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精分的修仙日常 > 第四章 开个玩笑
    “住口!”之前与秦沐语说见礼的那个人见同伴竟然当着秦沐语的面也这般口无遮拦,立刻转头瞪向同伴,同时厉喝出声。

    而秦沐听了这样的话,脸上的表情一丝变化都没有,就连嘴角那丝笑意也未收,满面柔和的开口,“我母亲到底是失踪还是死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若我母亲死了,你今天恐怕得给我母亲陪葬呢。”

    秦沐语满身柔和,可这出口的话可并不友好。

    在秦沐语最后一字音落下的时候,她手中灵力一转,陡然凝出两只水箭就向之前口出狂言的那个人飞射而去。

    在场的两人谁也没有料到,秦沐语竟然这样毫无征兆的就出手,而那个口出狂言的陆家之人在见到秦沐语出手之时就想要躲,而在他的认知里,秦沐语一个筑基期的修士,想要伤他一个金丹期的修士,哪怕是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出手,也绝无可能。

    他对秦沐语如此不屑也是因为他是金丹修士,而秦沐语不过是筑基期的修为,虽然他的灵根天赋不如秦沐语这个几年之前的天之骄子,可如今这个天之娇子可是五年都无所突破,还不是不如他一个三灵根之人。

    在这天衍大陆,灵根分为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但也存在雷灵根,冰灵根这样的变异灵根,可这样变异灵根的天才在这天衍大陆极少,而修行之人,并不是灵根属性越多修炼天赋越高,刚好相反,灵根属性越少修炼天赋越高,特别单一属性天灵根这样的天才,不管在哪个门派,都是核心弟子这样的存在。

    而多灵根属性的修士,只能选择其中一种灵根属性作为主要修行的灵根,但因为灵根有其他属性,吸收灵力时的速度就会被其他所存在的灵根所分散,从而吸收灵力的速度会慢上很多,灵根属性越多吸收灵根的速度就会越慢,从而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修为想要突破十分困难,有些五灵根属性的修士,可能一生都停留在练气期无法突破。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没有躲过秦沐语飞射而来的水箭。

    在水箭穿肩而过时,他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随即便被这穿肩而过的水箭的力量带着直接钉到了墙上。

    他脸上那不可思议的神情还没有褪去,就像是发病了一样,开始浑身抽搐,而后整个人僵硬着浑身瘫软下来,若不是那水箭还把他钉在墙上,恐怕他已经瘫倒在地。

    秦沐语嘴角挂着那丝完美的笑意,带着满身温柔的一步一步向着被钉在墙上的那个男子走去。

    秦沐语这不急不缓的向他靠近的每一步似乎都“咚咚”的直接敲打在他心上,让他浑身酥麻到几乎不能动弹的身体中的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

    在这水剑穿透他身体时,他浑身就像是被一股强大的电流蹿过,让他浑身麻木,提不起一丝反抗的力量,连灵力都无法动用。

    这个秦沐语怎么会如此邪门,水灵根的修士何时有这样的能力了?这样的感觉,似乎和渡雷劫时一样。

    秦沐语走到无法动弹的这个人面前站定,手中凝出一只水箭,直指他胸口,心脏的位置,脸上带着温柔笑意轻声呢喃出口,就似情人之间的温柔笑语,“我母亲死了吗?”

    看着秦沐语的样子,他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虽然秦沐语脸带笑意,满身温柔,可他竟然觉得这个样子的秦沐语很可怕,这样的秦沐语背后似乎隐藏着一只巨兽,只要他有回答的不对,就会一口把他吞吃入腹。

    “没……没有,秦……秦夫人……”也不知道是因为浑身麻木,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让他说出口的话吞吞吐吐,他小心的观察着秦沐语面上的带着温柔笑意的神情,喉咙动了动,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才接着开口,“秦夫人没死,没死。”

    一口气说出这句话后,看着面前满面笑意的秦沐语,他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秦沐语听了这话嘴角还是带着那丝笑意没有什么变化,没有动手,但也没有退开,而是手中把玩着那支水箭,带着嘴边的那丝笑意温柔开口,“你说,若我手中这只箭插进你的胸口,能把我手里这只箭染红吗?”

    口中一边说着这话,秦沐语手中的这箭一边比划着抵在他的胸口。

    而被秦沐语手中的这支箭所抵着的人呼吸逐渐粗重起来,额角渐渐浸出汗珠,而后缓慢从额角滑落至下颌,滴落在地。

    “秦小姐,还请手下留情,他之前口出狂言,想必此时也受到了教训。”另一个从头至尾并未对秦沐语有丝毫不敬的男子出声说道。

    这听到声音,秦沐语的手顿了一顿,而后缓慢转身,嘴角那丝微笑缓慢扩大,柔声不急不缓的开口,“开个玩笑罢了。”

    同时她手中所把玩的水箭也消散无踪,随着秦沐语收起灵力,那穿透男子肩头把他钉到墙上的水箭也消散了,水箭一消散,那男子便滑落跌坐到墙根。

    与此同时,秦沐语意识空间内,那一身干练气质,但是却眉头紧皱的看着眼前的禁锢的秦沐语,再一次用手在面前的半空中摸了摸,没有禁锢了,而后她就感觉到与之前一样,她能自由的切换掌控身体了,她立刻就想要问刚才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可一看眼前的状况,她就知道,此时不适合问这个问题。

    听到秦沐语云淡风轻的“开个玩笑罢了”的几个字,男子瞥了眼瘫软在墙角,肩膀上血迹斑斑,额头上冷汗还未干的同伴,不予置否。

    您这个玩笑也开得太大了,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受得起您开的玩笑。

    “秦小姐,这是族长让我交给您的东西。”男子把一个中级储物空间袋与一把剑递到秦沐语面前,“您点名要的东西,一同在这储物空间袋里。”

    秦沐语伸手拿过那把剑和那个储物空间,而后看向男子,不急不缓的开口,“我与陆家少主的婚约,自此作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