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仙侠 > 为六道送钟 > 第二章 师父你先别挂
    “咋的了?”

    这些年来,历尽书生的变法试探,洛叶早已习惯他的言语风格,以为他又在夸大其词,勒紧背上包袱随意问道。

    有些人,表面上是个文弱书生,实则花花心思多得很。

    “还有一刻钟,得快想办法。”

    书生没有直言,愁眉紧锁,双手负后,站在万丈高山巅上,时而望天观四野,时而来回踱步低语。

    洛叶少年身两世心,也算见过大场面,他知道书生本事极大,否则也不会傻愣答应说书赚钱,换一个修仙机缘。这时以为他又在试探,便没有多在意,自顾自地欣赏风景。

    这几天,他跟随书生踏云驾雾,驭风往北,饱览中苍土大陆的瑰丽河山,确实尝到修仙甜头,想来活出仙样指日可待。

    此时,落日早西沉,狂风肆虐山巅,吹得山石摇摇欲坠,间或吹散云层,露出绛紫月色。

    这人间,究竟是哪个人间?

    洛叶望月念叨,想起这些年所见所闻,虽不及这五天纵览山河,但心中疑惑还是没解开。

    为啥,是草绿色的天,绛紫色的月。

    从他刚出生,保留过往记忆,抬头看不到蓝天皓月,而是草绿苍穹绛紫月色,便深知这不是前世人间。

    头顶一片绿油油,哪怕是苍天颜色,怎么看都觉得奇怪。

    洛叶正思索着,突然听到书生一拍掌,叹道:“哎呀,没办法,只能这样。”

    话音未落,书生已转过身,双手按在他肩膀上,沉声道:“洛叶,我的死敌来了,估计此劫难逃。”

    看着他凝重的表情,他察觉出一丝不对劲,问道:“真的出事了?连你这仙人都解决不了?”

    “来不及解释了。”书生急道,“敌人已锁定我,此战我没有胜算,带着你恐难以活命。为今之计,先将你藏起。若我不死,再去找你。”

    “藏去哪儿?”洛叶环顾四周,见这百丈方圆的山巅,除了乱石碎土,压根没有躲猫猫的地方,总不能挖个坑将人埋了吧。

    “我自有办法。”书生道,“你且听着,如果我没回来,你就按照我这段日子教的,日夜勤习,先炼五脏,后修八脉,引灵之后,便可踏上仙途。”

    可是,我只学会了打坐。洛叶腹诽着,想像平常一样反驳,见他神色焦急,只好点头答应。

    书生看了眼阴沉天色,取下中指的玄黑须弥戒,帮他戴在左手中指上,道:“此戒藏有之物,都可以用。使用之法,前两天教你了,还记得吗?”

    洛叶瞅着戒指,感觉脑壳一阵疼痛,担忧道:“究竟出啥事了,或者我可以帮个小忙?”

    书生摇头道:“你还没登仙途,何必妄送性命。如果你能活着,便去帝都寻小明子,明月之明。那是我多年至交,自会助我教你。”

    洛叶被这遗嘱似的话,吓得愣了一下,看来这次不是试探,下意识想追问师姐姓甚名谁家在哪,也许可以投靠她,可又觉得不合适。

    天色阴沉,风渐猖狂,似有暴雨。

    书生见之,从怀中取出一物,将其碧青细丝绳索解开,谨慎地系在洛叶脖子上,郑重道:“这青古钟,是我修仙最大机缘,今赠送于你,切勿辜负它。”

    洛叶低头看去,只见青古钟不足方寸,其上铭刻古老符篆,有九重黑线缠绕,其间光点密布若星辰,似乎隐藏无穷奥秘。

    等等,送钟?

    洛叶一阵无语,可他还能说什么啊。书生仿佛交代后事般,让他的心不禁沉了下去,觉得这回真摊上事了。

    书生没有看出他的尴尬,急道:“有了此物,四大仙宗开山大会时,你进入同尘山,想来不是难事。切记,一定不能暴露纵横谷弟子身份。”

    本是纵横谷弟子,拜入同尘山门下,这听着怎么像无间道?

    洛叶疑惑道:“假如暴露了,结果会怎样?”

    “很简单,你会死。”

    这是,卧底吗?

    他还没反应过来,书生揉着他的头,嘱咐道:“该说的事,我都说了。你当切记,仙踪缥缈,道险且阻,不忘本心,方得正果。”

    “待我大胜归来,自带你纵横六道。”

    等等,别立誓,打脸会很疼啊。

    洛叶心急如焚,更加觉得脑袋疼痛,哪怕和往常一样,揉眉心也难以缓解,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书生轻轻俯身,看着少年的脸,替他揉着眉心,柔声道:“我虽收你为徒,苦于时日不多,并无授业之实,实在遗憾得很。不知,能否听你再喊一声师父?”

    “我怕,以后没机会了。”

    洛叶一愣,头疼渐缓,想起五年点滴,一时百感交集,脱口而出:

    “师父!”

    “哎,好徒儿!”

    话音刚落,书生站起身,伸出右手食指点在青古钟上,脸色肃穆庄严,口中念念有词。

    噹!

