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十方乾坤 > 第二十六章 三年
    “师父回来了,怎么办……”

    一尘更是暗呼不妙,万一让师父发现自己还瞒着她修炼了别派功法,她会打死自己的!

    就在紧张之际,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猛提手掌,一掌向自己胸口拍到,同时左手凝起一道玄气,用力往自己身上几处大穴点了去,这才终于将怪前辈所传授的玄功给压制下去。

    “尘儿?你在做什么!”

    凌音已然来到殿门口,见他此时双眼发红,走火入魔的样子,一个瞬步移过去,两指一并,立时往他身上穴道点去,瞬间封住了他全身经脉。

    “呃……”

    一尘发出一声闷哼,下一刻只觉喉咙一甜,一口暗紫色的鲜血已从嘴里涌了出来。

    凌音见状,手掌一拂,抵在他胸口,快速将他内息稳定了下来,等他无大碍后,才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我,我……”

    一尘到现在还感到些后怕,刚刚他是死里冒险以修炼之法将怪前辈的玄功压制下去,万一失手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此刻见师父冷冷看着自己,说道:“我刚刚把第一重心法运行了几个周天,觉着无聊,就尝试了一下令玄气逆走经脉……”

    “胡闹!”

    不待他话说完,凌音便将衣袖一拂,厉声道:“为师可曾与你说过,玄门修炼,最忌经脉逆走,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从此堕入魔道再难回头,你可是将为师的话当做耳旁风!起来!”

    “师……师父……”

    这回一尘终于吓着了,坐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这三个月来,他虽时常顽皮胡闹,但师父总是冷冰冰的,不生气也从来不笑,从未见过她今日这般疾言厉色,他没想到自己胡乱说什么逆行经脉,师父听了会这么生气,许久才低着头道:“师父,我错了嘛,师父不在,我一个人快闷死了……”

    又过了许久,凌音似是终于消了气,这三百年来,她无悲无喜,总是心如止水,也不知刚刚为何竟动了怒,令她乱了心神。

    “起来吧。”

    “哦……”

    一尘噘了噘嘴,从地上站了起来,见师父终于不生气了,又咧嘴一笑:“师父去哪了啊,这么久才回来。”

    凌音没有说话,手臂一抬,掌上凭空多出了一叠衣裳,一尘见是新制的衣裳,这才想到,再过几日便是腊月三十了,在山下凡尘便叫做过年,每逢过年,阿娘也会替自己新制两套衣裳……

    “师父……”

    “这几日你好好修炼,为师要去瑶台闭关数日。”

    “恩恩!”

    后面几日,凌音不在瑶光殿,偌大的紫宵峰,却一个师兄姐也没有,一尘正值年少,哪里憋得住这等苦闷,对他而言,这一天便像是三年那样漫长。

    这一日阳光暖融融的,一尘正自百无聊赖,来了紫宵峰三个月,自然也到处玩了个遍,紫宵峰有四大奇景。其一,云巅,从云巅往下俯视,群山有如蚁蛭,每每中夜月光洒下,云海起伏,更是景致绮丽。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其二,紫竹林,那一片紫竹林常年不衰,每每风吹过时,竹梢便发出凤鸣一般的声音,大是神奇。

    其三,天水溪,天水溪里的水到底从何处来,萧一尘到现在也没弄明白,而在下游尽头是一处悬崖绝壁,那水便如银河倒悬,也不知最终落到了何处去。

    其四,碧波瑶台,那碧波瑶台乃是一座非常大的寒池,里面的水特别冰凉,但在池水的中央,却生长着一棵高不见顶的仙树,树上常年开满了淡红的花,每每起风时,片片花瓣落入水面,别是一番景致。

    此刻一尘在瑶光殿来回走着,越走越是无聊,转念一想,要不然去看看师父在做什么?

    一想到师父在碧波瑶台修炼,他便又大是来劲,这么久了还从未见师父修炼过呢,便又偷偷摸摸往后山瑶台去了,看样子已然忘了前些日还惹师父生气了。

    到了碧波瑶台,一尘远远便望见了那株直入云际的仙树,仿佛那一棵树连通着瑶池仙界一样,漫天的花瓣纷纷扬扬飘落,有如梦幻仙境一般。

    一尘屏住呼吸,蹑手蹑脚走了过去,到了附近时,偷偷藏在一块石头后面,等伸出头时,整个人都像是呆住了一般。

    只见远处的碧水寒池里,那一棵仙树下,师父双肩如雪,冰肌玉骨,浅浅池水正好没及她腰间。一阵风轻轻吹过,树上花瓣飘飘扬扬落下,慢慢落在了她肩上,发上……

    一尘痴痴的像是看呆了,师父好美啊……此时在他脑海里,只想到南华经里面那一句话,说的可不正是师父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么?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

    一尘渐渐出了神,当然,他小小年纪,只是知美为美,心中并无任何一丝杂念。

    “尘儿?是你么?”

