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为六道送钟 > 第二十四章 原来我是卧底
    你是,在逗我?

    洛叶满头黑线,他辛辛苦苦修五脏,炼八脉,习观色诀,就是想快人一步,可以抢夺那份修仙机缘。

    现在,如果要废了修为,那岂不是白忙活,以后还要怎么搞。

    “您老人家,是在开完笑吧?”

    “说正事,我是认真的。”

    “为什么?”

    诸葛明平静道:“你现在已修成五行丹意,观色诀也有小成,能够初步感知凶吉。可是,仙宗门派,招收人间子弟,是不允许他们有仙法底子的。”

    “还有这要求?”

    诸葛明看着微弱的灯火,幽幽道:“世间仙宗门派虽多,然大都自诩天下无双,皆是敝扫自珍,轻易不可相传。”

    “如果有弟子在入门前,被发现学得其他门派功法,就会被认为是间谍偷学,下场会很惨,轻则废修为逐出师门,重则以死谢罪。”

    洛叶恍然道:“我明白了,那就是卧底必须死。”

    “卧底?是什么?”诸葛明难得疑惑,问道。

    “没啥,就是藏在暗中的人。”洛叶心中略惊,一不小心差点就露馅,暴露自己前世知识,看来以后得注意言辞。

    诸葛明没有追究,道:“所以,你要拜入同尘山,须得将纵横功法隐藏,让你变成单纯人间弟子,这样才会少些风险。”

    “你的意思是,我原来是个间谍,要去偷学同尘山功法?纵横功法它不香吗?”

    “是,也不是。”

    “啥意思?”

    “你要学的是四大仙宗,所有精妙功法,将其汇聚一身。”

    “为何?”

    “当你学会后,就知道答案了。”

    洛叶揉下眉心,心中寻思,原来我真的是个卧底啊,那会不会死得很惨,难道要先给自己高歌一曲凉凉。

    “可你刚才还说,间谍不死也很惨。”

    诸葛明道:“所以再给你一次机会,可以选择不接受。我说过,你是他徒弟,我会保你富贵此生。”

    “你可以先考虑,不用急着回我。现在出去走走吧,我很久没见过屋外星空了。”

    洛叶紧闭双唇,闻言起身,先跑过去开了木门,然后来到她身后,握住轮椅后的把手,往后轻轻一拉,又往左轻轻一转,推着轮椅出了木屋。

    院外,并无绛紫月色,唯有星光漫天。

    洛叶小心翼翼地,推着她在院子里绕了数圈,看着她那满头霜发,蓦然想起和书生的点滴。他明白此事之大,足以影响他这辈子,可想法变幻下,一时却难以下定决心。

    是要人间荣华富贵,还是要追逐缥缈仙宗。

    转了一圈,又过一圈,两人来到池边桂树下。

    诸葛明道:“就到这里吧。”

    洛叶闻之,将轮椅摆好,往前两步,静默站在她的身前。

    “可有答案了?”

    洛叶想到前世庸碌无为一生,这辈子难得有个修仙机会,如果放弃的话,恐怕会遗憾此生吧。更何况,书生待他也算好,终究有师徒情谊,如今他被仇家所害,也想替他报仇。

    再转念一想,如果在诸葛家的相助下,自己习得四大宗门功法,那岂不是天下无敌,天地任逍遥,想到此又不禁有些向往。

    星光错落,有夜风过,池水皱眉,桂叶哗啦低语。

    他低头看去,依稀看到水中倒影,恍若看到了前世平庸一生的自己。

    这一世,终究不想,轻易认输。

    沉默片刻,洛叶暗握拳头,坚定道:“好,我去。”

    “当真去?”

    “我去。”

    好像话哪里有点不对,不过他下定决心,想要活出个仙样,也就不再迟疑,问道:“那我首先该怎么做?是隐藏我的修为?”

    “他果然,没有看错你。”诸葛明难得露出笑容,道,“其实,只要你将观色诀习得大成,就可以隐藏修为,哪怕是仙人也难以探查。”

    “纵横术,可比你想象的厉害得多。也唯有纵横术,可容纳世间万千功法。”

    洛叶皱眉道:“可我距离大成尚差一丝。而且,观色诀大成有个要求,必须在万人崇拜场景中,吞食血鹰兽精魄和眼泪,这可怎么搞?”

    诸葛明道:“你不是在帝都说书,颇有名声吗?大会结束后,在逍遥楼办一场万人说书,这就能实现了。至于血鹰兽精魄和眼泪,我会替你准备好。”

    洛叶终于确信,师父让他说书,除了谋生,也是为修炼纵横术做准备,真是安排得妥妥当当。不过,这种有靠山的感觉,似乎还不错的样子。

    他想了想,疑惑道:“为什么是大会后?难道大会上不检查?”