    洛叶眼前骤亮,只听到一声嘹亮钟响,眼看青光笼罩如钟影,其上星光流转,形成一丈方圆青色空间,瞬间罩住他的身形。

    钟声恢宏,风云骤变,苍生惊魂。

    “为师有你,此生甚幸。”

    书生大笑不止,高举右手,猛地向下虚按,顷刻间钟影青光大盛,流光四起。

    山巅地动,危峰欲颓。

    洛叶本能想大喊,可声音被钟影隔绝,书生也许听到了,却是置若罔闻。

    黑衣迎风舞,书生放声笑,看着徒儿消失在眼前。

    嗡!嗡!嗡!

    钟影急速旋转下坠,山腹泥土触之则消,洛叶随之跌落,完全不受控制。

    融入山巅,穿过山腹,沉入山下,落入地底。

    这真的是,要挖个坑埋了啊!

    嘭!

    洛叶陷在古钟内,双手护住头部,一路翻滚碰撞,只震得天旋地转,约莫半刻钟后,身形才猛然一顿,重重摔在地上,吓得脸色苍白魂都丢了。

    他挣扎爬起,心中大惧,触目是青光萦绕,映照着发青脸色,但也无暇细想,四下里急忙寻找,只想尽快逃离这里。

    可除了脚下是泥土,四周都被钟影笼罩,无论怎么拳打脚踢,钟影纹丝不动,压根没有办法离开。

    “师父,你先别挂啊!”

    洛叶悲叹一声,失魂落魄跌坐在地,呆呆望着钟影,只觉得头疼欲裂,可又不甘心,难道修仙就此夭折。

    恰在这时,仿佛听到叹息,钟声轻响回应。

    他抬头看去,发现青光流转间,一幅半丈方圆的画面出现在钟影上。

    画面之上,天地狂风呼啸,乌云咆哮翻滚,人影重重现身。

    山巅中央,一人手持黑棒,傲立岿然不动,正是黑衣书生。

    画面浮动,传来人声响。

    这种感觉,像是前世看荧幕。

    洛叶念头一闪,顾不得多思考,连忙凝神观看,好歹要知道发生何事。

    只见山巅四周,十二道身影环立,皆是被云雾笼罩,看不清真实容颜,但那滔天气势四溢,哪怕身在数千丈地下,依旧让他感到心悸。

    他眉头紧锁,担忧更重,难怪书生说并无胜算,这简直就是神仙打架,以一挑十二的那种。

    他这凡人之躯,何时能比肩神明,不禁又热血沸腾,好胜之意涌上心头。

    当是时,一团云雾内,传来嗡声响:“王玄子,五十年寻觅,终于找到你了。”

    “十二都天神煞大阵。”

    书生扛着黑棒,冷哼道,“摆这架势,当真威风,当真看得起王某。”

    洛叶也是首次得知,原来书生名叫王玄子,忽而想到帝都的小明子,也不知是男是女。哎,刚才不应该只想师姐,应该问清楚些的,万一没后路咋办。

    思索之际,画面急变,洛叶大吃一惊,只见双方一言不合,已经拔刀相向。

    一道身影冲破云雾,其身高三丈,并无头颅,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着干戚,踏空而来。

    其余十一身影,运转法力,怒目而视,展开身形,冲向书生。

    书生凛然不惧,仰天大笑,御空而起,抡起黑棒,挥舞应战。

    刹那之间,乾坤颠倒,山泽通气,风雷相薄,水火相射。

    洛叶诧异得捂住嘴巴,本想看清仇人是谁,可只粗略看清无颅之人身形,其余的都被各种攻击淹没,再加上云雾遮挡,更是难以辨认。

    这画面,像素太差劲了。

    他苦中作乐点评着,看到书生抡着黑棒,其上空有道金色虚影若隐若现。那虚影手持金棒,风云变色,敌者败退,自有睥睨天下、踏碎九霄的傲气。

    难道,这就是书生所引之灵?

    所谓引灵,修仙之基也。

    洛叶心生向往,愈发觉得热血上头,但愿书生能打赢,把他从地底救出来,那时一定要三跪九叩,好好学习天天修仙。

    正当他期盼时,忽而钟影剧烈震动,在双方轰然碰撞中,画面闪烁数回,顿时消失无影踪。

    噹!

    青光斑驳,钟声骤响,摄人心魂。

    咋就没了?洛叶心急如麻,只觉得脑袋痛得要炸,受到钟声冲击,一阵头昏脑胀,顿时晕倒在地。

    地底之下,丈圆钟影裹住少年,映着他抱头昏迷可怜兮兮的模样。

    时辰悄然流,青光静无声。

    良久之后,洛叶闷哼一声,缓慢从昏迷中来,揉着太阳穴,回过神来打量着四周光景。

    找了半天,等了半日,没有出路,没有消息。

    书生,没有回来。

    他时而悲伤,时而自嘲,始终不甘心就此罢休,艰难地平复下心情,低头发现胸前古钟染上泪水,散发着青绿荧光,恍若夜空中最亮的星。

    所谓送钟,即送终矣,没想是少年送书生。

    洛叶长叹,问题来了,这绝地该如何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