    陡然间,凌音睁开了眼睛,将头往后微微一偏,一尘惊醒过来,吓了大跳,连忙往来时的路跑了回去,一边跑一边喊着:“不是不是,不是我,是眉师伯……”

    “咻!”

    一道水流笔直射了过来,“哎哟!”一尘被打中背后,扑了一跤,赶忙又爬起来继续跑,片刻间便跑得没了影儿。

    回到瑶光殿,一尘心里七上八下,刚刚看见师父在池中修炼,虽说并没看见什么,但她待会回来肯定要骂死自己了……

    就这样惴惴不安的等到傍晚凌音回来,一尘挠着脑袋,咧嘴而笑:“师父,你这么快回来了呀,啊!刚刚眉师伯来过啦!”

    凌音看了他一眼,脸上仍是如平常那般冰冰冷冷的,只问道:“这些日可已将第一重心法融会贯通?”

    “恩恩!”一尘不断点头,一双眼睛仍然盯着她脸上的变化,然而凌音脸上至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变化,径往殿中走了去,只留下一句话:“明早我传你第二重心法。”

    好像一点事也没有,第二天,一尘便又去瑶光殿修习第二重心法。时光匆匆,岁月无痕,日日如此,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晃便是三个年头,有诗曰:

    紫霄瑶台琼花翠,霓裳飘飘宛似仙;

    乘风御剑英姿起,白衣少年美翩翩。

    “师父!看剑!”

    只见少年脚踏虚空,足不沾地,一剑刺出,剑上三道青芒吞吐不定,直向凌音而去,势道虽说不上凶猛,但剑法却甚是精湛,任凌音往哪个方向避,也非要中一道剑气不可。

    不料剑光罩至时,凌音忽然凭空不见,下一瞬间却又出现在了斜边三丈之外,对着少年一道指力弹去,“砰”的一声,指力打在少年剑上,登时震得少年手臂一麻,整个人往地面栽倒了下去。

    “哎哟!又是虚影!”

    少年落回地面,见着半空中的两个师父,全然分辨不出真假。凌音摇了摇头,将虚影散去,道:“尘儿,又忘了为师与你说过,临战对敌,须分清敌人虚实,若是无法分辨敌人虚实,则不可露出己方实招,否则极易被反制,又忘了吗?”

    “嘿嘿……”

    少年咧嘴一笑,他自然便是萧一尘了,如今三年已过,他已是十五六岁的少年郎,英姿勃发,峥嵘初现,连声音也脱去了当年许多稚气。

    凌音飘然落至他面前,抬起衣袖轻轻擦了擦他额上汗水,道:“今日到此为止,明日再继续。”

    “啊……明天还要来啊。”萧一尘立时苦了脸,凌音看了他一眼:“怎么?剑法尚未练成,又尽想着玩了?”

    “没有,师父说了算嘛。”

    一尘咧嘴一笑,缠着她的手臂,当年的他还在凌音手肘位置,如今差不多已快和她一样高了,再过个三五年,只怕还要比她再高出半个头来。

    而这三年,他除了已将瑶光心法修炼至第三重“壶中天”,另外凌音也将“凌仙步”和“三十三重碧箫剑法”传授了他少许,只是因他根基尚未稳,所以后面的还未传授。

    “回去。”

    “是是是,知道啦,师父——”

    ……

    银月如盘,清辉如水,整座紫宵峰异常的静谧,一尘躺在床上,双手放在脑后,呆呆看着天花板,不知不觉便是三年,这三年间他从未离开过紫宵峰,尽管已经习得御剑术,但恐师父生气,所以从来没有偷偷跑下去过,不过再过些日,就能下去了。

    还有件事,他一直记得,便是当初答应怪前辈的三件事。第一件事,是不得在人前过于张扬他身怀异学。第二件事,是不得向任何人提起怪前辈。第三件事,便是不得荒废怪前辈所传授的本事。

    蓦然间,他又想起了昔日刚来玄青门的种种,那个时候处处受杨逍然和赵王孙欺压,甚至还险遭毒手,那时候他多想习得一门本事,后来便遇见了怪前辈。

    “也不知,如今怪前辈在哪……”

    望着冰冷的天花板,一尘轻轻一叹,如今他已不再是曾经的懵懂少年,知道这世间正魔对立,也知道除了玄青门,还另有几大修真玄门,还知道几个强盛的魔宗,而怪前辈他……究竟是什么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