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十方乾坤 >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魔道之主?
    紫衣老者眉头紧皱,望着这谷中的阵法玄光,说道:“这座阵法,我担心会将外面所有人都引过来……”

    “那不正好吗?”

    青衣男子仍然望着仙谷中心处,而紫衣老者听他如此一说,又见他望着那仙谷中心处,似乎隐隐明白了什么,但却又不太确定,问道:“公子的意思是……”

    青衣男子眼神阴冷地看着那仙谷中心,说道:“萧一尘没有了修为,现在必定是在那里面恢复修为,他要恢复修为,必然要借助此谷灵力,我们虽然进不去,但却可以扰乱这谷中灵力,使他在最关键之时功亏一篑,如此必定能够使他受到重创,到时候就算不用我们出手,他也必死无疑……”

    “原来如此……”

    紫衣老者一下明白了,单凭他们五人,不可能扰乱这整座无忧谷的灵力,但若是外面那些人进来了,凝聚众人之力,必定能够扰乱这谷中灵力,到时候那萧一尘在里面,必定受到重创。

    ……

    此时在寒潭中心,只见萧尘坐在树下,双眼轻闭,周身灵气环绕,如此静坐,已有三天三夜未曾动过一下,而此时,他也似乎隐隐进入了某种玄妙之境。

    无忧谷仙气十分浓郁,而又以他此刻所在的这座潭,这座岛为中心,四周的灵气不断汇聚过来,慢慢的,竟开始往他身体里凝聚了去。

    并非他主动吸纳灵气,而是这些灵气,自主地往他身体里钻了去,倘若这一幕被外面的人看见了,必然个个瞠目结舌,绝不敢相信这一幕。

    但事实上正是如此,此刻的萧尘,就像是进入了天人合一的状态,他不再是他,而像是一座阵,所有的灵气,都向他汇聚了过来。

    ……

    此时在外面,冷白狐看着被浓雾掩罩的寒潭,心中慢慢开始焦虑起来,尽管外面的古仙之阵被他启动了,但这座阵法必然支撑不了多久。

    而且这阵法的玄光和灵力,必定会引来更多的人,到时候阵法若被那些人破去,一旦让他们闯入进来了,尘哥必定会有危险……

    就这样,时间慢慢过去,第一天的时候,外面十分宁静,但到第二天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不少人被此处玄光吸引来了,到第三天之时,更多的人找到了这里来,而谷中这座古仙之阵的灵力,也开始退散了。

    “轰隆!”

    这日下午时,冷白狐正守在寒潭外面,不远处却忽然有一阵剧烈的震荡往这边传了过来,连潭水都被震得晃荡了起来,显然是外面那些人已经开始强行破阵了。

    “糟了……”

    冷白狐一下紧张了起来,那些人若是合力破阵,天黑之前,阵法必然会被他们破掉……

    “小狐狸,我们快过去看看……”

    “吱吱……吱吱!”

    一人一狐,快速往那边跑了去,只见那外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有那天冷白狐见过的,也有他没见过的,但相同的是,是这些人全部都是玄门修仙之人。

    “果然是他,萧一尘真的在里面……”

    外面自然也有人将冷白狐认了出来,是那天跟在萧一尘身旁的凡世小子,这时立刻便有人道:“那小子,快快在里面把阵法打开!”

    (本章未完,请翻页)

    此时见到这么多修炼之人在外面,若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但冷白狐此时却强自镇定下来:“我不开!你们想进来杀我和尘哥,你们全都是恶人!”

    “兀那小子!你胡言乱语什么?信不信本大仙收了你!”

    “小友,你可莫要好坏不分呐!你可知道那里面的是什么人吗?”

    “他是魔道之主,等他出来,你知道会死多少人吗?快快将这阵法打开罢!”

    外面的人越聚越多,除了云宗的人,还有北宫家下面的不少势力门派,以及其他一些门派。

    这些人一开始害怕萧尘,是怕萧尘那一身恐怖修为,他们加起来也不是其对手,但现在知道萧尘已经功力尽失,还有何惧?甚至想着此时将他打杀了,拿去无天殿邀功,岂非妙哉?

    当然,除此之外,更多的人只是想要进入眼前这座仙谷,萧尘是生是死,反倒是与他们无关,然而此时仍有不少人喊打喊杀,多半是云宗和北宫家下面那些势力的人在煽风点火。

    此时看着外面越来越多的人,冷白狐心中已是十分害怕,尤其是那晚他看见云宗那几个人,以无数凡人炼丹,那一座座血池,下面究竟埋葬了多少凡人的白骨……

    “小友,你怎还好坏不分?那里面的,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啊,你知道他杀了多少人吗?而你现在,却还在助纣为虐,你知晓不知晓?”

