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小骷髅要长肉 > 第28章 暴雨梨花刀
    谢昭突然意识到原来个诡异的木偶人原来是一个梨花精?

    听云毕竟活了上百年了,论起灵力和功法自然是更高一筹,但是这个黑影怪颇有本事,它在雾气中的速度明显更快,随时隐藏自己,并且迅速地释出飞刀!

    晃神之间,谢昭不由得想,这难道就是比暴雨梨花针,更胜一筹的暴雨梨花刀?

    黑影怪明显是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片片梨花犹如飞刀一样,不断汇聚缩小将他们三个人逐渐包围起来!

    飞旋着的梨花聚合成了强大的漩涡直冲云霄……

    地面隐隐出现了一个五角星的闪动着金光的线条!是生杀阵!一个小小的梨花树怎么会这个阵法?

    百年不到,化而为灵!并且学成了如此厉害的阵法,虽然只学了三成,灵力也无法支撑更高的杀阵,但是力量也不容小觑!

    “生杀阵!谢昭,你把我坑惨了!我要是死了,你不把千临照顾好,我做怨灵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谢昭看到听云突然一脸悲愤地回头看自己,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原来她的隐身术已经消失了!她抬起头,果然沈言蹊也在阵法中了然而又不争气地看着自己!

    虽然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谢昭也能感觉到沈言蹊额角突突跳动的青筋,眼下的小红痣也在不自觉的抽动!

    “沈言蹊,你别急哈,我马上就来救你,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和听云出来的!”

    话音刚落,阵法里面就传出了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姐姐救我!我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救了我之后,我可以以身相许……”

    噗!神经病!

    “何为生杀阵?”

    【等等……我查查……生杀阵……哒哒哒哒……】

    “你以前不是……滋滋滋吗?现在怎么哒哒哒了,你在上网敲键盘吗?”

    【额……生杀阵!在原著中是三千年前,一个已经飞升的机械制作老祖发明的!这个阵法就是为了自己制作的傀儡木偶制作的,唯一不同的是,这位老祖靠的是自己的意念操控木偶!】

    “有什么破解办法吗?”

    在阵法中,听云和那个小少年灵力被压的所剩无几,沈言蹊更是一个没有灵力加持的人,再加上这个黑影怪还有飞刀外挂,才一会功夫几个人都挂彩了!

    【破解法:1.可用火攻,找到生门之后,幽冥之火可以从它最薄弱的地方破解!

    2.等里面的生灵都死了,没了灵气的吸引,自己就会破了!】

    “第二个不是废话吗?直接选第一个快点兑换技能啊!”

    【你以为我是心想事成系统?你要啥有啥?对不起,我没有这个技能……】

    噗!要你何用?

    “梨裳!不要再害人了!”一个熟悉而又苍老的声音从谢昭的背后传来,谢昭回过头,看到一个行动迟缓,身影略微佝偻,但是步履坚韧的人,缓步而来!

    “温郎!你来了!你终于来看我了!你终于肯来看我了,你好狠的心!好狠的心啊……”黑影怪不知何时已经飞到了阵前,没有头颅的木偶发出温柔而又慢慢凄厉的声音,诡异而渗人!

    竟然是个女梨花精?这又是什么爱恨情仇?

    “梨裳,该放手了!我快要死了,这一切应该结束了!”

    “不!你不是温郎,我的温郎是一个温柔而又俊美的翩翩公子,不是你!你是谁?”

    “我只是一个凡人,一个会生老病死的凡人,我们本就不可能在一起,为何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样偏执?”

    忽而风起,狂风卷动着落叶和残石,吹的人睁不开眼,谢昭步履不稳,只能蹲在地上,而温田卿只能强忍着不适,从怀里慢慢掏出了一个发簪。

    “梨裳!你还记得这个发簪吗?”

    三十年前,梨树还是一棵幼苗,他本来是温田卿养在制造坊的一株平平无奇的梨树,最大的功能大概就是每逢春夏时节,可以给劳累了一天的人带去阴凉和一抹清甜的梨子!

    某一天,有一个穿着黑色衣服额路过檐下,当时已经探出墙外的枝头,梨花开的正盛,微风过处,抖落的花瓣飘到了黑色衣服的人身上,他步履一顿,抬头望了望,忽然展颜一笑,面色惨白,眉间一道红色的血痕平添了几分邪性,他抚了抚梨树枝,血红色的灵光顺着枝头侵入,迅速在整个树脉中游走,归入树根,恍惚间它好像可以听懂街道上来来往往的声音了!

    就像此时,黑色衣服的人,摘了一朵梨花,嗅了嗅,轻声说:“你这可爱!怪不得她这么喜欢梨花!”

    后来黑色衣服的人在众多人的追杀下,逃跑了,而它一直懵懵懂懂地生长着……

    慢慢地有了一个喜欢穿着灰扑扑衣衫的人,每天抱着一堆木头在树下摆弄着自己的东西,一坐就是一天,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在漫长的岁月里,一直有一个人陪伴着它却不自知!

    直到有一天,制造坊突然没有人了,房屋被人推翻,机械被人破坏,一切都变了……

    有人提着渗人的斧头砍在了它的脚上,那个时候,它只觉得疼,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受!

    它好奇每日都会坐在树下做东西,神仙一样的公子为何今日迟迟未来,可是他不能说话也无人可问!

    彼时,温田卿刚刚收过牢狱之灾,身心俱疲,路过制造坊,正好看到有人在奋力地砍着自己亲手种下的梨树,不仅悲从心中起,一念起!

    温田卿拦住了砍伐的人,不顾众人疑惑的神情,一个人闷头挖了半天,然后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把树扛走了,一个人拖着一棵树,走街过巷,从此世人都传温田卿温大人疯了!

    后来这棵梨树就种在了后院,本来只有这一棵梨树,后来突然温田卿又带了一棵丑丑的,傻傻的香樟树,和它争夺养分不说,有的时候,先生都不坐在它的枝叶下了!

    关键和香樟树说话,它也没有反应,它只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树了!

    有气也没出撒……

    但是每年梨花盛开的时候,先生待在她身边的时间最长,她欢心地想着,如果能够永远开花就好了,这样就能留住先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