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小骷髅要长肉 > 第二十一章:玩具制造师
    谢昭跟在沈言蹊身后,突然不由得悲从心中来,自古以来那个女配有好下场的?

    看来她要快速的帮助沈言蹊完成事业,然后成功功成身退,只有这样才能躲避他带来的麻烦!

    沈言蹊不知道谢昭心中所想,但是他感觉到这个小骷髅突然有点不对劲!平时每一次都要和他抢着走路,幼稚的要死,现在却悄悄的跟在他身后,不知道心里又在打什么注意!

    谢昭越想越悲愤,她为什么会突然穿书啊?这不科学啊?按照传统的穿书套路她应该是不小心翻阅了一本书,然后觉得不好看,一直吐槽作者被作者诅咒穿越了?或者无意间翻阅了一本书,看到结尾只觉得心里意难平,想要穿越改变结局,她来着是干什么的?

    【其实,你刚才的描述有一点错误?】

    “什么错误?麻烦一次性说清楚,能不能别天天我不问,你就不说?我发现你这个小东西坏的很!”

    【沈言蹊确实是书中的人物,但是沈言蹊并不是男主?他严格意义上说是一个推动故事发展的角色!】

    “什么意思?”

    【这是沈言蹊的命途,本系统无权告诉你!】

    谢昭差点跳起来,她不敢置信地看了看走在前面的沈言蹊,好好的小可怜,变成了一个神秘人!

    “我说你怎么这么麻烦?你就不能直接把书中的剧情告诉我?男女主是谁?有必要一直掉我的胃口?你怎么比作者还会卖弄玄虚?我们俩到底是不是一条船上的人?”

    小狗崽心虚地趴了下去,毛茸茸地小狗爪捂住了自己的脸,不敢看谢昭。

    【我们现在触发的任务太少了,无法解锁剧情!你还是一点一点自己探索吧,这样才有正真穿越的感觉!】

    我可真谢谢你啊,我宁愿不要这穿越!

    听云不愿意随着他们到处走走停停,它生在山林深处,长在山林深处,不爱热闹,不喜奔波!

    早就变成一株小绿藤环在了小骷髅的手腕上!

    沈言蹊带着谢昭越走越偏僻,谢昭一头雾水,沈言蹊到底来这里干什么的?

    “谢昭!走快一点!”沈言蹊停下来等了等发呆地谢昭,然后转身停在了一个小小的,看起来有点破旧的小木门,木门上有一个灰扑扑不甚显眼的小牌匾,龙凤飞舞地写旁门左道?

    旁门左道!谢昭再三确认,确实是旁门左道?为什么会有人挂着这样不太好的成语作为牌匾!真是奇哉!这古代牌匾一般不是昭示着人的高贵品质就是象征着人的特殊身份,或者是反映自己的行业,这块门匾是何意呢?

    谢昭跟随沈言蹊走了进去,这里面有一个别有洞天的院子,院落不大,却干净利落,充满生机;正面一间穿堂瓦房,左右挺立着两棵挺立的香樟树,正值夏天,枝叶婆娑;一只大黄狗威风凛凛地盯着生人,反而是院落里的人,一进门立刻抬头看了看他们,然后又默不作声地低下了头,摆弄着手里的工具!

    踏进院落里才发现地面并不是像眼睛看到的那么洁白干净,而是像铺了一层细细的木屑!谢昭看了看沈言蹊,一向乖张洁癖的他,眉头也没有皱一下,而是轻快的走了进去!

    一路上没有阻拦,沈言蹊直接来到正厅,有一个六七十岁模样的老人家,正端坐在正堂椅子上,喝着茶!

    “你来了!”

    “温老先生,在下沈言蹊,有礼了!”

    温老先生摆了摆手,示意不必多礼,让她们坐下,然后唤了一声,一个半大的孩子步履匆匆地赶来,恭恭敬敬地给她们上了茶。谢昭坐在沈言蹊旁边,看着茶水却不能动!

    她感觉这位温老先生似乎一直在有意无意地看着她!

    “这位是?”

    “啊!这是我的贴身小厮?”沈言蹊恍然大悟地和温老先生介绍,却只是随口一答没有过多去解释!

    温老先生摆弄着手里的茶具笑了笑,捋了捋自己的胡子说:“我看这位姑娘可不简单啊!不像是常人,我老爷子也不是什么老眼昏花的人!”

    小骷髅都能看出来是一个姑娘,看来确实不简单!

    谢昭被这个老人如炬的目光吓的大气不敢喘一个,尽量降低存在感,这时候就应该见机行事,能不说话就不说话,难题还是抛给沈言蹊算了!

    沈言蹊看了看谢昭,对温老先生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气氛冥冥中有一点尴尬在蔓延开来,还是温老先生摆了摆手!

    “罢了罢了!你来我这里干什么?我这可不是什么好找的地方,一般人也不敢来!”

    “久闻温老先生大名,不胜仰慕,希望可以得到温老先生的指点!!”

    温老先生闻言本来脸上带着的笑容,瞬间敛了去!脸上带着凝重的表情,深邃的眼神带着探究,紧紧的盯着沈言蹊!

    沈言蹊挺直腰板,直视温老先生的目光,毫不避讳他的打量!

    “你想做我的徒弟?你觉得你有什么本领能让我收你为徒?”

    谢昭被这个看着温和的老人突然的发难吓了一跳,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她偷偷发了一个呆,就变成眼前这幅一触即发,水火不容的场面了?

    沈言蹊倒是没有被吓到,温老先生脾气古怪,性格不好的名声大家都知道,但是他确是很擅长机械制造!而自己的木雕只是空有其表,没有任何的使用价值!也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杀人武器!

    “我喜欢制造!从小就喜欢!”谢昭都没有看见过沈言蹊这么有神采的目光!那是一种名为热爱所带来的狂热!

    好家伙,等看到沈言蹊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奇奇怪怪,看起来精致又有点木讷的鸟一样的木雕时,谢昭惊呆了!怪不得这几天天天在院子里翻腾他的破木头,手都受伤还没有好,也不安分!

    这个木雕鸟,看起来挺小,大概只有沈言蹊的巴掌大小,莫名让谢昭想到了现代,路边总会有买一些可以自推着跑,还能够发出哒哒叫声的小孩玩具!

    难道沈言蹊想做一个儿童玩具制造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