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十方乾坤 > 第八十九章 玉壁绝书
    片刻后,两人来到一座繁花遍地的小林子里,未央转过身见他傻乎乎的出神,问道:“喂!木头,你又在想什么?”

    一尘见她向自己看来,如此盈盈动人的笑容,连此地盛开的百花,也仿佛是为了衬托她的娇美,越看越是令人心荡神驰,不禁眉头一皱,用力将她手甩开,背过了身,不再去看她。

    未央心想这人刚刚还好好的,怎如此喜怒无常,绕到他面前去,蹙眉道:“喂!你怎么啦?刚刚还好好的。”

    闻着她身上似兰而淡的馨香,一尘更是心神荡漾,越看她越美丽,不禁气得一甩衣袖,又背过了身去。

    “喂!你这人好端端的怎么回事!”

    未央也气得用力一跺脚,又绕到了他面前去,双手插在腰上,胸口一挺:“你不看我,我偏偏就是要你看我!你总是喜欢背对着别人,这样显得很酷么?”

    “你……”

    一尘指着她,一时片刻竟说不上话来,最后重重一甩衣袖,未央哼笑道:“明明是你自己的问题,难不成你要怪这天下间的女子生得太美吗?”

    “你!”

    一尘被她说中心事,更是有些恼羞成怒,正色道:“未央姑娘,恕在下直言,你是魔道中人,我是玄青弟子,自古正邪不两立,自古正魔不同道……”

    “噗!”

    不待他话说完,未央便捂嘴一笑,道:“那前些日,你还与一个魔道妖女共食一株雪莲呢?你们这些名门正道,不是说见了魔道妖人便要斩尽杀绝吗?为何你还救我?”

    “你……”

    一尘又被她说得答不上话来了,未央掩嘴一笑:“好啦好啦,快走啦!”一边说着,一边又拉着他的手往林子里边跑了去,笑着道:“哼,我就是魔道妖女,就是上天专门派来迷惑你的,好让你修仙不成,你这辈子,都别想逃脱小妖女的手掌心啦!”

    “你……”

    一尘被气得无言,但此刻又说不上来为什么,最终只得自恼:萧一尘,你当真被这妖女给迷惑了!

    两人穿过百花林,来到一处玉壁前,只见这玉壁两边都是悬崖,有瀑布垂下,在下面汇聚成幽潭,波光粼粼,正好映照出了玉壁上的文字。

    只是这些文字都颇为久远,便是萧一尘,一时半刻也认不出这些文字,但细看一会儿,又觉得这些文字在水光映照下千变万化,似乎不是文字,而是一些古代符文。

    “这里,怎会有一座玉壁?”

    一尘走近了些,立时感受到了点点灵力波动,还有那玉壁里面透出来的一股神秘气息,想来这玉壁可以打开,里面必定别有洞天。

    未央道:“就是这里了,是我前些日发现的,可是这玉壁上面的禁制太重,我一个人打不开,所以便请你来了。”

    “禁制……等等。”

    一尘忽然神色一凝,心想这座花谷定是古代某位高人所留下,那么这处玉壁定然也是那位高人所留下,而在玉壁上设下禁制,便是不希望有人打开玉壁,她为何一心想打开这玉壁?

    莫非这玉壁里面有着什么?不管有着什么,定然是对正道十分重要的东西,但花未央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魔道中人,她必然会将东西带入魔道,如此一来,自己岂非便是助纣为虐了?

    未央心思何其敏锐,见他此刻凝神不语,便知他心里在想什么,笑道:“你是不是在想,我把这里面的东西带回魔道,然后好对你们正道不利?”

    “没错,我怎知这里面是什么?万一是某样大神通的先天法宝,你带回魔道,可不正是要来害我正道中人?”

    这一次,一尘也直言不讳了。

    未央道:“你说这句话,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了,这段时间,我可曾有做过一件对你们正道不利之事?又可曾做过一件对魔道有利的事情?”

    一尘皱了皱眉,似乎也确实如此,唯独上次北域那件事,令他始终不得解,问道:“那上次,你盗走北域各派的藏书,又是为何?”

    “可最后,我不也完完整整还给他们了吗?”未央反问道。

    “那你究竟是在找什么?”

