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卫道者 > 第二十一章 偶遇
    这个时候,堵卫道就像是深山老林中的一条毒蛇,穿梭之间,几乎没有任何的动静,只是不时地有轻微的“莎莎”声响起,身形极为的诡异而灵巧,更是富有强有力的爆发力。

    腾挪转移间,很容易就能跨过一个又一个的障碍。

    “真是好地方啊!”

    堵卫道忽然停了下来,伫立于一个山坡上,满脸兴奋的红光,身体缓缓转动,俯视着下方的情形,也在极目远眺,仿佛是发现了什么宝藏,忍不住赞叹了一声,意犹未尽地喃喃自语了下去。

    “啧啧...不错不错,河洑山真是一个大宝藏啊,正好可以用来训练那帮小崽子,这里有丰富的野生动植物,还有不少的渔业资源,完全足够那帮崽子自给自足,不需要花费多少银子,就能养活他们。

    若是放到后山,这片森林绝对是雇佣军的天堂,更是杀手集团的秘密基地的不二之选。

    这茂密的树林,这高矮不一的沟壑,还有穿插其中的溪流,不仅可以用于训练,都是最佳的天然训练器材啊,更可以设置各种陷阱。

    布置得当的话,完全可以挡住千军万马的敌人来袭,就算实力不济,挡不住,也可以隐匿于深山老林之中,全身而退。”

    透过茂密的树冠,通过太阳的位置,堵卫道看向了西面,那里有起伏不定的树林,那蜿蜒曲折,就好像存在着某种神秘的指引,那里有一条生路。

    堵卫道动了,身形很快消失于丛林中。

    高吾书院——

    踏踏的马蹄声中,堵卫道不急不慢的骑马而行,犹如漫步一般,不知道是山路难走的原因,还是兴致所至,堵卫道的速度很慢,不断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目光最后定格在前方的一个破败建筑。

    从建筑的整体布局,还有大致轮廓,依稀间,还是可以看出书院的模样。

    很快,骑马而行的堵卫道停了下来,翻身下马,看了看由于风雨侵蚀而变得模糊不清的高吾书院四个大字,转而来到了悬崖峭壁旁,登高而望,环视整座河洑山。

    在郁郁葱葱的树林间,一座座道观或寺庙若隐若现,点缀其中,耸立于河洑山的一座座山峰或山腰间,充满着神秘,让人不禁心驰神往和遐想,去一探究竟。

    然而,不管是寺庙,还是道观,都缺少一种香火气息,一片死寂。

    堵卫道知道,那些道观和寺庙早就荒废已久,恐怕里面已经是人去楼空,更不用说有什么香客了,自然也就没有了香火气息。

    忽然间,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引得堵卫道一阵警惕,本能地做出防御,霍得转身,更是有一柄匕首从袖中滑落,被堵卫道握在手中。

    “河洑山好久没有人到这里游玩了。”

    随着一声沧桑的叹息,一个满身都是补丁的道士出现在堵卫道的视线里,从残破不堪的高吾书院缓缓走出,手里拿着一直木棍,清理着身前的枯枝木叶。

    “道长——”

    堵卫道收起了匕首,攻击的架势转瞬即逝,摆出一副轻松随意的模样,呼唤一声,迈步走了,继而问道:“道长,敢问你是——”

    “呵呵...贫道杨易之,道号静虚,乃是太和观的观主,施主有礼了。”

    道士施施然走出了高吾书院,径直来到了山路上,浮尘轻摆,淡然地施了一礼,说不清的飘逸,尽管道袍残破不堪,不满了补丁,依旧有着仙风道骨的清新脱俗的气质。

    “道长有礼了。”

    堵卫道连忙回礼,出于一个杀手的本能,尽管对方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还是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并未完全放弃警惕,紧接着说道:“在下堵卫道,听说这河洑山乃是佛道的圣地,前来游玩,见识一下。”

    做完了自我介绍,堵卫道不失彬彬有礼,又问道:“道长,既然您是太和观的观主,怎么如此落魄啊?据晚辈所知,莫说是在湖广,就是全天下,在道教中,太和观的地位都是数得着的,并不比武当山弱多少。”

    说话间,堵卫道抬头看向太和的方向时,假装不经意地再次打量了一下杨易之。

    据堵卫道所知,但凡是行走于天下的僧侣道士,尤其是这种隐居于深山老林的道士,都是有着不凡的身手,否则的话,如何存活下去?

    “唉——”

    杨易之没来由地长叹一声,眸光幽幽地也看向了太和观的方向,紧接着,语含沧桑的说道:“太和观确实是盛极一时,没办法,随着大明的衰落,不仅仅是太和观,整个道教的处境犹如昨日黄花,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繁盛光景。

    偌大的太和观,现在也就只剩下我这个观主了。”

    “唉,都是兵灾闹得。”

    似有所感一般,堵卫道也跟着叹息一声,忍不住继续说道:“都不好过啊~”

    “是啊~都不好过。”

    眸光烁烁,杨易之附和了一声,随之收回了目光,看向了堵卫道,又说道:“不过,话说回来,相比于那些流落天下的难民,贫道的处境好多了,最起码有一个落脚之地,最起码还能够勉强度日。”

    感慨过后,随之又向堵卫道发出了邀请。

    “施主,如若不嫌弃太和观简陋,到观中一叙,如何?”

    “荣幸之至。”

    堵卫道没有拒绝,回答地相当简洁,更是见过了马匹,紧跟着杨易之,上山而去,交谈之间,依旧在打量着山道两侧,留意着每一处,并将其深深地烙印在脑海里。

    很快,两人来到了一个道观的门口,虽然和堵卫道想象的一样残破,但规模要远比高吾书院大得多,从那鳞次栉比的一间间房屋轮廓,足可见往日的盛况。

    看到到处都是断壁残垣,许多的房屋尽毁,堵卫道满脸的震惊之色,下意识的脚步一顿。

    似乎是看穿了堵卫道的心中所想,随之也停下来的杨易之,看着近乎于废墟的太和观,即便再如何的平静,也难掩那份复杂与落寞。

    “施主,不必吃惊,十三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次地龙翻身(地震),河洑山受灾极其严重,大半的太和观尽毁,道士死伤无数,也是从那时候起,太和观败落,整座河洑山也犹如一座死山,人烟稀少,没有了往日的繁景。”

    “前辈,你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了十三年?一直都待在这里?”堵卫道有一些难以相信,直直地看着杨易之。

    “也不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