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十方乾坤 > 第九百五十七章 往事疑云
    这一刻,萧尘心跳渐剧,脑海里一幕一幕,清晰地回忆起了十几年前,天门之变那一天的事情……

    当时怪前辈指认风玄之是灭杀宁村所有人的凶手,可风玄之并不承认,那天他的原话是:“你,六年前以凡人的身份,潜入玄青山下那座小村里,但是在身份暴露后,你就杀光了所有人,是否如此!”

    此刻,萧尘细细回忆起一切,但说到底,当时笑苍天也不敢断定,因为关于宁村的那段记忆,他始终是模糊的,但是在后来,未央拿出了半枚天门令,那半枚天门令,却是在宁村废墟里所捡到的,铁证如山。

    当时所有人都没想到,宁村一事,竟将天门也牵扯了进来,最后是观棋使站了出来,说那半枚天门令,是他的。

    当时观棋使的原话是:“那一晚,我本是想要去调查笑苍天一事,但又恐惊扰到玄青门的人,所以掩去形迹,想从玄青山下那座小村子进去,可是没有想到,等我一进去的时候,便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之气……”

    “当时我也十分吃惊,为何小村里死了这么多人,玄青门竟然一点也未察觉?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忽然向我扑来,那晚天太黑,我没能看清那道黑影是谁,但能够感受得到,那人修为远在我之上,才几招,我便已敌不过,被他一掌打中胸口……”

    “我本以为要死在那里了,可是那人一掌,却是打在了我的天门令上面,天门令内藏法力,幸亏替我挡了一下,否则我已经死在那一掌之下了……”

    ……

    此刻,萧尘眉心渐锁渐深,究竟是谁在说谎?而当初玄青山下究竟发生了什么,才牵连一整个村子的凡人受累,此事绝不寻常……

    刚刚怪前辈发狂之时,口中只反复念到三个人的名字,师父,风玄之,还有一个……竟是上一代玄青掌门,玄胤真人。

    听闻玄胤真人早在六百多年前,便将掌门之位传给了青玄真人,此后便再无音讯,传闻他寻觅深山之处,羽化飞升,难道……

    这一刹那,萧尘又想到了什么,天门之变的那天,那个神秘的青袍人!

    当天那神秘青袍人是在风玄之现身之前出现的,此人一身道法通玄,修为深不可测,却无人能够猜测出其身份,只是其手中所运用的道法,却是与玄青门的道法有着几分同宗本源的味道……

    而当天他也是为了天书而来,之后又在混乱中离去,难道真的是六百多年前,那位玄青掌门吗……

    蓦然间,萧尘又想起上次夜探玄青,偶然察觉到了一股异常灵力,那晚他顺着那一丝微弱的灵力气息,潜入天枢峰下,竟在那下面发现了一个神秘黑袍人,那神秘黑袍人能够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而来到天枢峰下,必然是对玄青的禁制和地形了若指掌。

    当时萧尘还在惊异此人是谁,没想到千羽霓裳竟然也在,两人与那黑袍人交手之间,发现那黑袍人的修为远在他二人之上,即便是他二人联手,竟也被对方一道指力震退了,可见当时那人修为之高。

    不过当时那人似乎是怕惊动玄青门的人,所以行踪暴露之后,便匆匆而去,此人对玄青门如此熟悉,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究竟会是谁?难道也是玄胤真人?

    若是玄胤真人,他回来玄青,为何要偷偷摸摸的?

    而当时恰巧千羽霓裳也在那下面,千羽霓裳去那下面做什么?绝不可能只是巧合,多半千羽霓裳的身份,也不简单……

    这一刻,萧尘只感到思绪有些混乱,心乱如麻,耳边又响起了刚才夙夜最后那一句话:“人世险恶,小子,你要当心啊……”

    道非道,魔非魔,善恶在人心。人心深难测,似魔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亦非魔。

    脑海里,只有这样一个念头,萧尘深深闭上了眼,就在这时,密室外面忽有轻轻的脚步声响起,接着是沈婧的声音:“笑前辈……他醒来了吗?”

    “沈婧……”

    萧尘立即睁开眼来,刚刚在外面时,他一心在笑苍天身上,并未注意到远处沈婧的异常,此时去将密室石门打开,只见对方站在门外,脸上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之色。

    “那个……”

    沈婧抬起头来,朝昏暗的密室里面望了一眼,小声问道:“笑前辈他……醒了吗?”

    萧尘看得出来,她此时心中的难言之苦,如今整个宁村都没有了,只有她和自己两个人,活了下来……

    深吸了一口气,萧尘看着她道:“夙夜说怪前辈的一道神识,被人抹去了,所以关于宁村那件事,他记忆里一直是模糊的,不过等他醒来后,我会问问的……”

    “这样么……”

    沈婧又向那漆黑的密室里看了去,脑海里回想起刚才在外面,笑苍天那恐怖的样子,不知为何,仍是感到一阵阵心悸害怕,一颗心像是悬在外面。

    见她有些心神不宁,过了好一会儿,萧尘才又开口问道:“未央她怎样了?”

