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十方乾坤 > 第八百一十六章 无赦(上)
    只见萧尘站在那山门巨剑上凝立不动,这一刻,整个太始宫的气氛,都逐渐变得紧张了起来。

    “哦对了……”

    萧尘看着重一真人,继续道:“此次不但要将灵脉之力归还,另外,我还要一个人,灵虚子……”

    听闻此言,不少弟子又是一颤,是太长老,尽管他们与灵虚宫那一脉甚少有来往,但也知晓灵虚子和玄元子,这两位乃是本门的太长老。

    此刻,重一真人脸上神色,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其实关于灵脉之力一事,他当真不知晓,这次外面所有事情,全由灵虚子在处理,他并未过问,他心中也清楚,这次的事情,是北宫氏那位前辈的意思,即便他身为太始道门的掌门,也无法阻止。

    “难道……”

    这一刹那,重一真人似是终于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往脚下看了看,这段时间,他时常感到山脉之下有异动传来,难道竟是灵虚子将“灵脉之力”藏于太苍山之下!

    可这灵脉之力,若是正当获得,倒也罢了,但若是从别人那里强夺而来,如今别人找上门来了,他也无话可说!

    “立刻去请灵虚长老过来!”

    重一真人知晓这次事情恐怕不易了结了,立刻向身旁的一名弟子吩咐了下去,那弟子也慌慌张张,急急忙忙御起飞剑,往灵虚宫那边方向飞了去,灵虚宫虽然也在太苍山上,但距离太始宫,却有着将近百里之遥。

    此刻在灵虚宫里,灵虚子脸色煞白,虽然距离太始宫那边有着百里之遥,但他在这边,也早已感受到了萧尘的气息,他没想到,这杀神竟然找上门来了,前不久他刚受了伤,今日还未恢复,这回如何是好?

    想到那日在欲无天外面,他让人加固封印禁锢,还以那少女为挟,今日此人,必定是来杀自己的!

    不行……他必须立即想出个办法来。

    左右思忖,最终,只见他凝指一划,一道玄光立时往外面飞了去,这道玄光却是飞往玄元宫,玄元子与他同为太始道门的太长老,而且是他师兄,与重一真人不同,他与重一真人并非传自一脉,与玄元子才是真正的师兄弟。

    如今出了这等事,他心中清清楚楚,北宫家那位前辈这时候不能出来保他,重一真人为了整个太始道门着想,也绝不会保他,那就只有师兄玄元子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

    很快,玄元子收到灵讯,立即赶了过来,见灵虚子一脸丢了魂的样子,玄元子不禁皱起了眉:“师弟,到底发生何事!为何那人找上门来了?”

    “师兄,我……”

    如今灵虚子实是不知怎样开口,其实他一直瞒着师兄和掌门,说他在外面只是按照北宫那位前辈的吩咐,老老实实的聚集灵力,连当初神阙子那些人之死,他都一直隐瞒着,更不敢说他与无欲天为敌,当初让人追杀萧尘这些事情。

    “我只是按照长风前辈的吩咐,去……夺取灵脉之力,其中一半,我交给长风前辈了,另一半,我藏在了……我藏在了山脉之下。”

    “你……”

    玄元子听完之后,脸色不由得一变,他知道这师弟一向胆子大,什么事都敢去做,却没想到他胆子竟大到了这等地步,且先不说这一半灵脉之力今日引来了外面那人,倘若是让北宫长风发现了他私藏灵脉之力,那岂非祸牵整个太始道门?

    “师弟……你这一次,当真糊涂啊!”

    玄元子不断摇头叹气,看着他道:“你若是未藏这一半灵脉之力,兴许那人便直接去了北宫长风那里,此事怎会与我们有关?那人又怎会找上我们这里来?”

    灵虚子脸上冷汗涔涔,正待言说什么,外面忽然一道剑光落下,跟着是一个弟子的声音响起:“师尊,方才有位太始宫的师兄前来,说是掌门,请师尊立即去太始宫一趟。”

    “来了……”

    灵虚子脸色一下变得更加惨白,抬起头来,怔怔地看着面前这位师兄:“我那日受伤,尚未恢复,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也罢,现在说再多也没用了。”

    玄元子深深皱起了眉,将手按在他肩膀上,凝眉道:“我也正好看看,那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我与你一同前去,等会无论如何,不可露出半分……怯意。”

    灵虚子浑身一颤,立刻明白了过来,用力点了点头。

    ……

    太始宫前,大约过了近一炷香时间,终于有两道剑光往这边落了下来,一青一紫,顷刻间化作两道人影,正是灵虚子和玄元子。

    “掌门。”

    玄元子走了过来,微微拱手施了一礼,虽然他一向深居玄元宫,极少与重一真人往来,但毕竟对方也还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掌门,礼数自是不能失。

    完了之后,只见玄元子又往山门这边走了几步,看着那巨剑上的人影,朗声道:“想必这位,便是无欲天之主了,幸会。”

    “幸会则免了,灵脉之力,该交出来了……”萧尘眼神淡然,淡淡地道。

    冷冷淡淡的话语,使得周围又陷入了一片宁静,无人说话,玄元子也不再多言,往前一踏,立刻运转起全身玄力,一道道金色玄光,立时围绕着他身体四周旋转了起来,显然在来之前,灵虚子已经告诉过他,那灵脉之力藏于何处。

    旁边重一真人见他开始施法,眉头也紧皱了起来,他身为太始道门的掌门,竟不知灵脉之力被藏于太苍山下这等事情,若非今日人家找上门来,他还不知要被瞒到何时。

    “叱!”

    随着玄元子口中咒语道出,那一道道金光,立时往山脉底下钻了去,不多时,整座太苍山脉都剧烈震荡了起来,似那山底下有什么将要冲出来一样,弟子们渐渐站立不稳,脸上都露出了惊色,均未想到,原来灵虚长老当真将那灵脉之力藏在太苍山下。

    这一刻,灵虚子脸色苍白,而重一真人脸上,则像是罩起了一层严霜,嘴里不说,心中却想,你二人眼中可还有我这个掌门!如此大事,竟一直隐瞒至今!

    整座太苍山,震动得越来越剧烈,一道道玄光,也直往天际冲去,这一刹那,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山底下一股汹涌澎湃的灵力!

    弟子们脸上更是露出了惊异之色,此等灵力之强,远胜一些修炼胜地,倘若能够将这股灵力,尽数用于修炼,那修为岂非一日千里?慢说洞真期,便是超凡期、入圣期,也不再那么遥远了……

    很快,灵脉之力已经从山脉底下涌了上来,萧尘也不再犹豫,衣袖一挥,一道赤光飞出,在半空中化作一个赤红色的灵脉之环,正是炎日之环,此时能够暂时拿来引入灵脉之力。

    在他控制之下,太苍山底下的灵脉之力,逐渐被引入了炎日之环里面,大约一炷香后,整座太苍山才停止震荡,又逐渐恢复了平静。

    见到灵脉之力被他收了回去,灵虚子心中虽有不甘,但也算是终于松了口气,本以为事情就此了结,却不料下一刻,两道仿佛来自深渊的冰冷目光,已经落在了他身上,令他全身一寒,登时如坠冰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