为,却连他的一道分身也敌不过,萧尘,你不要管我的事情了,我不想到时候连你也……”

    她说到最后,抬起头来,双眼泪光莹莹:“萧尘,如今这世上,你是我认识的最后一个人了,我不想最后连你也……”

    “沈婧姐……”

    这一刹那,萧尘也忽然感到钻心一痛,回想昔日宁村的点点滴滴,如今……如今竟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风,无声而过,两人都沉默不语了,但在他心中,仇恨却是越来越重,无论是沈婧的仇,还是宁村的仇……

    “唉……”

    就在这时,枯灵子忽然发出一声长叹,想来已是猜到灭灵枢宫那人是谁了。萧尘向他看去,问道:“前辈可是已经知晓灵枢宫一事,是何人所为了?”

    枯灵子没有说话,却向沈婧看去:“不如,还是请沈姑娘将那人说出来。”

    闻言,沈婧身体微微一颤,终是将那人的名字说了出来:“玄霄真君。”

    “玄霄真君……”

    萧尘脸上神色不由得微微一变,他却是怎样也没有想到,竟是那个玄霄真君灭了灵枢宫!

    尽管当初在苍龙山脉,玄霄宫那赤云使想夺得苍龙之力,但是玄霄宫以往却极少涉足尘世。

    在仙北古境世人眼里,玄霄真君是那早已超凡脱俗的世外高人,宛若神仙一般的存在,又有谁能够想到,此人居然为了上古奇书《九变》,竟灭了整个灵枢宫?

    就好比说,在仙元五域,青玄真人是仙道之首玄青门的掌教真人,是天下正道之首,若说他为了某样东西,居然暗中灭了某个正道玄门,这说出去何人会信?

    这一刻,萧尘

    (本章未完,请翻页)

    忽然感到背后有些毛骨悚然,表面看上去不问红尘,一心向道的玄霄真君,背后竟是如此一个心狠手辣的歹毒之人,更可怕的是,现在仙北古境那些人,还把他当做超凡脱俗,神仙一般的人物敬仰着。

    道非道,魔非魔,如今这个仙元古地,自青帝以后,简直已是仙魔难辨,正邪难分了。

    “他果然还是不甘……”

    枯灵子深吸口气,缓缓闭上了眼,似乎他早已料到是玄霄真君所为,玄霄真君既是他往日大敌,他就必然了解此人,为何想要夺得《九变》,甚至不惜铤而走险灭了灵枢宫,灭灵枢宫,只是杀人灭口而已。

    过了许久,他才再次睁开眼来,看着沈婧道:“你知道,为何你师父要将九变传于你,并独独保你离开吗?”

    “为何?”

    沈婧抬起头来看着他,此刻眼眶里仍然聚着泪水,当初她也曾想过,可是无论如何却也想不通,只修炼上而言,灵枢宫里面那么多资质比自己更好的师姐,师父却为何只保自己离开?

    枯灵子叹了声气,双手负在身后,缓缓地道:“因为她……宁死都不会让这本‘九变’落在玄霄真君手里啊。”

    “前辈是说……”

    这一刻,沈婧也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

    枯灵子道:“你师父她,为何会突然收你入门?那是因为,她早已料到玄霄真君终有一日会来,但是灵枢宫的弟子,却都早已入门三年以上,而入门三年以上的弟子,则都已在生死魂灯里印入神魂印记,若真有一人逃走了,玄霄真君可凭那人的魂灯,轻而易举将其找到……所以,你现在明白了吗?”

    “原来是这样……”

    这一下,沈婧终于完全想明白了。

    怪不得师父怎样也要保自己离开,因为自己入门不到三年,并未在魂灯里留下神魂印记,如此一来玄霄真君便无法找到自己,而师父当初收自己入门,原来那时她就把一切想好了,所以才收自己入门……

    想到此处,沈婧心中更是忍不住悲伤,怪不得当初,自己除了医术一道,其余方面都是那么的笨,尤其是修炼一道,比那么多师姐都笨,可师父却偏偏对自己最有耐心,把她的所有,都只传给了自己一人……

    “原来师父当初收我入门,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因为这样……”

    沈婧越想越是悲伤难止,两只眼睛又渐渐红了,枯灵子忽然道:“你师父收你入门,并非只有如此。”

    “并非只如此,那……”

    沈婧抬起头来,这一刻有些不解,难道除此之外,师父还有别的打算吗?

    难道是想让自己将来练得一身本领,然后去报仇吗?可是玄霄真君一身修为何其惊人,自己就算再修炼个十年百年千年,又岂能是他的对手……

    不料枯灵子却长长叹了声气,说道:“你知道灵枢宫和素问宫的往事吗?”

    “我……以前有听师姐们说过。”

    “唉……”

    枯灵子又叹了声气,自言自语道:“梅风她……终究也还是放不下呐,到死,她都未能放下啊,唉……”

    见他不住唉声叹气,沈婧心中疑惑更重了,问道:“前辈,到底是什么事?难道师父还有什么未与我交代的吗?”

    枯灵子摇了摇头,叹道:“当初素灵宫两派分裂,梅风她师妹疏清浅带着人走了,后来虽有了素问宫与灵枢宫,而素问宫也一直默默无名,但梅风始终想再找这个师妹一较高下,让世人知道,灵枢宫才是素灵宫的正统传承……”

    说到此处,枯灵子又叹了声气,继续道:“可天不遂人愿,疏清浅后来含恨而殁,她也日日愁难消,直到百年后,素问宫在素灵儿的带领下,一振而起,很快名声便超过了灵枢宫,到后来,世人却只道素问宫医术天下第一,不知灵枢宫了。”

    沈婧不禁一愣:“是素问仙子,师父难道……”

    “没错。”

    枯灵子叹口气,继续说道:“以你师父那争强好胜的性子,她岂能甘心?可是素灵儿乃是晚辈,她即便胜过素灵儿又有何用?所以便想教出一个弟子来,与素灵儿公平一决,看看到底是素问宫的医术厉害,还是她灵枢宫的医术厉害。”

    说到此处,枯灵子再次一叹,继续道:“然而却怎料得,后面几百年里,灵枢宫竟从未出过一个医术惊人的弟子,如何能够去与当时已名动天下的素问仙子一斗?说出去只怕是徒惹笑话而已。”

    “所以,所以师父她,她……”

    沈婧脸上神情怔然,这一刻像是终于想到了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