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精分的修仙日常 > 第十章 绯衣灼灼
    露出的那张脸,脸如刀刻,骨骼分明,薄唇轻抿,带着三分轻挑,一双凤眸眼尾微扬,双眼之中的目光懒懒散散,漫不经心,这上扬的眼尾更是增添了几分玩世不恭,可在陆邵初散漫的双瞳深处,有一抹幽深的颜色,深不见底。

    “你去查查最近风霜森林里的异象,学院内会派谁去查探?”陆邵初坐起身看着树下的陆珥吩咐道。陆珥这个贴身侍从,似乎脑子不太好使,还常常一惊一乍的,但他用得倒也还顺手。

    “是,我这就去。”陆珥的话音刚落,人就已经风风火火的窜了出去。

    看着陆珥飞奔出去扬起的一阵风,陆邵初忍不住伸手扶了扶额,“啊……还真是……”

    让人想要换侍从啊。

    算了,冲动是魔鬼,他可不能像陆老头一样,那么容易着急上火,这样还怎么发展壮大陆家,成为这天衍大陆第一家族。

    陆邵初复又躺回了树上,手里的那片树叶又盖回了脸上,翘起一只脚又悠闲的晃荡起来。

    ……

    天衍宗,经过这几日的修炼,秦沐语刚突破到金丹期的修为终于稳固下来,而离她前去找秦沭说下山历练之事也已经过去好几天了。

    自秦沭一口否决不让秦沐语下山历练之后,秦沐语再没提过,似乎下山历练只是她一时兴起。

    今日,又是月末,到了秦沐语固定到天衍殿向秦沭问安的日子。

    秦沐语刚从天衍殿出来,远远就见到一道红色的身影。

    秦沐语脚步微不可见的一的顿,而后恍若无事的继续的往前走,两人越走越近,只余一步之摇时,秦沐语与那道红色的身影同时停下了脚步。

    “绯衣师姐。”秦沐语平缓而温柔的行了个同辈之间的礼。

    言绯衣,单一火属性天灵根,天衍宗大长老的徒弟,人如其名,酷爱红衣,常年一身绯衣,这原本热情如火的颜色,穿在她身上硬生生的穿出了高冷的感觉。

    谁知言绯衣并不领情,反而鼻尖发出一丝冷哼道,“装模作样。”

    秦沐语脸上的神情一丝波动也无,显然对于言绯衣的态度见怪不怪。这五年来她一见到秦沐语的态度都是如此。

    但在秦沐语的记忆之中,在五年之前,言绯衣与她的关系不错,不止是不错,应该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可自五年前她生那场病醒来之后,言绯衣与她的关系就日渐冷淡下来,直至变成今天这样,秦沐语至今也没想清楚其中的原因。

    秦沐语并不欲与言绯衣起什么争执,在行过礼之后,便想擦身而过离开。

    “这就想要走了,果然是朵装模作样的白莲花。”见秦沐语似乎想就此离开,言绯衣似乎有些气不过,在秦沐语擦身而过的瞬间突兀的又开口道,语气冰冷而嘲讽。

    秦沐语的脚步一顿,可在这一顿之后,似乎并不欲搭理言绯衣,迈步继续向前。

    见秦沐语并不搭理打算搭理,言绯衣转身带着些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喊道,“秦……沐……语……”

    这其中似乎还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让人无法捉摸。

    秦沐语的温婉的背影一顿,身上的气质转瞬就冷凝下来,变得凌厉起来,转身手中一道用水凝聚而成的鞭子就对着言绯衣抽了过去。

    “言绯衣你脑子有病吧?念你幼时与我关系不错,我对你的冷嘲热讽一再忍让,你如今倒是越发过分了。”秦沐语这一鞭子抽出去的同时,口中冰冷道。

    对言绯衣,她真特么是忍够了,也亏得她性子温柔,才能忍她这么久,若是她,定然得分分钟就和言绯衣撕起来,之前放任她对言绯衣的忍让,也是想到她们的修为止步不前,干不过言绯衣,她就暂且苟着,但是如今,她与言绯衣的修为都是金丹期,休想让她再忍让言绯衣半分。

    言绯衣倒是没料到秦沐语会突然动手,毕竟她对秦沐语冷嘲热讽这么多年,就没见秦沐语回过一句嘴,更别说是动手,秦沐语对她的冷嘲热讽更多的是无视。

    虽然对于秦沐语突然出手有些触不及防,可言绯衣的修为毕竟也不弱,身形极快的往旁边一闪,同时手中灵力凝聚也是一条融融火焰凝聚而出的鞭子就对着秦沐语抽了过去。

    两人的鞭子在半空中搅在一起,水与火天生相克,此时两人拼的就是灵力。

    互相手中的鞭子都拉得笔直,四目相对。

    言绯衣清晰无比的看见秦沐语眼中凌厉的目光,言绯衣反而不似之前对秦沐语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了,反而双眼之中闪过笑意,连唇角都忍不住向上翘了翘。

    这才是她五年之前所认识的秦沐语,有生气。而不是那个看似对谁都温柔,但双眸中平静如一潭死水,丝毫波澜不起,宛如一个特定的行尸走肉似的秦沐语。

    自然而然的,秦沐语也看到了言绯衣眼中的愉悦,秦沐语忍不住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这女人真是脑子有病吧?

    有病就治,总是咬着她不放做什么?

    这言绯衣比她简直更像神经病。

    秦沐语不在往水鞭上输送灵力,直接散掉了手中的水鞭,拿出了她的沧月剑,剑峰上隐隐有蓝色的波纹流动,剑身上隐隐散发着彻骨的寒意。

    秦沐语握紧手中的剑直接就对着言绯衣的面门刺去,混身气势不减,反而更加凌厉起来,似乎眼前的不是同门,而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敌人。

    言绯衣在秦沐语手松开水鞭的瞬间,同时也松开了她手中的火鞭,这火鞭本就是她灵力凝成,她的手松开,不再输送灵力,那火鞭自然瞬间就消散了。

    见到秦沐语直逼面门而来的剑,言绯衣虽然高兴秦沐语有了几分活人的生气,但她又不是木头人,总不能站着让秦沐语捅上一剑吧?

    言绯衣柔软的腰肢向后一弯躲开秦沐语的剑,同时右手之中出现了她的灵剑,向上一挑,挑开了秦沐语的剑,同时起身还击。

    而两人打斗这样大的动静,她们本也不是在什么偏僻的地方,自然有弟子看见,这一传十,十传百,便有更多的弟子跑来看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