    这一刻,一尘的目光变得尤为凌厉了,他要知道,花未央千辛万苦,究竟是在寻找什么,是那传说里的魔道天书也好,其他什么东西也罢,但万一是对正道不利的,他绝不会答应。

    未央轻轻一笑,但此刻的笑容里,却又似带着几分淡淡的凄伤,说道:“我要找的东西,与你们所谓的正道无关,与那些所谓的魔道也无关,不会对你们正道无利,也不会对魔道有利,究竟是什么,在找到之前,我还不能告诉你。”

    一尘半信半疑地看了看她,心想自己在这里,她也耍不出什么花样来,说道:“好,我姑且信你一回。”

    说罢,两人尝试合运功力,共同打开这处玉壁,只是玉壁上的符文,非强行便能破开,两人除了运功,还须一层一层解开这上面的符文。

    如此过了将近一个时辰,符文禁制因为年久松动的缘故,这才慢慢被二人打开,只见那玉壁缓缓往上边收回,竟出现了一条幽径,果然里面别有洞天。

    见到玉壁打开,未央迫不及待便要往里面而去,一尘立即伸手将她拉住了:“我与你一起。”

    “哼。”

    未央哼了他一声,两人便即往幽水洞里面走了去,只见洞里面流水潺潺,铺有一座座青石,可容两人在石上行走,但越往里走,仿佛越是幽深不见尽头,隐隐还有滴水声从里面传来。

    “呃……”

    未央忽然感到头一晕,往后倒了下去,一尘见状,担心她伤势复发,连忙将她扶住:“姑娘,你怎么了?”

    未央捂着额头,脸色一下变得有些苍白了,幽幽地看了他一眼,哼道:“你说正魔不同道,为何此刻又要来关心我,你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分明是在骗你自己。”

    “反正怎样我都说不过姑娘。”

    这回一尘终于像是认输了一样,慢慢将她扶起,又向前边幽深的洞穴看去,道:“接下来,小心一些吧。”

    两人继续往前走,那滴水声越来越清晰了,大约走了半柱香时间,两人终于穿过了洞中水帘,来到了一处天然洞穴,里面有些微光,全是一面玉壁散发出来,而那玉壁上面,隐隐有几行文字闪闪烁烁,只是这些文字,一尘却认不出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里,怎会也有一座玉壁?”

    一尘略有些疑惑,这一刻也不知为何,心里总有一种说不上的奇怪感觉,而花未央此刻却径直向那面玉壁走了去,像是失了神一样。

    “姑娘?”

    一尘见她神情忽然变得怪怪的,轻轻喊了一声却无反应,只见花未央慢慢走到那玉壁前,看着那上面的古代文字,两只眼睛,竟慢慢聚起了泪水。

    “怎么回事……”

    这一刹那,一尘也忽然感到一股难以言说的悲伤,这股令人心痛的悲伤,究竟来自何处?为什么会有如此感觉,怎么回事……

    “浩浩劫,茫茫愁。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烟痕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只见花未央忽然将那玉壁上的文字念了出来,然而一字一词,此刻听来却是凄婉不已,直令人快要忍不住落泪,为何会如此的悲伤?

    一尘不禁怔住了:“姑娘,你认得这上面的文字?”

    未央没有说话,两只眼睛仍是噙满了泪水,幽幽地道:“我终于找到了……原来真的存在,那个传说……是真的。”

    “什么?”

    一尘略微一诧,未央仍是不回答他,慢慢伸出手,将手掌轻轻贴在了那面玉壁上,这一刹那,只见玉壁忽然绽放出了白光,那上面的几行文字,突然化作了无数蝴蝶,红的紫的蓝的,纷纷围绕在了她身旁,翩翩起舞。

    看着这一幕,一尘更是愣住了,怎会如此,怎会如此,这些是什么……

    未央忽然转过了身来,双眼泪光莹莹,脸上却露出了笑容:“这座花谷,是你们正道历代所景仰供奉的青帝……是青帝留下的。”

    “青帝?”

    一尘更是浑身一震,往四周看了看,难道这座隐藏在昆仑万年的花谷,竟是当年青帝所留下!

    未央拭去眼角泪水,笑了笑道:“没错,是你们的青帝所留下,刚刚那些文字,也是青帝所留下……”

    “等等!”

    一尘手一伸,看着那些五彩斑斓的蝴蝶,尽管他不认识刚刚玉壁上那些文字,但听花未央口中所道出的,也能分辨出一二,那些话,分明是为一个已故的女子而写,这世间又有哪个女子能够让青帝如此记念?不可能的……

    未央泪中带笑,道:“是万年前,一位幽……”话到此处,改口道:“一个魔族女子。”

    “魔族女子?”

    一尘更是感到震惊不已,青帝乃是万年前的正道领袖,岂会与什么魔族女子来往?衣袖重重一拂:“一派胡言!”

    停了停,又道:“我倒是听说书人讲过,万年前青帝曾与天界一位神女有过一段恋情,可当时天人两界战事不断,此情为天地所不容,最终二人抱憾一生,你却说是什么魔族女子,简直一派胡言!”

    未央笑了笑:“你不信?好,接下来我便让你相信……”话到此处,忽然掌心猛一运功,用力向那玉壁打了去。

    “砰”的一声,那玉壁顿时四分五裂,一尘更是一惊,只见那玉壁里面,竟然慢慢出现了一样事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