    “一旦让那魔头出来,必将天下大乱,生灵涂炭啊……”

    “他手中有一把邪剑,曾以万人之血祭剑,连修魔之人都怕他……”

    为了哄冷白狐把阵法打开,外面这些人还真是什么话都能够编得出来。

    而冷白狐毕竟年少,此时听着,就像是真的一样,脸色越来越惨白,不断摇头:“不,你们骗我,你们想骗我打开阵法,尘哥才不是什么魔道之主,你们骗我……”

    “那是你没有看见他杀人!你知道他杀起人来,有多可怕吗?小子,你快快把阵法打开,否则他日生灵涂炭,便是你今日在此造的孽!”

    “这小子必定是受了蛊惑,看来多半也是要入魔了,你瞧他眼神涣散,这可不正是入魔的征兆吗?”

    “不是,师父,我怎么感觉……他好像是被吓着了?”

    “废话!为师说什么便是什么!为师说他那是入魔之兆,便是入魔之兆!你不得多问……”

    ……

    另一边山崖上,萧梦儿站在崖边,衣袂飘飘,宛似人间仙子,一动不动。

    而萧灵儿站在她身旁,听着远处那些人一口一句“魔头”,脸色也不禁渐渐有些苍白了,不断摇着头:“不,不是他们说的那样,姐姐,不是他们说的那样……”

    萧梦儿望着仙谷中心的浓雾,至始至终,脸上都没有任何一丝变化。

    “轰隆!”

    忽然一声巨响,只见远处有一座阵脚,已经被破去了,整座古仙之阵,立时震荡了起来,灵力也开始迅速溃散了起来。

    “糟了……”

    冷白狐陡然一惊,脸色更是一下变得苍白如纸,可眼下这么多人破阵,他就算再怎样聚引灵力过来也没用了。

    很快,阵法的结界开始

    (本章未完,请翻页)

    往里面收缩,大概是这座古仙之阵最后的法力了,不会支撑太久。

    冷白狐也不断往里面退去,渐渐离那座寒潭近了,而外面的人,此时也能够感应到那浓雾里面传来的强大灵力了,心中皆是一惊,果然,这里是灵力汇聚之处……

    当那层结界完全收缩过来时,冷白狐已经退无可退,再退便掉进那寒潭里面了,但外面那些人想要冲进来时,这附近却忽然像是起了某种禁制,一下将他们暂时阻拦住了。

    “小小禁制,不足为虑。”

    云宗那青衣男子眼神淡淡,并未将眼前的禁制当回事,别人无法进去,但他却未必不可。

    只见他双手一挥,忽然有几道符篆飞出,立时化作了几个纸偶,像是替身一般,进入了禁制里面,而他则又在一瞬间,与其中一道符厌交换了位置,如此便进入禁制里面了。

    “云宗的符厌之术,果然厉害……”

    外面的人见他这般轻易便利用符厌替身之术进去了,心中均是微微一怔,不愧是云道子的首徒。

    “你,你想做什么……”

    见青衣男子竟然闯入进来了,冷白狐心下一惊,“铮”的一声,拔出了腰间佩剑,然而拿着剑的手,此时却不听使唤地颤抖了起来。

    “让开。”

    青衣男子眼神冷淡,一个凡人对他而言,与蝼蚁无异,只是他不想当着外面那么多人的面,去对一个凡人出手。

    “你……你不要过来!”

    冷白狐拿剑指着他,眼神里尽是恐惧之色,不断往后退去,然而却差些掉进潭水里。

    眼见后面已经没有退路了,但那青衣男子仍在逼近,不得已,冷白狐只得一咬牙,将内力催至极限,周围登时狂风大作,一剑向那青衣男子刺了去。

    其实不知不觉,他这段时日修炼下来,内力已经深厚许多,甚至隐隐带了一股玄力,这一剑就算没有萧尘指点,若是对上当初的金狮狂刀,他也能一剑将其创伤了,不过眼前这个青衣男子,又岂是金狮狂刀那等凡世武夫可比?

    “不自量力。”

    青衣男子眼神冷淡,两指一挥,便是一道玄力拂出,“砰”的一声,登时将冷白狐打飞了出去,连同他手里的剑,都被打飞了出去。

    “啊……”

    远处,萧灵儿吓得惊叫了一声,想要过去查看冷白狐的伤势,但萧梦儿却一下将她按住了,眼神里仍是宛若止水。

    将冷白狐打飞之后,青衣男子一步步向那寒潭走了去,眼神也逐渐变得越来越寒冷了,萧一尘,你去死吧!

    就在这一瞬间,他忽然催动全身玄力,立时引得整座潭水都像是翻涌起了千层浪一样,连外面的人都感受到了这股可怕的玄力,而云宗那几个老者亦是陡然一惊,没想到公子的修为,竟已到了这等境界!

    但是,就在青衣男子抬掌的瞬间,附近的一切,像是忽然凝固住了一样,连萧梦儿都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

    “呃……”

    忽然间,那青衣男子发出一声闷哼,脸色一下变得苍白至极,像是突然被人扼住了喉咙,刚才在他身上的那股无匹玄力,也如同一下被人捏碎了,瞬间溃散于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