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悬疑 > 当系统泛滥成灾 > 第三百二十六章:不羁
    奚可瑶十分懊恼。

    “爸爸太坏了。”

    她用自己的手指去戳前面的门,一边戳一边埋怨自己的爸爸。

    “你干嘛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害羞呢?”项北飞忍不住问道。

    “我没……我没害羞。”

    奚可瑶背对着项北飞,对着被焊死的门,小声地说道。

    “好了,我开玩笑的,你不用当真。”项北飞说道。

    奚可瑶这才转过身,但她的脸还是红红的。

    “那项北飞同学怎么看待这个婚约?”奚可瑶怯生生地问道。

    “我不知道,老实说,我以前没想过这件事。”项北飞伸了个懒腰。

    “那……”

    “上一辈人,是上一辈人的事情,我们的事情不需要他们来决定。你若是不想现在谈,我们就不谈。但如果你想要我负责,我也会负责。这种事可以慢慢来,不需要急于在这两个小时内决定。”项北飞说道。

    “嗯,我尊重项北飞同学的意见。”

    奚可瑶看上去松了口气,她确实也没有想过这么早结婚的事情,项北飞这样说,让她安心了不少。

    因为项北飞同学一直都是很负责任的人。

    项北飞看着奚可瑶,这个女孩每次和他在一起,都会很开心,确实是个蛮可爱的女孩,就像是小妹妹一样,让人很想去保护。

    “不过这两个小时,我们总得做点什么来打发时间。”项北飞说道。

    “那……那做点什么呢?”奚可瑶小声地问道。

    “玩斗兽棋吧!上次参赛的时候,你不是说自己还没学会斗兽棋吗?”项北飞说道。

    “好。”奚可瑶高兴地点头,“我最近练习了下,摸索到了门道。”

    “那我们来练练手。”项北飞直接坐到了床上,拍了拍床,说道:“坐这里!叔叔暗示了,他的床又大又舒适!适合用来坐着下棋!”

    “好啊!项北飞同学要让着我。”

    奚可瑶也高兴地坐到了床上。

    “让我看你最近棋艺有没有长进。”

    手中的息壤迅速地化作了一个个圆滚滚的棋子,他用灵力在空中交错横画出了几条线,变成了一个个棋盘。

    两人很自然地在床上坐着,开始面对面认真地研究起棋艺。

    自从在精英大学新生大赛上,冀州大学的高卓展现出了非常诡异的棋士无双系统能力,大家现在都会尽量去学习各种强大的东西,把自己的短处给弥补。

    两人坐在床上切磋着棋艺,他们一路从斗兽棋玩到象棋,再玩到围棋,飞行棋,把每种棋都过了一遍。

    两个小时一晃而过,酒店门外面响起了一道剧烈的波纹震荡。

    这股震荡是门外面的奚文轩在提醒他们时间到了。

    咚!咚!咚!

    门响了三次。

    “三分钟后,我要进来。”

    奚文轩再次洪亮地提醒道。

    他就担心自己进去后,看到了父亲不宜的画面。

    “时间过得蛮快。”项北飞都不知道已经过去了两小时。

    “是这样。”奚可瑶开心道。

    两人都从床上爬下来。

    三分钟后。

    “完事了请吱一声。”

    奚文轩转动门把手之前,又提醒道。

    “吱——”

    奚可瑶气呼呼地拖着长音。

    项北飞忍俊不禁,奚可瑶在她的父亲面前也有调皮的一面。

    奚文轩这才打开了门,走进来。

    目光在项北飞和奚可瑶两人扫视了一眼,上下把他们两人打量个遍,紧接着目光落在了酒店的床上。

    白色的被单被弄得皱巴巴的。

    “很好。”

    奚文轩面色依旧严峻地来了句。

    他看项北飞的目光表示满意。

    “你们刚才做了不可告人的事了?”奚文轩问道。

    “爸爸什么时候才知道,不可告人就是无可奉告的意思!”