    诸葛明道:“时间来不及。我会让人先替你遮掩一二,大会那些长老仙人,还没有本事看穿你的底细。这几天你须勤练,届时大成后,哪怕四宗之主,也难以察觉出。”

    洛叶心想,看来卧底也不好当,便问道:“其实,为何他一定要我拜入同尘山?其他三大仙宗不可以?”

    诸葛明难得摇头,道:“此事我也不清楚,你师父所谋划的,远比我知晓得多。想来,是因为那里有相助你的人吧。”

    “莫非,是我那传说中的师姐?”洛叶双眉一挑,大喜道。

    “并不是,让你失望了。”诸葛明看穿了洛叶的小心思,道,“她并不在同尘山。”

    “那我师姐,身在何处?”

    “你见过间谍,知晓其他同伴的吗?”

    “没见过。”

    “所以,等你遇见她时,就会知道了。”

    看着洛叶垂头丧气的表情,诸葛明安慰道:“我只知道,你师父给你们两徒弟,留下六个忠心仆从。他们的存在,就是协助你们实现他的追求。”

    “又是等他们出现时,我就知道了?”洛叶叹一声,无奈道。

    “不错,答对了。”诸葛明道,“不过,我倒是知道一个仆从就在同尘山,想来这就是让你先去的原因。”

    原来如此,想到还有帮手,洛叶不禁有了几分底气,想到某天自己修仙大成,当着四大仙宗面前,大吼一声道,其实我是一个卧底。

    想想,都觉得刺激。

    “少年,别太激动。仙踪缥缈,步步争先,可比你想象难得多。要不是这样,你师父也不会谋划多年,才会选择你进行此事。”诸葛明提醒道。

    “其实,我还有个问题。”

    “什么问题?”

    “为什么是我?”

    “我不知道。但是,你来自洛间城,这是原因之一。”

    洛叶想起那座深山小城,除却寻常百姓、群山环绕、洛河蜿蜒和满城红枫外,并没有其它特别的地方,不禁露出疑惑的神色。

    诸葛明问道:“你可知,洛间城位于何方?”

    他想了想,道:“我离开之后,一路往北,想来它是位于帝都南方的某座深山里。”

    “间者,乃方位,中间也。洛间城,位于四大仙宗距离中点,位于中苍土大陆中央,也位于太玄国疆域正中,可谓是人间中心地。”

    洛叶皱眉苦思,道:“这么好的位置,难道不该是天下重要关隘,或者是繁华交通必经地。为什么我来帝都后,跟人提起过洛间城,却都没人知道。”

    “因为那座小城,寻常人可进不去。哪怕进去出来了,也会遗忘相关记忆。”

    莫非是桃花源,不足为外人道也?

    洛叶想起这些年来,小城确实没多少外人进入,哪怕有间客栈,招呼的也都是城里人。他心头一震,难道自己重生转世,记得前世记忆,也是因为洛间城。

    看来,若有机会,自己得回洛间城,问个清楚明白。

    天上繁星亮,人间夜风凉。

    短短半夜,所传达出来的信息量,堪比四大名著同时塞入脑中,让洛叶只觉得脑袋剧痛,忍不住揉着眉心。

    这头疼的毛病啊,这么多年还一直在,莫不是自己脑子有问题吧。

    诸葛明看着他的举动,想到他终究是个孩子,叹道:“既然今日相见,以后还会重逢。今夜先到此,你且先回吧。”

    洛叶忍住脑壳疼,点头应许,回到她的身后,推起轮椅,送她返回木屋内。

    安置好后,洛叶拱手作揖,诚恳道:“感谢前辈,替晚辈解惑。”

    诸葛明轻轻摆手,吩咐道:“大会之后,再来此地。”

    “是。”洛叶闻之,转身推开木门,正要迈步出去时,闻得身后传来一声话语:

    “少年,好好努力,未来是你的。”

    洛叶顿了片刻,默默点头,转身关上木门,看了一眼池边桂树,推门出了东北小院。

    他并没听到,诸葛明的那声呢喃:

    “我们能否离开这个牢笼,就看你师徒三人能否成功。”

    “落叶可归根,可我们的根又在何处?”

    桂叶轻摇,木屋无声,残灯熄灭。

    此时,洛叶刚出院门,就看到了让他颇为诧异的一幕。

    小院外的廊道上,诸葛风、慕容雪和公孙守,正齐刷刷地跪在地上,身上只留轻薄单衣,双手揪着自己耳朵,在深夜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

    听到门声响,公孙守一瞅,颤抖道:“哎呀,兄弟,你可出来了,我们都快冻僵了。”

    “咋回事?”

    诸葛风道:“我爹说,我们在此跪下受罚。等你出来后,我们才能站起来。”

    洛叶忍着笑道:“那我现在出来,你们是不是可以站起来了?”

    “哎呀,对对对。”公孙守一听,忙大喜站起,可这跪得太久,脚有些发麻,差点摔了撞到慕容雪。

    正当三人站起时,身后传来一声呵斥:

    “跪下,我话还没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