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小骷髅要长肉 > 第六章:富贵险中求
    谢昭望着眼前一片祥和的村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心情一片大好,历时两天的奔波,终于结束了!往事不堪回首,还好骷髅架子还没有散。

    【根据系统感应模式,沈言蹊就在前面,宿主自行办法留在他身边。】

    谢昭舒展的骨头还没有伸直,瞬间僵硬,就在他身边,就这副鬼样子,怕是一见面她人就没了吧!

    “我们必须想一个计划!”

    看到有人陆陆续续出来之后,谢昭鬼鬼祟祟的跑到草丛里躲起来,但是发现草丛太小,藏不住自己。

    而此时恰好有一个人正步履匆匆迎面往这边走来……

    【跳河里!】

    多多看着谢昭前面深不见底的河流,水势不算湍急,悠悠荡荡,流向远方,是一个很好的藏身之处!

    谢昭一阵哀嚎,匍匐在地上,简直想以头抢地:“我不会游泳啊!”

    【憨批!你个小骷髅,不会游泳又不会淹死!快点跳!】

    谢昭想想也是,怎么总把自己现在是小骷髅的事情忘了!随手蓐下一把草,挡在自己面前,悄悄迅速的向河边移动。

    【来了来了,跳!】

    谢昭扔掉手里的小草,兜起破烂的小帽子,噗通跳了下去,破烂的黑色斗篷在水面上飘了起来……

    几秒钟后,谢昭一脸呆滞的随着水流起起伏伏,她既没掉下去,也没有露出头,骨头间的缝隙稀里哗啦的流着水……

    这不科学啊!

    田河路过小河边,听到像是有什么东西掉下去的声音,伸头看了看,只有一个破布飘在水面上,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沈小兄弟还等着他找人开盖新房子呢!

    想到这里田河又加紧了步伐!

    等田河走了之后,谢昭松了一口气,然后突然发现,她上不去了!

    小骷髅手扒拉了半天,只有流水带着她慢慢往前,下面踩不到实地,上面露不出头……

    半个时辰之后,一个湿漉漉的小骷髅探头探脑,手脚并用的爬了上岸,这场景就像是在看恐怖片一样。

    “可累死我了,我说你这个小系统,还会一些什么?你怎这么没用?”

    【是宿主没用,宿主找到沈言蹊,早点帮助小可怜就可以解锁各种技能了,上天入地不是梦!】

    谢昭不为所动,这几天被这个傻傻的小系统忽悠的太多了。

    “是分分钟上天堂,下地狱吗?”

    【本系统无话可说,请宿主尽快找到小可怜,不然五雷轰顶中……】

    谢昭蹲在水边,把刚才在水里捞上来了的破烂小斗篷,洗了洗,揉了揉,重新穿上。

    很好!又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小骷髅了!

    抬头看了看已经升至半空中的太阳,时间过得可真快啊!蹙起眉头,忧郁的眼神看着前方,正所谓福贵险中求,沈言蹊被吓死了,你别怪我了!

    穿过田间小路上,有一家正在冒着袅袅炊烟,谢昭突然想到自己已经两天没吃饭了,突然好想吃啊……

    想念老妈十年如一日的烂厨艺,烤得发焦的黑面包,煲得干糊的稀米粥……

    【这不会吃死人吗?】多多怀疑宿主脑子出现问题了,这玩意都想念!

    谢昭拉着脸,撇起嘴,一脸难过的说:“你个没有感情的人工系统,懂什么?”

    谢昭没有注意到识海里的小狗崽,本来精神抖擞,突然萎靡了下去。

    【没有感情吗……可能吧!】

    谢昭裹紧小破斗篷,踮起脚,扒拉在窗口偷看里面在做什么好吃的,可惜隔着窗纱她看不清,闻不出,也吃不到。

    隐约看见有一个女人在里面忙忙碌碌的走动。

    【别看了,沈言蹊就在里面,想办法和他搞好关系!】

    “你确定?”谢昭慢慢蹲了下来,确定地面的小杂草可以掩盖她的身体,才放松了下来。

    【不要质疑本系统的能力,就在里面!】

    脚下的小嫩草被踩的东倒西歪,长风一吹,沙沙作响,还有不听话的长草直接穿过空洞胸腔,悠悠的晃动着,谢昭气呼呼的把它蓐断,插在头顶上,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必须带点绿……

    过了一会儿,前院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一个憨厚的声音响起。

    “沈小兄弟,找到人了,下午就可建了,不过这修缮起来可能需要不少天!”

    毕竟前院倒塌的厉害!

    谢昭把耳朵悄悄贴在墙上,听到了一个年轻温润的声音:“谢谢田大哥了,小弟以后在这都要多仰仗你照顾了!”

    “好说好说!”

    谢昭拧着眉头,若有所思,头顶上的小绿草随风招摇着……

    喃喃自语道:“这声音,听起来也太像个斯文败类了,不像个正经的好人!”

    沈言蹊丝毫不知道就因为自己的声音,已经被人冠上了斯文败类的属性,他本来打算去村里找颇有声望的村长,在村子里找一间没有人住的房屋暂且住一段时间,等到新房子建好好,在搬进去!

    但是田河知道后,非常热情地说,这是包在他身上了,一大早就去找村长帮他寻找住处,顺便雇一些工人帮忙建房子!

    沈言蹊只觉得心里说不出来的暖意在流动,一个才认识一天就对他这么好的人,完全不是那个主家给冷冰冰的感觉,如此一对比,就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好。

    只是他忘记了自己体质……

    直到田河回来告诉他一切都处理好了,马上带他出去另一处暂且休息的时候,他突然注意到田河走路有一点不对劲。

    “田大哥,你的腿怎么了?”

    田河一看自己的腿,也有困惑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没事没事,就是今天走路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用是摔跤,走一路摔一路,这人呀要是倒霉了,喝凉水都能噎着!”

    “咳咳……”沈言蹊面色惨白,忍不住咳了起来,他怎么就忘记自己这霉运体质了呢,看来要快点搬走了!

    田河想要留沈言蹊吃完午饭再走,但是沈言蹊坚决要走,拗不过他,只能先带着他过去。

    闲置的房子距离田河家不算太远,出了门顺着大路一直走走一刻钟,拐过一个大的杨树,就是他接下来一段时间的住处了!

    听说,这个空闲的房子,原本是一个秀才家的房子,前几年秀才高中举人,一路考上了进士登科及第,平步青云,去年就把家里的人都接了过去享福了!

    顺便把房子的居住权交给了村长,村长也没有私用,一直就这么闲置了下去……

    如今正巧让沈言蹊这个外乡人捡了一个便宜,虽然说沈言蹊没住过这么简陋的房子,但是在一个小村里能找到这样一个干净舒适的房子也确实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