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为六道送钟 > 第十九章 施主与我佛有缘
    “阿弥陀佛,各位施主,小僧有礼了。”

    众人诧异闻声看去,只见山巅之上金云现,云上有个青年和尚,正盘膝而坐,随云而落。

    待得和尚落在守墓人身前,洛叶才看清他的模样,其头顶光滑无发,体形枯瘦如柴,身披破烂黄袈裟,胸前挂着檀木佛串,左手托着黑钵盂,右手拿着白馒头。

    守墓人睁大独目,看清他的身影,辨认出他的声线,拄着拐杖的手稍微颤抖,惊讶道:“你,你是小乞丐?”

    “阿弥陀佛。”青年和尚低念佛号,道,“小僧本无,正是当年小乞丐。若无施主救命恩,也无小僧今日行。”

    正在此时,洛叶只觉得浑身打冷颤,胸前古钟没有丝毫反应,再看不远处的公孙守和慕容雪,也是脸色苍白全身发冷。

    不远处的黑衣人惨叫一声,感受到鬼气入体,冻得如入冰窟,猛地一撕蒙面布,口中不断冒出白沫,倒在地上不断翻滚,显然是受伤不轻。

    望着那双三角眼,洛叶摇头叹息,黑衣人果然是司马宫。但他此时正竭力运转灵气,抵抗着鬼气入体,也没有余力前去报仇。

    “百鬼动怒,惹人间怨。”本无和尚见状,哀叹一声,道:“诸葛施主,你已无力控制鬼魂,就让小僧替你化解此劫吧。”

    言罢,本无瞅了眼白馒头,自语道:“可惜了这馒头,多香啊。”

    本无踏云而升,立于半空,右手平伸,将白馒头置于掌心,口中低声念着佛号。

    白馒头浮空而起,蓦地化作寸寸光点,犹如漫天雨滴,飞向了汹涌而来的鬼魂,落在了众人身上。

    洛叶低头看去,只见那白色光点落在身上,让他瞬间觉得身体暖和,运转观色诀查看下,只见体内涌出三道白色鬼魂,在空中飘荡了一会,又幽幽地返回坟墓中。

    无根坟上,百鬼咆哮。

    和尚念经,超度亡魂。

    不消片刻,夜色如水,繁星重现,无根坟中,诸墓安宁。

    “唉。”守墓人拄杖坐地,长叹一声,道,“是我见他们吵闹,毁坏坟墓,一时控制不住,才惹出这般祸事。若没你的到来,恐怕祭部就要找我算账了。”

    本无重新落在守墓人身前,仔细端详一会,蓦地单指按在他的眉心,渡入些许灵气,感知到他体内寒气渐消,才从钵盂里掏出一个白馒头递给他。

    做完这些,本无又掏出一个白馒头,咬了一口,才道:“缘起缘灭,自有定数。若无仙宗大会,小僧也无法离寺,得以再见施主。”

    直到此时,众人才醒悟过来,这和尚竟是仙宗仙人,难怪举手投足间,就化解了百鬼出世的危难,再听他和守墓人的交谈,才明白两人交情不浅。

    洛叶揉着眉心,心中恍然,明白刚才自己眩晕吐真言,是这守墓人的暗中影响,没想到司马宫和梁教头的偷袭,再加上小古钟护主,反而让他灵识清醒。

    原来守墓人姓诸葛,莫非和诸葛风有关系,也都是诸葛家的人?

    正当他思索时,忽而听到身后一声叫喊:“这位大师,你那白馒头好吃不?给我一个可好?”

    洛叶嘴角一扯,回头果然见公孙守和慕容雪跟了上来,此时两人脸色苍白受惊不轻,可他没想到公孙守死性不改,为了好吃的连命也不要,还敢向仙人讨吃的。

    “你这胖子,除了吃你还会啥,看看你的肚子!”慕容雪一揪他耳朵怒道。

    公孙守哎呦一声,瞅着那白馒头,舔了添下唇。他这一夜吓得可不轻,先是一夜奔波,又被百鬼恐吓,早已吓得双腿发软,此刻见到那香喷喷的馒头,才忍不住问起。

    本无转头看向三人,打量了公孙守那圆滚滚身躯一会,才道:“施主如果想要,拿去便可。”话音刚落,黑钵盂里飞出一个白馒头,落在了公孙守手上。

    “哈哈,谢过大师!”公孙守大喜道谢,慌不迭地放入嘴中,狠狠地咬了一口,只觉得松软留香,似乎比逍遥楼的菜肴更胜三分。

    洛叶摇头叹息,看来让这公孙胖子不怂的办法,也就只有吃了。

    叹息之时,他看到司马宫搀扶着醒来的梁教头,正悄悄地借着坟墓遮挡离开。想到今夜事多,他还想打探小明子消息,也就没有追上去,把账留到以后算吧。

    正当公孙守吃着馒头时,本无道:“这位施主,我见你与我佛有缘,可愿随我到寺里走一趟?”