    奚可瑶朝自己父亲轻哼了声,也不想解释,飞快地走了出去。

    “那你来说。”奚文轩看着项北飞。

    项北飞迟疑道:“我说我刚才和您女儿在下棋,您信吗?”

    奚文轩又瞥了一眼皱巴巴的床单,眼神意味深长:“我懂。”

    您懂个大饼子呦!

    项北飞沉吟了片刻,问道:“我能问问关于我父亲的事情吗?”

    奚文轩皱起眉头,道:“不能。”

    “为何?”

    “我不会告诉你他去了哪里。”

    “可我知道他去了要域北山区。”项北飞说道。

    奚文轩脸色沉下去:“你不准去。”

    “我知道,那里危险,但是您能跟我说说那个任务的事情么?让我心里有个底。”项北飞说道。

    奚文轩摇头:“不能,太危险,我不想女儿成为寡妇。”

    项北飞叹了口气。

    他大概也料到了,从这里是找不到答案。

    “那行,没事我先回去了。”

    项北飞也没再坚持。

    “很好!”

    奚文轩没有拦着,而是朝着项北飞背后来了一句话。

    语气竟然莫名地——欣慰?

    项北飞:“……”

    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非常奇怪的感觉。

    一直等项北飞离开之后,奚文轩才走过去,把皱巴巴的床单给拉平,一道褶子都不留下,又拍了拍枕头,把枕头放好。

    他把自己的床整理得干干净净。

    然后才下楼,朝柜台走去。

    “我要换一间房。”

    奚文轩对柜员说道。

    他的神情依旧冷酷。

    ——

    孔大明的店生意很红火,项清德本来是要去招呼客人的,但是被孔大明劝住了,很多人来这里可都是因为项北飞的爷爷在这里工作,再让他去招呼客人就不合适了。

    项清德现在是镇店老爷子,哪里能够被那些人使唤来使唤去?所以老爷子就在一旁乐呵呵地看着,倒也清闲。许多人都来跟他敬酒,询问项北飞的事情,项清德应付起来很自如,大概是因为有一个出息的孙子,自己也可以抬头挺胸,说话底气十足,人都精神了不少。

    项北飞回到店里的时候,店里的客人仍然很多,但他并没有去理会任何一个人,只是伪装了自己,坐在角落里,看着店里人来人往的客人,同时注意着爷爷那边的情况,省得有不长眼的用系统能力来对付爷爷。

    不过今天这样的大场面,联盟的人都来了,敢这样做的人基本没有。

    “你刚才去哪儿了?”骆老问道。

    “我去见奚可瑶的父亲了,他和我爸以前是同事。”项北飞看了眼坐在远处的奚文轩,颇为无奈。

    “去得挺久。”

    “是,商量了点事,费劲。”项北飞说道。

    “话说回来,你刚才在那么多人面前提到我,有点在挑衅联盟的意思。”骆老也听了项北飞在开业前的演讲。

    “与其慢性死亡,不如绝地反击。”项北飞说道,“骆老难道会怕?”

    “哈哈,活了大半辈子了,还有怕的时候?”

    骆老坦然地笑道。

    徒弟都如此果断,他这个当师父的,又怎么可能退缩?

    “对了,骆老,听说过‘不羁’这个东西吗?”项北飞问道。

    “不羁?”

    骆老皱起了眉头,“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所以骆老听说过了?”项北飞说道。

    骆老沉默了片刻,道:“这可是一个棘手的组织。”

    “组织?不羁是一个组织?”

    “你听说过迦楼罗这个人吗?”骆老问道。

    项北飞斜头看了眼正在舔白毛的小黑,愣了下。

    “听过。”

    不仅听过,小黑还把打败迦楼罗的上帝给击溃了。

    “汪!”

    小黑高傲地抬起头。

    “他就是不羁里的人。”骆老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