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凡境诛天录 > 第八章:叶府暗室
    花少白,正是幻城之中的副城主,当年欺辱他们叶家的人,也是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和幻城主的面,让叶一凡父亲叶清风跪下认错的人。

    他的名字,早就深深地刻在了叶一凡的脑海中,踏入修灵者这一路的目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要成为强者,有朝一日让这花少白为自己当年的借口道歉!

    叶一凡没有想到,明天自己的成人礼,竟然会有一个如此险恶的小人存在,这对于他来说,是最痛恨的事情。

    “父亲,花少白,他为什么要来参加我的成人礼?”

    叶清风知道儿子为何这么问,但在这大秦帝国之中,位高权重便是如此。

    “他乃幻城副城主,刚好要前来鲁镇查看开矿的事情,听闻明日是你的成人礼,又加上有一场斗灵战可以看,自然他也就来了。”

    “好一个花少白!来的可真是时候啊!”

    叶一凡说着,转过身子,看了看那两个已经整理干净的椅子。

    “叶儿,明日的成人礼,是属于你的节日,有些事情,你也知道,这官场如战场,千万不可大意,哪怕明日……我又遭他花少白的侮辱,你也不可乱来,知道吗。”叶清风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之中都带着乞求。

    这是叶一凡从小到大看到父亲第二回这个样子,第一回乞求的正是花少白,而这第二回同样也是花少白!

    我怎能咽下这口气!

    叶一凡攥着拳头,转身离开了这里,任由父亲叶清风叫唤,他也不去理会一下。

    回到路叶府,叶一凡站在房间之中走来走去,心中的愤怒岂能随随便便消掉?

    既然府中待不住,叶一凡索性走出了鲁镇,在西边的竹林中待一阵子,而他来这里的原因,还有一点是为了看看他的母亲。

    墓地背靠西山,为的就是可以让母亲每一天最早的看到升起的太阳,听父亲提起过,母亲还未离开人世的时候,经常会让父亲带着她来西山看初阳。

    走到母亲墓地的那旁,叶一凡没有想到的是,父亲也正在那里靠着母亲的墓地,抬头看着天空。

    “叶儿……”

    看见叶一凡的他,急忙唤着,生怕叶一凡会跑开一样。

    “父亲……”

    他轻声回着,犹犹豫豫之中还是选择了走过去,盘腿坐在父亲的身边。

    “我们的叶儿长大了,有些事情,也应该看开不是吗?”

    “父亲,你说的那件事情,从你对着花少白跪下认错的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对他产生了厌恶,甚至想到有一天我成为强者的时候,我会亲自拉着他让他给你道歉。”

    叶清风叹着气。

    “何必呢?只是朝着他跪了而已,再说了,的确是我们有错在先,应该认错,不是吗?”叶清风说道。

    叶一凡不敢相信自己平日里面尊重的父亲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人们常说,男子一跪千金都难买,可父亲却不这么想。

    是!错是在叶家,但是年少的叶一凡,那个时候,也想认错,但明明只是个陶艺品,却被说成是罕有的夜光杯。

    最大的错,是那花少白的权利让他说了慌,严重一点就是陷害了他,叶一凡!

    这不是认错,而是仇恨的凝聚!

    “父亲,您在我心中的形象,一直从未改变过,可我没有想到,你今天说的这些话,竟然这么懦弱,实在是让我太失望了!”

    叶一凡说完,站起身子来,欲要离开。

    叶清风拉住了他的胳膊无奈的说上一句:“你长大了,也懂那些道理,不是爹爹要臣服于他,而是这个现实就是这样,过于残酷。”

    “那我就变成强者!改变现实!让所谓的现实残酷,通通都被我所改变!”

    叶一凡甩开了父亲的手,快步跑到了远处,到了很远的距离他才停下来,对着天空大喊着,宣泄情绪。

    也在这个时候,不知从哪儿走出来一名老者,杵着拐杖,四处探寻着方向。

    被叶一凡看到后,他急忙跑上前去,扶住这位老者。

    “老大爷,你要去哪儿?”叶一凡首先问着他这句话。

    白发苍苍的老者,看了看叶一凡露出了笑容,指了指前面的小道:“我要去一个暂时没有人去的地方,那个地方只有我一人居住,每天可以吃喝,生活无忧无虑。”

    叶一凡看着面前的老大爷,皱了皱眉头:“要是真有你说的那个地方就好了,这世间也就太平了,大家也不用时时刻刻的为生活发愁了。”

    “有的。”老者说着。

    “真的吗?那……那个地方这昊天大陆真的有吗?”叶一凡激动地问着他。

    老者指了指天:“当然有的,人死之后,进入轮回,有的人作恶多端会到炼狱中度过难关,而有的人则是飞上空中,享受荣华富贵。”

    “你是说,这天就是那个神秘的地方吗?”

