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悬疑 > 灵气复苏从奶爸开始 > 005 缈缈也要交房租
    听说的韩灵砂的头衔,洛缈缈露出一脸的失望和恨铁不成钢,“爸爸的身份配不上一个高级知识分子,我还是先暂时忘记这个旧妈,先看看二号妈妈候选者的资料吧。”

    “忘记舅妈?那谁是舅舅?”

    “不是忘记舅妈,是忘记旧妈!”小丫头在随身带的手机上写了两个字,纠正了爸爸的认知错误,“就是让你给缈缈再找个新娘。爸爸的新娘,同样也是缈缈的新娘。”

    女儿的话让洛云枫细品了好半天,他万分感慨的看着女儿道:“臭丫头,你用的汉语词典是从哪里买的?记得给爸爸也买一本,我也想学会这样的高阶吐槽技能。”

    听见表扬的小丫头,很是自我陶醉的摇头晃脑道:“学吐槽的事情以后再说,既然爸爸不喜欢换对象,那就赶紧结婚!缈缈迫不及待想要变成真正的女儿啦!”

    “好好好,你别一门心思给我找老婆。”洛云枫笑着摆摆手,“还是想想你今晚上住哪里吧?是住WIFI信号里还是5G信号里,或者让我给你在客房开一个铺?”

    即将举行的学术会议冲淡了女人身上的阴谋气息,不过洛云枫却敏锐的觉察到某些不妥——韩灵砂坚持租四楼最晒那间屋子的动机,并没有合理的解释。

    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是由【女儿宝APP】分配给小丫头的【因果贷】母亲人选之一。

    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经验告诉洛云枫一个道理:面向普通未成年人开放的金融业务,通常都是包藏祸心的毒饵,必须万分小心才是。

    同理可证,面向超凡未成年人开办的金融业务,一样得万分小心。

    小心驶得万年船,谨慎一点总不会错。

    还有就是这丫头身上也疑点重重,她那个银白色的手机总不离手,哪怕虚化时也跟着小丫头一同消失。

    若非洛云枫修炼过天道归一,能够看见她牵连在自己身上的一线生机,恐怕会认为她是手机成精。

    “缈缈要住大房子!”

    有属于自己的屋子时,洛缈缈不想睡在网络里。她选择在爸爸的卧室边另开一间,想要提前熟悉跟爸爸住一个屋檐下的生活。

    当然,她是嘴上说得好听而已。

    等洛云枫帮她把卧室整理到可以住人的程度,小丫头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直到晚上也没看见人回来。

    忙了一天的洛云枫,弄得自己浑身大汗,衣服都黏糊糊的贴在背上十分不舒服。

    他索性脱了衣服去浴室里洗个澡,开着花洒闭目淋浴,想象自己正在瀑布下冲水修炼。

    “嗒、嗒、嗒——”

    忽然间楼下传来防盗门打开的声音,然后响起一连串不紧不慢的高跟鞋上楼声音。

    正在沐浴的洛云枫睁开眼睛,他大概猜出了来人的身份:四楼西北角的住户韩灵砂,她说过今天就会搬进来住。

    随着女人的脚步声逐渐上行,自来水的压力似乎也在变小.

    花洒喷水的力度从顶风三丈变成顺风湿鞋。最终化为水珠一滴一滴的往下落,似乎马上就会宣告它真是一滴都没有了。

    “开什么玩笑,今天居然毫无预兆就突然停水,自来水厂停水也不先给个通知?”洛云枫略带怨念看着喷头,“我头都还没洗完呢!”

    话音未落,花洒内的出水量陡然变大,水箭喷得头皮发麻。

    “爸爸救命!”

    与此同时浴室外,洛缈缈拍击浴室门发出咚咚的声响,她的语气中充满了恐惧,“有坏人想抓缈缈。”

    洛云枫闻言拿起浴巾围在身上,打开门快步出去。

    原本空荡荡的客厅里,现在站满不速之客——五个看上去阴柔得不似人样的中年男子,呈扇形围住了洛云枫和小丫头。

    看见来人,洛云枫下意识的望了一眼大门。

    那里处于反锁状态,说明这哥几个不是走大门进来的。

    “看来你就是这次网络攻击的幕后黑手?”站在左边的男子阴阴一笑,“你是主动去自首,还是让本大爷送你去坦白从宽?”

    “网络攻击?幕后黑手?”

