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十方乾坤 > 第九百七十四章 旧事
    “他可是姓萧,字逐风……”

    这一刻,小小的院子里,忽然变得更加安静了,只有微风吹过时,竹叶发出沙沙声响。

    萧逐风……

    即便已时隔多年,这三个字却仍能在水寒烟的心中激起一圈圈涟漪,她的脸上也微有神情变化,像是一口古井里,落下了一粒石子,荡开一圈圈的水纹。

    看着此时心起涟漪的水寒烟,萧尘一动不动,过了许久,才又道:“想必前辈,应是已经知晓,我是谁了吧……”

    其实早在他进来的时候,水寒烟便已经猜到了,这世上,又哪会有如此像的两个人,所以匆匆看了一眼之后,她便又快速转回了身去,假装继续整理石台上的药草,其实内心已是波动极大。

    见她依旧沉默不语,萧尘继续开口说道:“前辈在此隐居四十多年,不问天下之事,已经不违当年故人之约,而今在下来请前辈离开,正是因为……”

    “罢了,你不必再说了。”

    水寒烟忽然打断了他继续说下去,这一刻抬起头来,似是幽幽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去,向屋中走了去:“你走吧,我不会离开这里的。”

    “为何?”

    这一次,萧尘的脸上,终于露出几分不解之色,看着她走进小屋子里的身影,说道:“前辈之所以隐居在此,正是不想涉足天下之争,可在下方才说了,很快,那个势力就会找上这里来,难道前辈……”

    “他们若是来了,我便敌,若是敌不过,那便被他们杀。”屋中传出了水寒烟坚定的声音,语气里,像是心意已决,谁也劝说不动。

    屋外,萧尘站在竹下,一动不动,有风吹过,几片竹叶纷纷扬扬落在了他的肩上。

    就这样过了许久,才听他开口道:“既是如此,在下也不好勉强前辈,我去外面,这两日,前辈好好考虑一下吧。”说罢,转身往院子外面去了。

    小屋里面,水寒烟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还有那满头随风而扬的白发,这一刻,她记忆里又浮现出了多年前那一幕。

    “水寒烟,你并不适合这个天下,你与步云巅皆有着一门本领,可这个本领,却是救人,而非杀人,所以你们,并不适合这个天下。”

    “这处山谷,乃是我之前经过云瑶川时无意发现,我观此谷灵气充沛,千年不衰,极其适合修炼,而你在此处,想来,他们找不到你……”

    ……

    一炷香后,萧尘去到了山谷另一边,虽然不知道水寒烟为何执意不肯离开这里,但他现在也不能离开,他有一种感觉,既然他能够找到这里,那么很快,那个神秘势力的人也将会找来。

    就这样过了一日,水云谷里,仍无任何动静传出,萧尘坐在一座青崖的古松下,徐徐吹来的凉风,也带着一种宁静。

    大概山水之间,总能使人静下心来,不再去想外面的纷争吧,如同当年,他下山游历,寄情于山水之间,每到一处山水秀丽之地,便要坐下抚琴,也是那一次,他认识了未央。

    今日不知未央那边,情况又是如何,是否已经找到

    (本章未完,请翻页)

    隐居在“青松崖”的那位前辈了。

    这日过了晌午之时,萧尘正在松下吐纳修炼,感受凝聚于此处的天地精华,忽然之间,谷口那边传来一阵异动,他立时睁开眼来,循声望去,只见谷口方向玄光乍现,大概是有人在破除谷口的禁制阵法。

    昨日他进来的时候,那禁制阵法已经弱了许多,今日更是容易遭人破去,那异动越来越强烈,显然禁制阵法即将被破。

    这时,只听谷口那边传来一个浑朗的老者声音:“此谷主人可在?”

    即使萧尘早料到会有人找到这里来,却也没想到会来得如此之快,昨天他刚到,这才过去一日,便有人找来了。

    当下,他不再犹豫,立刻飞身往谷口那边而去,到了时,只见谷口处共有五个人,为首是一个身穿紫衣,须发皓白的老者,后面还有一个看上去年貌三十的红衣女子,以及一个年轻男子,和两个中年男子。

    这五人虽然皆没有准圣气息,但能够破除谷中的禁制,想来也有不凡之处。

    而此时见到萧尘忽从天上降下来,五人立时戒备了起来,那为首的老者疑惑问道:“阁下是何人?”

    “我便是此谷主人,你们破我谷中禁制,所谓何事。”萧尘看着面前这五个人,淡淡说道。

    “你是云川医仙?”

    后面那年轻男子立时露出一脸疑惑,怎么看,眼前这个白发男子都不像是那传闻里的云川医仙。

    萧尘道:“正是在下。”

    “不对啊……”

    那年轻男子立时警戒了起来,说道:“传闻云川医仙,有着不老仙颜,宛若十六岁的少女,怎么会是一个男子……”

    萧尘淡淡道:“谁说男子就不能为医仙了?”