    老者微微一笑,随后点点头。

    叶一凡抬起头来看了看天,再一次低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将才还在身边的老者,此刻已经消失不见了踪影。

    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只是眨眼之间,人就消失不见了。

    这个老人家是谁啊?

    叶一凡回想着他,这才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将才的老者,几乎已经年过八十左右了,看来他的身份不简单,很有可能是这昊天大陆之中,那最神秘的几位修灵者其中的一位。

    但是,像他们那样神秘的绝世高人,怎么会来到这里,和他这么一位平凡至极的人,说上几句话呢?

    叶一凡的心中,渐渐地有一些不解。

    傍晚,回到叶府的时候,叶清风站在府外焦急地等待着叶一凡,因为今天的事情,他生怕叶一凡会因此做出来一些傻事情。

    但看到平安回来的叶一凡,叶清风的焦虑的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饿了吧?我让下人给你把饭菜热一下,送到你房间里面去。”叶清风说着。

    叶一凡借着府外灯笼所照射在父亲脸上的脸上的灯光,看着他,心中有一些微微的难过,因为父亲也是人,他已经老了,脸上开始有了皱纹。

    “不用了,我不是太饿,父亲早点休息吧,明天起床,我要是饿的话,会亲自去做些好吃的。”

    叶一凡说着,走入了府邸,叶清风却也将他叫住,“来我房间一趟吧,明天是你的生日,有一份礼物,我今天就送给你吧。”

    叶一凡停下来脚步,转过身子看着父亲,还没有回复他,便被父亲带着走到了他的房间中。

    “什么礼物啊?父亲大人,今天也整的神神秘秘的。”

    叶清风走向书柜那边,抽出一本书来递给了叶一凡:“这本秘笈,是当年一位老者路过的时候,交给你母亲的,说是留给你日后等你长大成人的那一天,交到你的手上。”

    接过用厚厚的羊皮纸包裹住的书册,叶一凡打开后,看着上面,可当他打开后,连同在场观看的叶清风一样,惊讶不已。

    书中一个字都没有,根本就是一册无字书,哪儿是什么秘笈。

    “这……不可能啊……当时给秘笈的那一刻,我和你母亲还特意先打开看了看,是好是坏,那时候还有字出现,怎么现在,一个字都没有了呢?”

    叶清风摸着后脑勺,连他本人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叶一凡也相信父亲的话语,自己的亲人,无论做什么都要义无反顾的去支持,去相信,更何况是自己的父亲。

    “一本无字书罢了,没事,有没有字都一样,这无字,我便在没事的时候,在上面练练字罢了。”叶一凡说着,看了看失落的父亲:“这礼物很贵重,我喜欢。”

    说着,叶清风露出了笑容,但今天要送给叶一凡的礼物,可不止这一本“无字书”,还有一个东西他也要交给叶一凡。

    再一次走到书柜旁,叶清风打开了书柜中藏有的暗格,一扇门也随之出现在叶一凡和叶清风的面前。

    这个暗格,不仅仅是叶家遇险时逃生的暗格,也是可以藏匿东西的地室。

    叶一凡还记得,小时候因为调皮,无意中进去过一次,还被父亲叶清风好好教育了一顿。

    “父亲,这个暗室,你说过除过叶家的掌权人之外,其余的人是不允许随便进入这里的。”叶一凡问道。

    “傻小子,这叶家的东西,就是你和我的东西,这一切以后都将是你的,以前不让你进来,是因为那件东西过于神秘,我担心它会对你不利,况且当时的你,还未修灵,过于危险,我才不让你进来。”

    “危险?父亲大人,这暗室里面究竟藏着什么东西在里边啊?”

    叶一凡开始好奇起来,叶清风微微笑着,走进了暗室,对叶一凡说道:“想知道的话,来看一看,你就明白了。”

    听父亲这么一说,叶一凡跟随着脚步,一同进入了暗室之中。

    这件暗室,建在叶府地下,同叶府一般大,当时肯定是用了不少的人力才得以建成这么大的暗室。

    但有些奇怪的是,叶一凡发现,这些暗室上面,每隔一段距离,都贴着一道黄符。

    叶一凡认得这些画着佛祖的黄符,《灵书》之中也有记载,说是用来压制灵物的气力,或者封印某物所要用到的符咒。

    看来此物一定不简单,有着庞大的灵力存在着。

    叶一凡心中想着,一直到父亲的脚步在一堵墙面前停下来。

    “这是死路,父亲我们是不是走错了?”叶一凡问道。

    叶清风摇摇头,表示没有走错,只见他慢步走到这堵墙面前,使用了灵力驱动了贴在墙上的符咒,随后这堵墙渐渐的被打开。

    里面的灰尘也随之袭来,呛的叶一凡,忍不住用衣袖捂着口鼻。

    ………………………………………………………………………………………………………………………………………………………………………………………………

    (PS:新书期,大家多多互动,段落没事的时候,写点小字,我看见了都会参与其中,然后点点收藏,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