    噗!

    公孙守呛了一下,差点把馒头喷出来,最后活生生咽回去吞下,才没有丝毫浪费。

    他看着本无的枯瘦身躯,怀疑是没好吃才这么瘦,立刻摇头道:“大师,你别开玩笑了。我可是无肉不欢的,寺庙里都是素菜,哪里够我吃,惹不起惹不起。”

    本无笑道:“缘起时,躲不过。缘灭时,留不得。施主与佛有缘,一切皆有定数。”

    洛叶强忍笑意,这真是一个馒头引发的惨案,如果公孙胖子去了寺庙修佛,天天吃斋念佛,那场景可不敢想象。

    慕容雪嫌弃地看了公孙守一眼,才问道:“敢问大师,来于哪座仙宗宝寺?今日相救之恩,若有机会,我等当上门道谢。”

    “残灯寺。”

    “残灯寺!”公孙守诧异道,“可是四大仙宗之一的残灯寺?”

    “怎么,施主有兴趣了?”

    “不,我不,我没有。”公孙守连连摆手,甚至往后退了几步,想要告辞。

    “本来无一物,吃啥又何妨。”本无回忆道,“想当年,小僧未入寺前,本是孤儿乞丐。那日雪封帝都,饥饿濒死,若不是诸葛施主相救,也不会有小僧今日。”

    守墓人握着咬了一半的白馒头,道:“小乞丐,那日不过凑巧罢了,你不必放于心上。其实,那都是你天生灵根,才能拜入残灯寺下。”

    本无道:“家师常言,俗世因果,自有定数。若不是仙宗大会将开,我奉师命前来,就不会来此地看你,也不会发现你修行出了差错。”

    守墓人长叹道:“此事怪我,这些年居于无根坟,本以为凭着三两道法术,可以平安无事。却不知何时,已被鬼气侵蚀心智,竟做出了此等祸事。”

    直到此时,洛叶三人才明白两人关系,看来本无这次来帝都,是代表残灯寺来仙宗大会,可想到修佛要收心吃素,他们都不禁一阵犹豫。

    本无简单一扫,已然知晓三人心意,不过他也不强求,毕竟他当年拜入残灯寺,乃是垂死之时。如今虽然修行有成,可犹记当初饥饿感,才会随身带着白馒头。

    他可不像公孙守好吃,只是单纯地饿怕了,才会找些心里依托。

    “阿弥陀佛。”本无道,“既见恩人,此间事了。小僧尚要和三大仙宗汇合,就不久留了。诸葛施主,你已无大碍,等到大会结束,小僧再来替你根除鬼气侵蚀。”

    言罢,他单手持礼,道:“三位小施主,皆是有缘人。小僧想,我们会重逢的。”

    话音未落,金光闪烁,云现脚下,本无登云盘膝坐。

    顷刻之间,仙人已去。

    眼看本无和尚离开,又见百鬼亡魂消失,洛叶暗松了口气,那曾因古钟护体踏仙途的得意劲,经此事后荡然无存,愈发觉得要心存敬畏,不可再冲动行事。

    洛叶揉下眉心,终究忍不住,问道:“敢问前辈,小明子可在人世?”

    守墓人握着半个馒头,犹豫片刻,道:“你为何觉得,他尚在人世?”

    洛叶寻思一会,道:“小明子的坟,泥土尚新墓碑也新,想来是刚立不久吧。前辈既姓诸葛,想来和诸葛风也有关系吧。我猜,这坟是他让你新立的。”

    “而且,人死灯灭,若他已不在人世,那你刚才何必使用手段,扰乱我的心神逼问。如果不是那黑衣人恰好偷袭,扰乱你的计划,恐怕我也成亡魂了吧?”

    守墓人道:“不错,我是诸葛家的人,诸葛风是我后辈。昨夜他来寻我,言及你要寻小明子,便以占卜为由,引诱你来此,希望让我问出你所求为何。”

    “诸葛家的人,怎么会沦落到要守墓,这可是当朝第一大家族啊。”公孙守诧异道,盯着守墓人的半个白馒头,忍不住又咽了口唾沫。

    守墓人道:“每个人,各有所求罢了。昨夜我应允诸葛风,让他在此建新坟,本想借此套你的话,未曾想多年守墓鬼气入体,恰好于今夜爆发,才会不自主使出控魂之术逼问。”

    “那么,前辈现在可愿告诉我?”

    “小明子此人,事关诸葛家名声。你若不说明缘由,我是不会说的。”

    洛叶揉着眉心,回忆着书生所托,犹豫一会,才道:“是一个黑衣书生,让我来寻他的,此事关乎仙宗大会。”

    “黑衣书生?”守墓人呢喃数遍,恍然道,“原来如此。”

    “他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