    “哪有自己说自己是医仙的,你到底是谁!”

    那年轻男子身旁的红衣女子叱喝一声,话音刚落,便是一道血红指力打来,“咻”的一声,萧尘侧身避开了这道指力,同时手掌一拂,一股大力翻涌出去,登时令得五人往后一退,皆感到呼吸一窒,这人好强的功力!

    “当心一些!”

    五个人立刻分散开来,从不同方向分别朝萧尘攻了去,这五人的修为虽不及那些准圣,但似乎修炼了某种特殊的功法,能够使他们五人的功力叠加在一起。

    这样一来的话,无论萧尘对上的是其中哪一个,都相当于要同时对抗五个人加在一起的功力。

    堪堪片刻之后,这附近已是草木凋零,山石崩裂,而萧尘逐渐摸准了几人的攻势套路,不再犹豫,趁着几人再度攻袭上来之时,大自在掌法一运,使那老者的攻击攻向女子,而那女子的攻击又攻向年轻男子,还有两个中年男子的攻击,竟然互朝彼此攻了去。

    “轰”的一声巨响,附近剧烈一颤,那五人却都被自己的攻击给震飞了出去。

    这一刻,但见五人脸上更是布满了惊骇之色,眼前这个白发男子不但一身功力远在他们几人之上,而且还会这等诡异功法,想到此处,几人心中均感一寒……

    “走!”

    那白发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老者情知不是眼前这人的对手,更不犹豫,一声令下之后,五个人立时化作一道烟雾,往谷外遁走了,很快便消失了踪影。

    萧尘望着几人遁走的方向,也不去追了,眼下须当尽快带水寒烟离开这里,此谷位置已经完全暴露,刚刚那五人,必然是先行来探之人,更厉害的还在后面,此时不宜再做耽搁。

    想到此处,萧尘也不再犹豫,立刻往那小院子里回去了,到了院中,只见水寒烟从屋内走了出来,一身水蓝衣裙若仙,凝眉看着他:“刚刚外面是何人?”

    “不知道。”

    萧尘看了看她,说道:“可能是那个势力派来探察的人,刚刚他们遁走了,想必很快,那个势力的人就会到来,前辈若再不走的话,在下可要动手了。”一边说着,一边当真向她走近了去。

    “你敢。”

    水寒烟眉心更是一凝,见他真的向自己靠近了过来,手掌一挥,指间立时多出了几枚寒芒阵阵的银针。

    萧尘往她手里银针看了看,说道:“前辈这针,是用来救人,还是杀人?”

    水寒烟凝视着他,冷冷道:“我这针,可以用来救人,亦可用作杀人,你要不要试试?”

    “试试就试试。”

    萧尘身形一动,立时展开凌仙步,向她欺了上去,水寒烟见他上来,玉手一拂,数枚银针已发射出去。

    “咻咻咻!”

    似风过无痕,这银针确实厉害至极,寻常之人万难接下,而萧尘身形变动如鬼神,比风无痕,比这银针更快。

    堪堪片刻之后,院子里疾风骤停,只有十几片竹叶,缓缓从空中飘落,萧尘停了下来,而此时在他手中,竟然多出了十几枚寒光闪闪的银针,方才水寒烟向他发出的十几枚银针,竟然全被他接住了。

    此时,看着他手里的十几枚银针,水寒烟的双眉,不禁一下蹙得更深了。

    “前辈怀着一颗悬壶济世之心,又如何以救人之针杀人?若我非故人之后,而是要杀你之人,你这针……还会留情吗?”

    萧尘看着她,缓缓说道,话一说完,手臂往后一拂,“咻咻咻!”十几枚银针瞬间发射出去,将身后飘落的十几片竹叶,全部钉在了竹子上。

    “你跟我走吧。”

    随即,萧尘往前一踏,向她伸出了手,看着她的双眼,一动不动。

    而水寒烟看着他此时向自己伸过来的手,和他肩后随风飘扬的白发,还有他此时澄净如湖面的眼神,这一刻,她像是又回忆起了多年前的旧事,仿佛也是这样一个声音,这样一个眼神。

    然而就在这时,山谷外面,却忽然传来一个不冷不热,略显阴气的声音:“医圣水寒烟,你果然……隐居在此啊。”

    那声音来得突然,随之而来的,还有两道异常强大的气息,显然这一次来的人,是两名准圣强者。

    感受着外面渗透进来的强大气息,水寒烟眉心一下锁得更深了,而萧尘脸上至始至终都未曾变过,此时转过身去,望着那山谷外面的方向,淡淡道:“罢了……救人,你去。杀人,我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