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精分的修仙日常 > 第一章 退婚
    天衍宗。

    一个古色古香,房间内的纱幔是水蓝色,透这一股说不出的温柔与温婉,房间内的其他布置也是简单却精致而透着温柔的,在房间内的床上,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女盘坐在床上,周身有淡淡的灵力在涌动。

    周身灵力围绕的少女周围的灵力缓缓的全被她收进体内,而后缓慢的睁开了眼睛。

    “这么多年不突破,你修为终于也到了筑基期了。”秦沐语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不急不缓的说道。

    在说完上一句话后,秦沐语的双唇轻启又带着些不耐的说道,“是啊,这么多年你为了藏住我,几乎都不出门了。”

    在说这话的时候,秦沐语身上那温柔温婉的气息几乎消失不见,反而是在一瞬间带着些干练的气质。

    “别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种情况在天衍大陆上可从未出现过,若是被人发现,恐怕会认为我被人夺舍了呢。”但这一转,秦沐语又以那温柔到不仅不慢的语调说道。

    身上散发出发的气息也是她一惯温婉的气质,仿佛刚才那一瞬间的干练果断的气质是错觉一般。

    “咚咚咚!”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秦沐语奇怪的自言自语。

    秦沐语微微顿了一下而后轻启双唇问道,“有什么事吗?”

    秦沐语的问出口的声音缓慢而温柔,像一股涓涓细流。

    “小师姐,宗主让你去一趟议事大殿,北地陆家来人了。”门外传来弟子略微透着恭敬的声音。

    北地陆家来人了?

    “我知道了。”秦沐语还是用不紧不慢,温柔而淡雅的嗓音回道。

    随后秦沐语就看到那印在门上的身影微微福了福身后离开。

    “北地陆家这时候来人做什么?”秦沐语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个时候北地陆家来人总不能是商量她和陆家少主的婚事的,女子十五及笄,她还有一年才及笄,而且这天衍大陆,修炼之人的婚事也不是在女子及笄之后就会举行的,修炼之人,大多举行的都是双修大典,极少会像普通百姓那样举办婚事。

    虽然她与陆家少主是从小定下的亲事,可若只是普通的举办婚事,想来她爹也不会同意,天衍宗更不会同意,她是天衍宗宗主之女,她与陆家少主的婚事,本就有天衍宗与陆家联姻之意,若只是普通的婚事,两家的联姻之意恐怕得不到任何保障。

    修炼之人的双修大典是会立下天地誓约的,谁也不能违背誓言,所以对于修炼之人来说,道侣之间更喜欢举行的是双修大典,而不是什么婚事,这也就导致了修炼之人寻找道侣,举行双修大典会更加谨慎,毕竟这可天地誓约可是不能违背的,否则当初立下的誓言可是会应验的。

    不知不觉秦沐语的思绪就有些飘远了。

    “想那么多干什么,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还盘坐在床上的秦沐语口中突然带着些不耐的吐出来这样一句话。

    这句话似乎就是秦沐语的自问自答,可这说话的语气语调与平日里秦沐语温柔如水的性子一点也不符合。秦沐语的性子还真符合她的灵根属性,温柔如水,在这天衍宗内,秦沐语的性子是出了名的温柔的,在所有师兄妹眼中,小师妹,小师姐是这天衍宗内最温柔的人了,极少有弟子见到过秦沐语发飙的模样。

    “也对,不管北地陆家来所谓何事,去看看就知道了。”秦沐语不仅不慢的语调中透着她一惯温柔的气息。在说着这话的同时,秦沐语也起身落地。

    秦沐语说出口的话似乎这房间中还有其他人,可这房间中除了她再没有其他人了,秦沐语这自问自答的架势让她看起来有些精神不正常。

    秦沐语向房间的门口走去,行走之间,秦沐语身上所流淌出来的气息就是温柔温婉的,似乎就是哪家富贵人家所养的大家闺秀,一点也不像一个修行之人。

    不多时,秦沐语就走到了天衍宗的议事大殿,她的住所本就离天衍宗的议事大殿不远,走到议事大殿自然不需要多少时间。

    秦沐语微微抬头看了看头顶上“天衍殿”的牌匾,而后才抬步不紧不慢的向里走去。

    秦沐语刚走进大殿之中,就微妙的察觉到了大殿之中的气氛有些微妙,毕竟她爹的脸色可不怎么好看。

    “爹。”秦沐语声音平缓的对着主位上的秦沭唤了一声之后,才转而看向北地陆家来人,北地陆家来人竟是陆家族长。

    什么事情竟能让陆家族长亲自前来?

    虽然心内充满疑惑,但秦沐语到底没有失了她多年习惯所养成的礼数,“沐语见过陆族长。”

    秦沭看着底下做事温婉有礼的女儿,只觉得这陆家果然没有眼光,竟然要退婚。不过他家女儿的性子如此温柔,若真是嫁到陆家,恐怕会被陆家这些残狼虎豹给吞了,还是留在他身边的好,以后在这天衍宗众多弟子中给她挑个道侣也不错。

    不过秦沭唯一没有想过的就是,温柔的小白兔才是那只狼。

    这样想着,秦沭那因为陆家来意是退婚十分难看的脸色才好看了几分。

    “几年不见,沐语都长这么大了。”陆廷坤看着向他行礼的秦沐语笑了笑客套的说道,看向秦沐语的眼神中带着打量。

    秦家的这个女儿姿容行事修行天赋,单一水属性天灵根,这些都不错,不过可惜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修炼上出了什么岔子,这些年竟然还停留在筑基期,无法突破,配他陆家少主,未来陆氏族长,哪怕背后有天衍宗也确实差了些。

    而且近些年竟然还传出体弱多病的传言来,虽不知道真假,可空穴不来风,修行之人,极少会有体弱多病,除非是先天所带,这样的身体,如何能坐稳他陆家主母之位。

    陆廷坤之所以没有想过娶回来当个摆设,也是因为如今的双修大典,让修士一生只会有一个道侣,所以他才不得不慎重,如今更是不惜得罪天衍宗也要退婚。

    心内这样想着,陆廷坤眼中划过一丝可惜的神色。

    看着陆廷坤的神色与他说的话,秦沐语几乎已经猜到陆廷坤前来所为何事,与她与陆家少主的婚事有关,而且还是陆家理亏,不然陆廷坤身为陆家族长,何必与她一个小辈客套。

    但让秦沐语所没想到的是,陆家是来退婚的。

    对于陆廷坤客套的话,秦沐语没有接话,而是对着陆廷坤轻柔的笑了笑,而后向坐在上首主位的秦沭问道,“不知爹唤女儿来所为何事?”

    秦沭没有回答秦沐语的话,而是从鼻子里发出一丝冷哼,对陆廷坤口气不好的说道,“你自己与沐语说吧。”

    “沐语啊,是这样的,你与邵初呢如今都长大了,陆家的意思你与邵初两个人并不适合成为道侣,所以想退婚。陆家会给你补偿的,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都会尽量满足你。”陆廷坤说这话的时候留了一线,只说尽量满足,没有说一定,显然是怕天衍宗提一些过分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