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凡境诛天录 > 第四章:危机四伏
    叶一凡告诉父亲:“今日早晨,我起来的时候,看见一个女仆在你门前鬼鬼祟祟的,还偷偷地看着你的房间,一直等到你从窗户旁,把信鸽放出去后,这才离开。”

    “什么!”

    叶清风惊叹道,表情严肃着,随后问着叶一凡:“那个女仆现在人呢?还在叶府吗?”

    他摇摇头,给父亲说着:“那女仆已经不在叶府了,并且她还把父亲你所写的信拦截了下来,她似乎很懂得驯兽术。”

    叶清风没有平静下来,反而觉得有些心慌,他知道自己的信封之中写了什么,旁人可能不知道,但是他是十分清楚的。

    如果说,信里面的消息,让这鲁镇之中其他的开矿世家知道的话,必然鲁镇之中,开矿世家一定会视叶家为仇。

    这一切的事情,也会在这一封信中化为仇恨干戈。

    叶一凡看着父亲惊慌失色的面容,聪明的他也知道了父亲写出来的信,内容大概是什么,或许和他心中猜想的差不多。

    “父亲大人,你是不是写给幻城城主的信封?”叶一凡问道,要想解决父亲的疑惑,首先就要明白父亲是不是这么去做了。

    果然,如叶一凡所想的一样,叶清风毫不犹豫的回道:“是啊,叶儿,我是给幻翎羽写的信,毕竟这幻城之中,只有幻城主值得我们信任,他又是为父小时候的玩伴,自然要信的过他了。”

    “那……父亲所写的事情,是有关于这一次开采矿石之事?”叶一凡问着。

    叶清风回道:“的确如此,昨日同你说完事情之后,我就派人去查看了鲁镇周围山脉的地理环境,发现矿石生存条件的确适宜,可是每一座山脉的背后都是风沙的肆虐,开采任何一座矿山,都是很危险的事情。”

    “所以,父亲今日是写给幻城主让他想想办法去放弃采矿的事情吗?”叶一凡看着父亲,表情之上也渐渐开始严肃起来。

    “没错,叶儿,我是告诉了幻城主这件事情,但是听你说今日发生这事,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啊!”

    叶清风的声音大了几番,显然自己是十分担心这种情况的发生,毕竟所有的事情都围绕着叶家,一旦出事,鲁镇这一小小的镇中,便要成为“修罗场”。

    叶一凡和父亲的心里面都明白,机密的泄露影响到的可是每一个开矿世家的钱途,这一次的任务庞大,谁得到了开采权,谁就会在经济上领先一步,不仅仅在鲁镇有所威望,还可以在幻城之中留有一席之地。

    “父亲大人,今日我就是来给你说此事,信封的事情,即便是泄露出去也不要紧,只是要想一个法子,先稳住每一位世家的心境,别让他们窝里斗才行,伤到了,也会影响鲁镇的经济发展。”

    叶一凡说着,他已经想到了妙计,毕竟被贯为奇才的他,可是对此有所准备的。

    “叶儿,可有妙计?”叶清风问道,此时也只能先听一听他这位小军师的意见了。

    “父亲大人,今日之事我亲眼所见,只是还有一事我可很是明了,虽然信封被他人所看,但是那封信却已经被撕毁,所以父亲大人大可不必担心信的事情。”

    “我们可以这样……”

    ……

    鲁镇正午时刻。

    叶府的门外,一阵子熙熙攘攘过后,所有的开矿世家到达了这里,眼神之中都带着气愤,叶府门前的侍卫拦住了他们,却也被每位世家之中的修灵者打成了残废。

    “叶镇主!给我出来!”

    大声嘶吼的人正是“金钱子”,他今日接近正午时刻收到了一封匿名而来的书信,得知叶清风给幻城主写信,提到鲁镇山脉不可随意开发的事情。

    此次前来,也是他去通知各个世家,告诉他们今天收到的书信内容是什么,也是他将所有的开矿世家叫到了一起,前来叶府问个明白。

    没有穿官服,叶清风按照叶一凡的要求,迷迷糊糊地扶着额头走到了大厅之中。

    金钱子看到他的时候,叶清风咳嗽了好几声才停下来说道:“金世家,你来这里是作甚?我还没有通知你们呢,为何就提前来了呢?”

    “你好意思说!你给我们这些开矿的世家一个准话,你是不是干了什么缺心眼的事情了!”

    叶清风再一次咳嗽着回道:“金世家,你这是什么话?我叶府做事,光明磊落,不存在一丁点的阴谋邪理在里面,你这说我缺心眼,恐怕不太好吧!”

    金钱子看着叶清风,丝毫没有因为他咳嗽的原因,想要放过他。

    “想要耍赖!门都没有!”

    金钱子直接把把一份匿名写好的书信放在了叶清风的桌子面前,拍了拍桌子对他说着:“这是我今天收到的信,这信里面可是说的很是清楚,叶镇主,今日起来的时候,给幻城主写了封机密信的,至于信的内容,我想叶镇主应该比我都明白清楚吧!”

