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精分的修仙日常 > 第十二章 历练之事
    “没什么,不过发生了几句口舌之争罢了。”言绯衣音色平静,她一想到当时秦沐语眼中的波动,就心内止不住的愉悦,这是她这五年来第一次在秦沐语眼中看到情绪波动,不再是一潭死水般的平静。

    “若只是口舌之争,以沐语的性子可不会与你大打出手,你当时可有注意到沐语的神情有什么不对劲?”秦沭脸上带着几分忧色。

    听见秦沭这话,言绯衣倏然抬眼看着上首的宗主,她知道天衍宗上上下下都认为秦沐语性子温柔,但她没想到宗主竟也是这样认为,难道宗主看不到平日温柔的秦沐语眼中那一潭死水吗?忘了五年之前秦沐语原本的性子了吗?什么温柔如水,秦沐语向来是个敢爱敢恨的姑娘,去他的温柔如水。

    言绯衣眼中极快的闪过一抹失望的神色,宗主作为沐语的父亲,竟然如此不了解沐语。

    秦沐语是从五年之前突然就变成如今模样的,虽然对外一直都声称她是生了一场大病,导致对之前一段时间的记忆模糊,可言绯衣并不相信这样的说辞,五年之前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宗主夫人也是那段时间失踪的不是吗?

    言绯衣不信这其中没有关联,虽然对于宗主夫人的失踪,对外的说发是为了给重病的秦沐语找灵力,进入了一个危险的秘境之后,才失踪的,看起来这样的说法似乎合情合理。

    可言绯衣记得十分清楚,她那段时间不仅见不到沐语,连宗主夫人更是一面都未曾见过,这些年她也有私下查过,可什么也没有查出来。

    她甚至十分直接了当的问过她师父,沐语重病是不是与秦夫人失踪有关?

    可她师父坚持声称秦夫人是在寻药途中失踪的。这前后顺序可不一样。

    言绯衣拉回自己的飘远的思绪,声音平静的回道,“没什么异常啊。”

    她并不觉得当时的沐语有什么不对,那样有生气的沐语才是正常的,不是吗?

    “是吗?”秦沭低喃道,面上忧色不减,复又对言绯衣说道,“你先回去吧。”

    “绯衣告退。”言绯衣行了个礼后,退了出去。

    言绯衣的身影消失在殿中后,秦沭心中的忧思不减,若真如言绯衣所说,不过是几句口角之争,以沐语温和的性子,定然不会动手,可在场的那么多弟子亲眼所见,她不仅动手了,还出手狠厉。

    难道真如弟子中所猜测的这样,沐语受了陆家退婚之事的刺激,导致性情大变?

    倘若真是这样,他与陆家没完!

    秦沭心中不停的闪过各种猜测,甚至已经在心里咬牙切齿的想着如何与陆家算账了。

    想着沐语的事情,秦沭经过一夜的深思熟虑,决定还是叫沐语前来亲自问一问她,要是……她真是因此心里难过,想到她几天之前提到要下山历练之事,不如就让她下山历练,散散心?至于让他忧虑的安全问题,大不了到时候派老五前去保护她?想来那些人这么多年都未曾找上门,不会突然在这个时候找上门吧?

    以老五合体期的修为,只要不是那群人找上门,足够沐语在这天衍大陆上横行霸道了,呸……什么横行霸道,以他女儿温和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沐语也没有继承她母族的修炼天赋,不然恐怕以天衍宗的实力,那群人若真是找上门来,天衍宗也无能为力。

    想到这里,秦沭双眸中的眸光微黯,带着一丝无能为力。

    天衍大陆上,修士的修为分为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合体,渡劫,大乘,传说修为达到大乘之后,便可渡劫飞升,可在这天衍大陆上,渡劫期的修士便是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的,更别说大乘期的修士了。

    而当初在找到找到沐语的崖底,他分明从沐语身上感受到了渡劫期修士的痕迹,想到当初在找到沐语时,在沐语身上发现的沐语母亲留下的话。

    保护好沐语,别让她的族人发现沐语的存在,只这匆匆一语,可秦沭想到沐语母亲的来历,心下便十分清楚,若当真那些人找上门来,整个天衍宗都无能为力。

    他只有把沐语藏起来,所以这些年沐语深居简出,他也从未提过让她出门历练。

    秦沭眸中神色变化,甩掉逐渐飘远的思绪,现如今要紧的弄清楚沐语是否真是受到了陆家退婚的刺激。

    第二日一早,秦沭就找来了秦沐语。

    秦沭看着温婉垂手而立的秦沐语,几次犹豫间试探着开口,“沐语,你对陆家……退婚之事,可有……不满?”

    秦沭嘴边的话几经斟酌,换成了不满。

    听见秦沭的话,秦沐语整个人的神情是这样的:“喵喵喵???”

    陆家退婚这件事不是已经翻篇了吗?爹爹怎么会一大早就叫她过来说这件事?

    “并未有不满。”秦沐语低眸平静回答道。的确是如此啊,她收了陆家送来的东西,这件事自然也就了结了,她与陆家自然两清。

    而秦沭看着下首低垂着眼眸温柔的秦沐语,自动就理解成了沐语这表情分明是心中委屈,不过是她性子使然,或者是考虑到天衍宗与陆家的关系,把所有委屈都藏在心中,不愿与他说罢了。

    陆家,陆廷坤,这件事,他迟早得让他陆家还回来,秦沭在心内使劲磨了磨牙。

    “前几日,你不是想下山历练,爹爹仔细想了想,你也长大了,也该是时候下山历练一翻了,不过半年,半年之后你得回来。”这是秦沭仔细想了一夜的结果,定个归期。

    秦沐语倏然抬头,袖中的双手在微颤中捏得骨结泛白,爹爹怎么会突然就同意她下山了?

    “爹爹,我……”秦沐语微微张了张口,想说她不下山历练了,可我字刚一出口,她又想到之前的种种,还有她……秦沐语袖中的双手捏得更紧了,她总不能一辈子躲在爹爹的羽翼之下。

    后面的话倏然改成了,“知道了。”

    吐出这三个字时,秦沭语嗓音中带着让人难以察觉的艰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