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为六道送钟 > 第十八章 喊打喊杀没意思
    敌袭!别走神!

    小古钟蓦然震荡,让洛叶灵台瞬间清明,双眸间青光闪烁,那股强烈危机感铺面而来,使得他无暇多思考。

    观色诀全力运转,感受到身后强烈杀意,他来不及转身,运转一直隐在体内的青光膜,将其转移到后背上,同时身体往左侧一扑。

    青光一闪而过,刀剑轰然杀至。

    叮!叮!

    利光划破白袍长衫,洛叶只觉得右肩一疼,忍不住咧嘴一喊,就像有人用锤子狠狠砸了两下,那强大冲击力让他一个踉跄,滚落在右方的山坡上。

    他忍着疼痛,借着坟墓土坡的地形缓冲,连续翻滚几下,落在低矮狭窄小道上,躲在一处墓碑后,才有空回头瞅了一眼。

    只见两道人影站在小明子墓前,他们蒙着脸穿黑衣,融入深深夜色,手中刀剑泛着白光,遥遥指向洛叶。

    “什么人!”

    守墓人嘶哑问着,说话间有着几分愤怒,握着拐杖的手青筋隐现。

    “死老头,此事与你无关,给老子滚一边去!”

    右侧黑衣人叫骂一声,顺手一挥长刀,刀光划在守墓人眼前,吓得他踉跄后退,跌坐在小明子的墓前。

    竟然不是一伙的,这是怎么回事?

    洛叶心中疑惑,刚才他觉得脑袋眩晕,意识不受控制,仿佛被人操控,如果不是有古钟的青光警醒,他早已将所有秘密吐得一清二楚。

    这肯定是有人在暗中下手,要借机逼问他寻找小明子之事。

    正当此时,那右侧持刀黑衣人一看洛叶,叫道:“小子,敢打老子,拿命来!”

    洛叶嘴角一扯,你谁呀,我都不认识你,我才是被打的那个吧。

    可他无暇多顾,左手捂住右肩,转身就往山下跑去,当感觉到两人实力皆在武官境,他就知道这不是可轻易解决的,唯有想办法再对抗。

    他运转灵气,将一半青光膜转移至双脚,速度骤然翻了数倍,连续跃过七八座坟墓,直接将两名黑衣人甩在了身后。

    黑衣人分头包抄,可无奈洛叶身法灵活,加上高低坟墓的阻挡,在错失了第一次偷袭机会后,他们已经失去了先机。

    “小子,你再跑,我就先杀了这老头!”持剑黑衣人放弃追捕折返回身,回到守墓人身旁,将长剑架在守墓人脖子上,盯着他遥声吼道。

    洛叶脚步一顿,心想这事摆明是冲着自己来的,并不想连累无辜,只好停下脚步,无奈道:“你们究竟是谁?我和你们无怨无仇吧。”

    嘭!

    话音未落,洛叶只听到身后劲风起,来不及回头时,只感到后背一疼,就被人狠踹在地上,差点吃了满嘴泥土。

    持刀黑衣人站在他身后,大怒道:“你让老子颜面尽丢,还敢说无仇!”

    洛叶落地转身,观色诀感知敌人气息有几分熟悉,又瞅到那刀有几分眼熟,联想到近日遇见的人事,脱口而出道:“你是,梁教头?”

    “嘿嘿,算你小子有点眼力。”梁教头没有否认,狰狞道:“你坏了八皇子的好事,又让我丢了颜面。今日你死在这无根坟中,倒也不用找地埋了。”

    洛叶恍然大悟,片刻又有怒火起,没想到他们如此记仇,还尾随暗杀自己。他瞅了一眼山脚下,心念一动,耸肩道:“整天喊打喊杀的,那多没意思,不如坐下来聊聊人生?”

    正当梁教头要回话时,那持剑黑衣人怒道:“你这废物,竟暴露身份。他在拖延时间等公孙胖子来,还不速速杀了他!”

    “属下遵命。”梁教头恭敬回道,再也不多言语,踏步往前,一刀斜劈,直砍向洛叶脖颈。

    洛叶没想到,那持剑黑衣人能看出自己的打算,见梁教头的恭敬表情,想来这两人是上下属,思索时见刀光袭来,连忙一个翻滚,弯腰躲在一座墓碑后。

    轰!

    强猛刀光砍在石制墓碑上,其上裂缝如蛛网密布,顷刻寸寸碎裂开来,化作满地碎石。

    洛叶不敢贸然向前,方才的偷袭让他右肩剧痛,也不知流血了没,想到青光膜还没大成且保护有限,也许只能减轻武官境的拳掌之力,却难以抵挡兵器攻击。

    梁教头见洛叶边跑边逃,愈发肆无忌惮,舞动着雁翎刀,一路劈砍下去,无论是石碑或坟墓,皆在刀光下毁坏殆尽。

    持剑黑衣人目光凛冽,看着洛叶数次在梁教头刀下逃生,终于明白为何八皇子要杀了他。如果洛叶参加仙宗大会,恐怕真会影响他们的名次。

    幸好,自己曾学得仙门功法,此地无人知晓,倒不介意使出来。

    想到此处,持剑黑衣人一脚踹开守墓人,将长剑插入身后剑鞘,双手十指变幻交错,口中念念有词。

    守墓人单手拄拐杖,低垂着头颅,看着墓碑破碎,低声呢喃道:“人既已死,何必扰亡魂安宁。”

    一股若有若无的寒气,从他的体内散发出来。

    可是,没人听到他的话,没人感知到他的变化。

    嗡!