    洛云枫眉头一皱,发觉事情远比自己想象中复杂。

    自家大门反锁紧闭且完好,阳台上的防盗网没有被破坏的痕迹,说明这些家伙不是通过正常手段进入屋内。

    换句话说,一般的手段对付不了这群入室强盗。

    洛云枫不动声色默运天道归一的心法,他的眼神逐渐变得深邃。

    在全力运转的心法下,他眼中的万物失去了原有的色彩,呈现出如同毛线球一样的内核。

    师父说过,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九的本质就是混乱。

    能量总是高阶向低价转移,从秩序走向混乱的热寂。构成人类生存总价值的感情线、事业线、生命线、因果线的也是如此,从高向低转移、从秩序向混乱坍塌。

    维持这个坍塌过程的力量,就被称之为一线生机。

    按道理说,万事万物只要在正常坍塌,都有一线生机存在。

    但是洛云枫修行有限,并不能看见所有事物的一线生机,他只能看见自己的那一线,以及与自己发生因果关联的特定事物。

    借助与女儿的因果联系,洛云枫看清了眼前五位不速之客的一线生机,也猜出众人的来历,“哼,我一眼就看出你们根本不是人,又有什么资格让我坦白从宽?”

    “爸爸说得对,”躲在父亲身后的洛缈缈大声道,“区区五个替人看家护院的运财小妖,也敢在爸爸面前放肆?公司里派这种货色出来,莫不是南极无人了?爸爸别跟他们讲客气,直接用大威天龙招呼他们。”

    “丫头,我记得本门的书籍里有记载,运财的是五鬼不是妖。”洛云枫略带疑惑的回望女儿。

    小丫头闭上眼睛大声回答着:“朗朗乾坤山河正气,如今网络上连写鬼的都没有了,哪里有鬼敢出没?爸爸别怕,他们都是些不入流的小妖。”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先前说话的男子脸色一沉,欲施展手段控制住父女俩。

    不料念头刚起,便看见洛云枫抬手在虚空中抓了一记。

    一线生机,截取!

    随着洛云枫的动作,他就觉得体内一轻,像是失去了某些微不足道的东西。

    究竟是什么呢?

    他冥思苦想了一会,略带迷惑的面向四个同样迷惑的同伴,“我刚才要做什么来着?”

    “不知道。”站他右边的四个同伴异口同声回答。

    “我们在哪?”

    “不知道!”

    “为啥我们会在这?”

    “不知道!”

    “接下来该做什么?”

    “我知道,”洛云枫抢先一步回答,“你们该因为之前私闯民宅的事情向我道歉。”

    “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兄弟们,咱们一起向这位先生鞠躬道歉,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没事,我接受你们的道歉,你们可以走了。”

    “谢谢先生宽宏大量,先生留步,先生再见。”

    五人整齐划一的鞠躬道别,刹那间消失在空气中。

    目送五人消失,洛云枫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们要是不当入室盗窃犯,完全可以依靠说群口相声养活自己。”

    “居然是以理服人?”躲在洛云枫身后的洛缈缈探出半个小脑瓜来,语气中充满对父亲的崇敬之情,“爸爸真厉害,不愧是缈缈贷款都要认下的亲爹。”

    “哼,少跟我嬉皮笑脸。先给你几分钟反省的机会,好好想想该怎么跟我解释今天的事情。要不是老爹以前练过,今天你就要被人抓走了。”

    洛云枫板着脸回去洗完澡,换了一身干干净净的衣服出来后,才将目光投向在屋里跑来跑去的小丫头,“洛缈缈,你是不是忘了跟我坦白某些事情?”

    “什么事情?”小丫头瞪大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纯净的眸子里写满了萌混过关的意图。

    “那五个运财的小妖,究竟是怎么和你结仇的?还不给我从实招来?还有啊,今天一整天你都跑哪里去了?”

    小丫头顿时就把头低了下去,“缈缈今天找到了一个特别特别好的好爸爸,但是缈缈现在还不是爸爸的女儿,所以住在爸爸这里必须交房租。可是人家手里又没钱,只能开动脑筋想办法弄点钱回来?”

    “这么说,你是去偷人家的东西了?”洛云枫皱起眉头。

    “没有,缈缈只是用手机加了一些微信群,合理合法的参与了一些抢红包的游戏,绝对没有参加犯法的活动。”

    洛缈缈脸上写满不被理解的委屈,语气可怜巴巴道:“我刚刚凑够交房租的钱,就被这些自称是官方委派的私人调查的找到了。”

    洛云枫能分辨出小丫头说的是实话,偏偏实话造成的后果让他也陷入深深的迷惑中:“不会吧,微信抢红包有那么大罪过吗?”

    小丫头感同身受的拼命点头:“就是就是,我一共不过是加了三千六百四十五万一千二百零一个群,抢了四万五千三百一十七个红包,凭手气得了一万两千一百零三块六角二分的零钱,哪有那么大的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