    “未央姑娘……”

    这一刻,想着刚才的事情,沈婧仍是有些心乱如麻,摇头道:“刚刚我听见这边响动时,就赶过来了,她还没醒……”

    话到最后,她抬起头来,又看着萧尘,摇了摇头道:“没事,我现在回去看看她,你不必担心……”

    “沈婧姐……”

    当沈婧转身欲走时,萧尘又忽然伸手叫住了她。

    沈婧转过身来,这一刻脸上有些怔怔的,她已经好久没听对方这样称呼自己了,此时竟有些不习惯,讷讷道:“你怎么,忽然又叫我姐了……”

    萧尘眉宇微锁,这一刻,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回到当年,他全身经脉寸断,功力尽失,心灰意冷,而在那小小山谷里,对方每日每夜地照顾他,连夜里自己发出一点响动,她都会担心的过来看看……

    “没,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沈婧低着头,慢慢往外面走了去,萧尘道:“你放心,宁村的凶手,我一定会将他找出来,不管他是谁,不管他修为多高,不管他是否只手遮天,我绝不会放过他……”

    闻言,沈婧身子轻轻一颤,忽然停了下来,微微转过头,幽幽地道:“那若是一个,对你很重要的人呢……”

    “什么……”

    萧尘愣了一下,没听明白她的意思,等回过神来时,甬道里已不见了她的身影,只有那一句幽幽的话,仿佛还在密室里回荡。

    尽管这些年,他一心聚集灵脉之力,但也同时让夜影去暗查当年宁村一事,从未放弃过,只是当年之事,实在扑朔迷离,连玄青门也查寻不到,想要找出真相,一时片刻间,并非易事一件。

    过了许久,他才回到密室里,看着昏迷不醒的笑苍天,脑海里又回忆起了那日在天门时,对方一字一句说的话。

    “凌音当年救你,便是牵动了凡世因果,她以为将你交给凡世中一个妇人抚养长大,便能断却此因果,顺利渡劫成仙,可是世间因果只要一旦牵动,又有何人能够逆天更改?”

    “这就是天意啊,天意让我遇到你,天意让我将死之时还能报仇,我当时就想,凌音啊凌音,我虽杀不了你,我死则死矣,但我却要让你活着更加痛苦万倍,你与这小子断却不了因果,你总是口口声声说,世间的魔,都该斩尽除绝,那若将来有一日,让世人知晓,你唯一的徒弟,却身怀魔功,那时你要如何?

    (本章未完,请翻页)

    ”

    “所以我便将我这一身玄功,尽数传于你,我一直知道,这九阴九阳玄功可以逆运,逆运玄功,则是魔功,功力增强十倍,但也必然成魔,当时我就在想,你小子刚来人世间,就经历九死一生的磨难,那么这一生,也必将多灾多难,总有一日,若是受人所逼,必然会逆转玄功,到那时,我即便是在九泉之下,我也要看着,凌音是杀你,还是护你,但无论是杀你还是护你,她都必将痛苦一生,成仙无望……”

    ……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怪前辈对师父的怨恨太深太深,以至于无法化解,也没有人,能够化解得了。

    接下来,过去七天时间,这一日,笑苍天终于醒了,幽暗的石室里,仍然不见一点光线。

    “前辈醒了。”

    就在这时,黑暗之处响起一个声音,却见一个角落下,萧尘盘膝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小子……”

    笑苍天揉了揉额头,似乎对于七天前的事,还略微有些印象,萧尘慢慢起身走了过来,看着他道:“前辈可是想起什么来了?”

    “我……”

    笑苍天揉着额头,只回忆起那天他忽然陷入癫狂,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道:“那一日,我没有伤到你吧?”

    萧尘摇了摇头,又道:“前辈当日,可是又在钻研那本天书残卷?”

    闻言,笑苍天愣了一下,随即叹了声气:“若非我一时痴迷其中,走火入魔,大概也不会如此,唉,罢了罢了,此天书我虽得到,却终是与我无缘,那日心性失狂,没有伤到你们便好……”

    萧尘眉宇微锁,心想若非他走火入魔,恐怕还想不起那一段失去的记忆,但眼下看来,他又已经想不起了。

    “小子,如今你的修为如何?”过了一会儿,笑苍天再次抬起头来,看向他问道。

    萧尘锁着眉,凝神不语,他的修为,依然停留在上次悟真,只是那一次,他尚未完全突破,便匆匆出来,以至留下了一点点后患,除此之外,便是前不久在黄泉谷,那魔渊之下,神魔给了他一道神魔之识。

    笑苍天道:“再有一年不到,便是无双会了,若是你去参加无双会,那么按照灵墟境里的规矩,便是无天殿,在此期间也不能对你怎么样了,不过那日我观千羽霓裳,她修为精进之快,实在出人意料,如今看来,若是她的三花聚顶完全解开,那么她的修为,多半还在你之上了。”

    “恩……”

    萧尘点了点头,其实不仅仅是千羽霓裳,还有萧梦儿,那一日萧梦儿铤而走险,修为得以突破,这次若是找到那什么“乙木之精”,修为必然会更加恐怖,甚至一窥圣人之境,而若是自己还停留于此的话,这两个人的修为,恐怕都会在自己之上。

    这两人,一个有着三花聚顶,一个将萧家古武与仙琼派道法无上结合,而自己有着什么?

    自己所拥有,乃是谁也没有的不生不灭意境,乃是操纵生死!

    不过尽管不生不灭意境十分强,但他目前始终停滞于第四层“无情”境,始终难以参悟到下一层“归真”之境。

    倘若能够参悟归真之境,那时他也势必一窥圣人之境,到那时,他才能算是真正跻身强者之列,纵然整个仙元古地风云变幻,暗潮汹涌,到那时,他又有何惧?

    想到此处,萧尘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等过些时日,未央醒来,白鸾和紫鸢她们回来,我打算闭关一段时间。”

    “恩……”

    笑苍天点了点头,他知道昔日萧尘在东海之巅,悟出了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意境,虽然艰难,但却不必依循他人,将来必有大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