    叶清风拿起来桌子上面的信封,看上一眼后,微微笑着:“我想金世家应该是搞错了,或者说是被小人迷惑了。”

    “迷惑?不可能,这信里面写的明明白白,说的就是你叶镇主,今日写信给幻城主,还连送信方式都写的清清楚楚,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金钱子为了顾及自己的面子,也为了试探叶清风这么一说,当叶清风说自己搞错后,他的心里面更慌。

    毕竟因为这封信,他金钱子才把其余的开矿世家叫过来一起查问叶清风,现在如果说这封信有问题,只是个恶作剧,或者是有人陷害叶家,那么他金钱子就不好解释了,面子上更是不会过去。

    叶清风哈哈一笑,笑着笑着还继续咳嗽了好几下:“金世家,怎么现在连这些小信都会轻易相信呢?这不是我认识的金世家啊。”

    金钱子一听这话,再一次怀疑起来,这一封信的真实可靠性。

    大厅后门处,叶一凡听着父亲和金世家的对话,其他的世家几乎没怎么互动,只有金世家的性子比较着急,连着好几次都在盘问叶清风。

    “少爷,熬的风寒汤药已经好了。”

    身旁的仆人端着一碗汤药将他递给了叶一凡,接过汤药后,叶一凡告诉仆人:“父亲得了风寒,这件事情谁问你,你都不要说,知道吗?”

    仆人点点头退下,叶一凡却把她叫住再一次说道:“你去正门口打扫一下院子吧,等所有的世家走了,你再离开。”

    说完,叶一凡看了看她后,端着汤药碗走入了大厅之中,将汤药放在父亲面前。

    “金世家,还有各位叔叔们,你们怎能今天都来了呢?”叶一凡问着他们,语气之中充满了好奇。

    “哎呀,是一凡啊,你在家啊,我们还以为你又跑出去游山玩水去了呢。”

    “说来话长,金世家叫我们前来,说是有大事要找你父亲询问,我们这才赶到这里,现在也不清楚什么情况。”

    几位叔叔说着,顺便借此和叶一凡套一套近乎。

    听到他们说此话,叶一凡的心中暗喜,随及看着金钱子问着他:“金叔叔,你来找我父亲是有什么事情要商量吗?这开矿的事情,恐怕要晚点才能细细商酌。”

    “为何?”金钱子问道。

    叶一凡端起放在桌子上面的汤药碗给父亲递过去说道:“这几日啊,其实家父一直有风寒在身,许久都未能痊愈,看了好久都没有好起来,昨日傍晚没有盖好被子,导致本应该好起来的风寒今日突然又加重复发了,睡了一整天,刚醒来,就前来处理你们这事情了。”

    说着,叶清风裹了裹身上单薄的衣物,这又是入冬的节气,不免有些寒凉。

    叶一凡看着父亲,让一旁的仆人拿过来兽皮大衣给父亲披在身上,看着他喝下碗中的风寒汤药。

    喝完后,叶清风接连深呼吸着,还不停地打着喷嚏。

    金钱子眼神恍惚着,看着座椅上面坐着的叶清风,明明是患了风寒感冒的人,而且睡到今日正午才刚醒,这时间上,恐怕就不够去写一封信吧。

    难不成自己真的被人耍了?

    他这么一想,拿起信来细细的看了看,叶一凡借此机会给金钱子说道:“金叔叔,不介意的话,让我看上一眼如何?”

    金钱子没有犹豫,直接将这封匿名的信交给了叶一凡。

    接过信纸,看上一眼后,叶一凡给金钱子说道:“信上所说的事情,可不能当真,金叔叔一定是被人骗了。”

    “此话怎讲?”

    叶一凡道:“鲁镇此刻人人皆知,在这里要进行一笔大生意,开矿计划是踏入经济收入的最好资源,金叔叔想想,这么好的机会,会有人不去争取一下吗?”

    金钱子眼睛转了转回道:“你的意思是,这鲁镇之中,有人借此机会挑唆我和叶镇主的关系,所以啊,才冒出这封信,目的是为了让我和叶镇主之间留有瓜葛,这样他再收取渔翁之利!”

    叶一凡轻轻点头,示意金钱子的想法正确,毕竟这么好的通往财富大道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有份的。

    金钱子想通这点后,将叶一凡还给自己的信纸当着叶清风的面和其他世家的面撕毁并说道:“这人心机之深,连我都差点被其蛊惑,还好有叶少主提点迷津,不然今天恐怕我就真的要中他的计谋了。”

    “金叔叔,说笑了,我也只是觉得信中所写之事不太对劲罢了,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而已,毕竟家父有病在身,还要忙于开矿之事,这有小人挑唆希望大家都擦亮眼睛才好,不要轻易污蔑家父就好。”

    说完此话,金钱子心中的那一份疑虑这才渐渐被消掉。

    而后,他笑起来对叶清风说道:“叶镇主,今日是我错怪你了,我金某在这里给你先赔个不是,这开矿之事,还需麻烦你多多照料了。”

    叶清风看着他,装着虚弱的样子,点了点头。

    ………………………………………………………………………………………………………………………………………………………………………………………………

    新书期,大家点点收藏,打点票票就OK了,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