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凡境诛天录 > 第十一章:三层天灵师
    叶清风站在一旁,为叶一凡捏了一把冷汗,这花少白是什么人物,他再清楚不过了。

    幻城之中,这副城主虽然看起来花天酒地的不误正事,都以为他灵力低微,靠着人际关系,实则也只有叶清风知道花少白到底真正的实力是什么水平。

    他自己也不是没有和花少白争斗过,这些年过去了,花少白的灵力境界最起码已经步入了天灵师,甚至有可能已经突破到一层天灵师的境界。

    但奇怪的是,叶清风发现,自己的儿子叶一凡在面对花少白的施压,竟然生生地扛下来,腿虽然打着颤,但根本不带虚的。

    “就这点本事吗?”叶一凡冷冷一笑,看着身后的花少白。

    他心中也是一惊,面前的这个小人物,几年前都还没有开始修灵,现在的境界竟然可以快到如此地步,步入了二层地灵师的阶段,这一点他都不敢过于相信。

    “臭小子,嘴还真硬,现在的你,可还是被我控制住的,是要求我的懂吗!”

    说着,花少白手中的灵力再一次暴涨起来,所出现的还有他那手中的不停流动的紫色灵力气息。

    叶一凡这一次也才微微抖了抖腿,身体向下屈动了一下,他冷冷一笑道:“我今天倒要看看,花副城主,怎么欺负一个后辈,这样的事情,说出去了,或许还挺有意思。”

    地面出现了深坑,叶一凡的表情也在说完这一句话后,有些凝重,显然地灵师的境界,还是不够和天灵师所比较。

    灵力消耗的过快,不像天灵师一直在这段时间里面施压。

    却也因为这一句话过后,花少白同样冷笑一声后,松开了叶一凡的肩膀,收回了施压:“好一个会说话的少年,有点本事,今天我也不和你计较这么多了,等着往后你再来幻城的时候,我再好好招待你!”

    花少白斜眼看了一下叶一凡,嘴角处的笑容,让旁人看到不免觉得寒颤。

    叶清风匆忙走上去,拉过自己的儿子叶一凡担心地问着他:“没事吧,叶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给爹爹说。”

    叶一凡摇摇头,让父亲不必为他担心,主要也是叶一凡不希望自己和花少白之间的事情,影响到父亲的官职问题。

    毕竟,花少白身为副城主,想要一个小小的镇主身败名裂还是挺简单的。

    “叶镇主啊!幻城主派我来视察工作,不知道你安排的怎么样了?给我交代一下吧,我也好回去和幻城主交差。”花少白说着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杯来匀了匀茶水。

    叶清风回道:“今日知道花副城主前来,我们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我想花副城主,在来的路上也知道了今天的事情,也就不要问在下了。”

    花少白冷哼一声,拍着桌子:“好大的胆子啊!叶清风!要是我不来鲁镇打听消息,你是不是就像瞒着我和幻城主,一直拖着不开矿了!”

    “看来,花副城主知道此事了。”叶清风回道。

    “不要以为,你和幻城主的关系不错,我就对你下不去手,今日之事,要是那金钱子和郭田二人分出胜负,你却还迟迟定不下来矿山开采位置,我一定告诉幻城主,让他亲自来处理你!”

    叶清风沉默不语,反观叶一凡站出来向花少白说道:“有劳花副城主费心了,这事情事关鲁镇生死存亡,开采山脉,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代价?区区一个鲁镇,小小的镇子而已,比起大秦帝国的利益来说,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叶一凡咬着牙,他算是彻底看明白了,没有人会因为利益而为生灵感到不值,只要利益足够大,哪怕毁掉这个镇子,也在所不惜!

    “千百条人命!你们就……”

    叶一凡还未反抗说完此话,便被父亲拦住:“好,花副城主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就照这一次的斗灵比赛规去办事,赢了,我一定让其开采山脉,完成幻城交给我的任务。”

    花少白哈哈一笑带过,再一次搂住身边的女子,亲上一番。

    反观那貌美如花的女子,表面上看似笑容满面,其实心中却早已经成为了空壳,没有感情的机器罢了。

    ……

    午时一刻。

    鲁镇东山之上,斗灵场内,人山人海,挤在周围可以站立的地方,熙熙攘攘地看着台上。

    两边要上场比试的修灵者,金钱子和郭田都已经准备就绪,站在了入场处。

    “快点开始,比个斗灵,还要磨磨唧唧的!”

    随着花少白的一声吆喝,金钱子和郭田走入了斗灵场台中。

    两人的眼睛互相对视,眼神之中,满满的都是对,对方的不屑和嘲讽。

    双方拿着各自的武器摆好战斗姿势的时候,叶一凡不经意间瞟到了人群之中,一位戴着面具的男人,一时间记忆涌来,这名男子,不就是那一名在竹林之中的男人吗!