    就在此时,黑衣人指尖白光闪烁,继而双手一指,口中一吐法诀,“出!”

    长剑再度出鞘,化作一道白练长虹,如利箭般往洛叶胸前袭去。

    洛叶正想着借逃跑之机,靠近黑衣人救出守墓人,哪曾想敌人会飞剑之术,幸好有观色诀提前感知,让他得以提前做出反应。

    他避开梁教头的刀光,右手一按墓碑,一个侧身翻过,又连续跳跃逃开,感知到剑光转弯尾随,才明白这仙门功法竟难以躲避。

    眼见剑光愈发靠近,他深知无法躲避,忙深吸口气,单膝跪地躲在墓碑后,双手小臂覆盖青光膜,将其交错至于胸前,运转全身灵气竭力抵挡。

    轰!

    墓碑碎裂如雨,剑光去势不减,狠狠撞在了洛叶双臂处。

    洛叶手臂衣袍尽碎,露出双臂的肌肤,其上青光闪烁,挡住了锋利的剑尖,然而那冲击力极大,逼得他节节后退。

    他怒哼一声,运转全身灵气,双臂往前一推,将剑刃反弹回去,而自己往后顺势翻滚,拉开和剑光的距离。

    洛叶半趴在地上,仰头双眸紧盯黑衣人,眼里闪过一丝怒火。

    这两人既要下死手,那就别怪自己无情了。

    趁着洛叶抵挡剑光时,梁教头顾不得旧伤发作,连忙飞奔过去,只想着一刀砍下复仇,顺便抢个功劳,于是双手握刀,高高跃起劈砍而下。

    洛叶只觉得眉心剧痛,猛地怒吼一声,将青光膜转移于右手,运转五行意,调动八脉力,从地上一跃而起,毫无保留地一拳轰出。

    噹!

    天地幽幽,钟声鸣响。

    青光闪烁,照亮黑夜,撞上刀芒。

    梁教头刀刃落下,仿佛砍在巨石上,只觉得双手剧痛欲裂,还来不及发力,整个人已倒飞出去,直撞翻了十多块墓碑,最后撞在一出墓土中。

    啊!

    梁教头惨叫一声,双手虎口血如泉涌,雁翎刀碎如泥尘。

    黑衣人大惊失色,这小子这么诡异,挨了自己飞剑之术,还能重创梁教头,难道他也修得仙门功法。想到只有三次的飞剑机会,他再也不敢保留,正要再念法诀,斩杀洛叶于此。

    洛叶一拳重伤梁教头,神色冰冷看着黑衣人,憋了一肚子气。他已猜测出,黑衣人许是公孙守曾说过,学得仙门功法的司马宫。

    就在此时,他看到小明子坟前的守墓人,其正双手拄拐杖,瞎目仿佛有光,浑身散发寒气,让他感到强烈的心悸,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夜色愈发浓厚,冷风凛冽如刀。

    骤然间,山风咆哮,吹得荒坟尘土飞扬,吹得墓碑摇摇欲坠,吹得碎石漫山滚动。

    一股阴森寒气,从心底油然而生。

    这让正要反击的洛叶,停下了脚步,也让黑衣人一愣,停止念法诀,皆是望向守墓人。

    远在山脚下,已经发现异状的公孙守和慕容雪,正逆着风走在山路上,吓得脸色苍白,可一咬牙又继续前进。

    洛叶大惊,忙运转观色诀查看,只见漫山遍野的荒坟中,碎土不断滚动,仿佛有东西从坟墓爬出来。

    一缕缕白气自墓土出,缓缓盘旋升起,萦绕在墓碑之上,幻化成形体不一的人影。

    “尔等恩怨,何必掘人墓伤人魂。”守墓人身体颤抖,独目泛光,嘶哑道,“既然来了,就不要走吧。”

    洛叶只觉得浑身汗毛倒竖,才明白那白光幻化的不是人影,而是坟墓里出来的鬼魂,正要想法逃生时,遥遥听到山间小道传来公孙守的叫喊。

    鬼魂咆哮着,举起双手如爪,铺天盖地飞向众人。

    梁教头重伤未死,摊在地上双目圆睁,惊恐地看着白色鬼魂入体,却挪动不了分毫,吓得连惨叫也无法发出。

    鬼魂入体,生机渐消。

    洛叶思绪急转,却找不到抵抗的方法,又担心公孙守和慕容雪安危,于是灌注灵气于双脚,飞速地跑向山下两人,想要尽快汇合逃出此地。

    然而,百鬼闹人世,又能逃往何处。

    活人皆是心生绝望,眼看鬼魂咆哮而来,却没有任何力量反抗。

    当是时,山巅之上,有金光闪现,照亮无尽黑夜。

    一声低沉佛号,传入众人耳中。

    佛音袅袅,恍若天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