    心头一震,叶一凡仔仔细细地盯着他,看着他会做出来什么奇怪的举动。

    果然,场上的郭田,此刻看了一眼台下的蒙面男子,两人必定认识!

    不好!

    叶一凡心中一惊,想通了一些事情,暗自惊叹着。

    斗灵场上,刚开始战斗,还没有真正开始对上两个回合,金钱子便被郭田一股强大的灵力震开摔出了场外。

    郭田也在这个时候表现的似乎有些不太对劲,隐隐约约间,能感受到,他身体之中的异样。

    灵力的波动越来越大,他本是地灵师一层的境界,却在这个时候,疯狂暴增灵力,体型也开始变大,身上的衣服渐渐裂开,直到那股力量不再增长。

    “哈哈哈!我渴望的力量!这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郭田大笑着说道,声音也不再是以前的声音,就像是变了个人,完全不像是郭田本人。

    花少白看着眼前的一幕,皱着眉头,他的脸上也写满了惊慌,因为眼前台上的郭田,他的境界,竟然已经攀升到了三层天灵师的境界。

    比所有在场的修灵者,都要强大好几倍。

    “叶镇主!你骗的了金钱子,骗的了大家,你却骗不了我!你以为,我不知道那封信是真是假吗?”郭田用着浓厚的野兽声音朝着台上的叶清风说道。

    “那封信,是真是假,难道我自己不清楚吗?还需要你来提醒我?”叶清风回着他。

    “哈哈哈!叶镇主!看来我得告诉你一声,你所谓的那封信,其实就是我送到金钱子手中的!信里面的内容,是真是假,我当然比谁都清楚了!”

    “什么……”叶清风道。

    叶一凡朝着父亲摇摇头,轻声说道:“父亲,郭田是送信之人,但是他并不是劫信之人,劫信之人,就在人群之中。”

    指向那个地方,叶一凡却诧异了,将才还在那个位置的蒙面人,此刻已经消失不见了踪迹,根本无处可寻。

    叶一凡看出来了,那位蒙面人最起码得境界修为,毕竟能够达到瞬移,看不出来去了哪儿的,也就是渡过一重劫后的灵王,灵圣,甚至乾元灵境界的高手了。

    也只有那种境界之内的修灵者,才会做到常人无法察觉的瞬移消失能力。

    “叶少主!是在找那个人吧!”郭田一语道破叶一凡此刻心中所想之事。

    “你和他认识?”

    “哈哈,何止认识,要不是他帮我,我还能走到今天吗?”

    “他是谁?告诉我!”叶一凡吼道。

    “想知道吗?恐怕,这里所有人都无缘知道了,包括你和你的父亲,以及花少白,花副城主!”

    说完,郭田的身体周围开始凝聚起来赤红色的火焰,那火焰将他包裹住,整个斗灵场内围观的人,也被他所唤出来的地火,烧成了灰墟。

    “小丑杖!”

    叶一凡唤着,一旁暂且由仆人拿着的小丑杖,瞬间来到了叶一凡的面前,一阵接着一阵的散发蓝色的光芒。

    “灵宝!”花少白大吃一惊,看着叶一凡面前的拐杖。

    叶一凡道:“郭田!鲁镇也是你生活了许多年的地方,这里的人们,有些也帮助过你,你今日竟然将他们杀掉,简直妄为人!”

    “叶一凡!你以为他们都是些好人?你以为他们对我好,是因为我可怜?你错了!全错了!”

    叶一凡咬着牙说道:“至少在我看来,他们帮助过你,就足够了!”

    “哈哈哈!可笑,我没有让他们帮我,是他们自己要帮我,想要可怜我,你也是看到牛氏的下场,那个时候,我也在场,你看到有人可怜他了吗!”

    郭田大吼道,台上的叶清风扶着额头,那日情况过于特殊,但是只是为了吓吓牛氏,让他知难而退,谁知道金钱子直接动手斩杀了牛氏。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有着原因的,但有因也有果!

    “为什么这么做,你不像是这种容易失去理智的人。”叶一凡冷静下来,找寻事情的原因。

    郭田再一次放出地火,朝着那些手无寸铁的平民。

    叶一凡涌出灵力,拿着小丑杖,拦截住郭田所释放的地火,可实力的差距过于悬殊,叶一凡插在地上的小丑杖,也随之被那股力量推动着,不停地倒退。

    “为什么!你竟然问我为什么!实在是太可笑,太可笑了!”

    郭田再一次涌出灵力,朝着叶一凡所保护的平民百姓释放着地火。

    台上此刻坐着的花少白,身为一层天灵师的他,按说可以与郭田一战,毕竟差距不会像叶一凡这么过于悬殊。

    可是他却丝毫没有想要去帮助叶一凡和那些平民玩家的意思,只是坐在位置上,舒展自己的额头。

    ………………………………………………………………………………………………………………………………………………………………………………………………

    新书期,大家多多支持,评论,收藏,推荐票都可以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