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卫道者 > 第十九章 打群架
    “还有你们,想造反吗?一天不见,就反了天了不成?老子看你们就是欠揍,还没被我揍老实,等着,一会儿再好好收拾你们这帮小兔崽子。”

    像模像样的威胁一番过后,仿佛得到了莫大的满足,虎头脸上的张扬更盛了,小小的身体微微一顿,侧头看了一眼李越,张扬的笑了笑。

    “别以为大眼睛来了,你们就有了靠山?就有了反抗的资本?他要是敢多管闲事,小爷连他一起收拾了,哼~”

    人小鬼大的虎头脸色一变,青涩的面庞满是寒霜,忽然动了,对着大嘴的腿部就是狠狠一脚。

    “还有你,大嘴,还敢回来?小爷警告过你,如果再敢回来,老子就打断你的一条腿!八小爷的话当耳旁风了?”

    面对虎头的突然发难,悍然出手,一直都是胆战心惊的大嘴毫无准备,眼看着就要被踹翻在地,被人打断一条腿。

    这时,李越也动了,动作更加的迅猛而狠辣,精准的踢到虎头的腿弯处,力气虽然不大,却胜在巧妙,再加上虎头一只脚着地,还有有心算无心,瞬间被踹的腿部一软,径直跪了下去。

    紧接着,李越欺身而上,随之坐在了虎头的身上,就是一番王八拳,如雨点般落下,更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拳拳到肉,只打柔软之处,没有丝毫的留情,就像是在发泄往日的仇恨一般。

    毕竟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身体再好,到处也都是软肉,浑身都是痛点,眨眼间,虎头这个少年就遭到了重创,爬不起来,更无力还手。

    “王八羔子,我打死你,狗屁的虎头,小爷今天要将你打成猪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嚣张?

    让你狂~

    让你嚣张~

    让牛逼~”

    不得不说,即便年龄小,身体还未发育成熟,能够成为小乞丐王,虎头还是有着几分硬气,强忍着来自于身体上的痛楚,不辨方向地大吼道:“蠢货,还不上来帮忙?褚在那里要死啊?”

    不用李越招呼,强忍着那份胆怯,大嘴壮着胆子对着身后吆喝道:“兄弟们,要想以后不被这帮杂种欺负,就得把他们打怕,让他们知道咱们不是还欺负的,NND,和他们拼了,上!”

    这个时候,听到虎头的惨嚎,看到虎头那凄惨的模样,解气的同时,大嘴就好像得到了莫大的鼓舞,两只眼睛咕噜噜一转,紧接着大喊道:“只有表现好了,才能跟少爷混!只要不被打死,少爷就会收你们为小弟,要是逃跑的话,嘿嘿...下场你懂得,除非不想待在这常德城了。

    而且,现在也没有退路了,如果不把他们打服,收拾老实了,以后一样是秋后算账,日子将会更加的难过。”

    一瞬间,原本还有一些畏惧不前的小乞丐,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纷纷不要命了蜂拥而上,嗷嗷直叫,就像是壮着胆子,自己给自己打气。

    被打急眼了,顿时就不择手段起来,更是想起了李越交给他们的打架技巧,确切的来讲是打架理念,就是一个字,狠;两个字,拼命;三个字就是不要命。

    “哎呦~臭小子,打架就打架,干嘛咬人?”

    “我的耳朵,好疼~”

    “我的腿,疼~”

    “我的胳膊,快松嘴,属狗的吗?”

    全乱了,乱套了。

    一瞬间,破败的院子里乱成了一锅粥。

    以李越为首的小乞丐,不管是个头,还是体魄,都有着明显的劣势,正常的情况下,根本就打不过虎头一方,不管是单挑,还是群殴。

    然而,此刻他们却占了上方,有着相当可观的优势,还在不断延续着这种优势,越来越明显。

    力气虽不大,下手却很刁钻,更下了死口,打不过就咬,一点都不讲究。

    周围的那些小乞丐看得蒙了,更觉得身体冰凉,冷嗖嗖的,浑身发虚,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尤其是看到被咬得嗷嗷叫的虎头一方,就是不服软,硬气十足,还有被打得如何疼痛都不撒嘴的大嘴一方,如此阵势,少不更事的他们早就被吓坏了,本能地纷纷后退,远远避开了。

    院子一下子就空出来了。

    毕竟都是一群孩子,即便下手再如何的凶狠,即便再如何的硬气,也极其有限。

    “呜呜,不要打我了,放过我吧。”

    “呜呜,不要咬我了,我认输,以后都听你的,还不行吗?”

    “哇~妈妈....我想妈妈,不要再打我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很快,这场不是群殴的群殴进入了尾声,哭声一片,都出都是吃痛声,许多小乞丐都在哭爹喊娘,被那股狠劲打怕了,不断地抽噎和哀求,趴在了地上,幼小而干瘦的身体缩在一起,不再起来,也不敢再起来,只觉得浑身都痛得要命。

    “好了,都住手吧~”

    也是鼻青脸肿的李越就像是一个常胜将军,吆喝一声,阻止了众人,更是在哀嚎的小乞丐之间穿梭踱步,最后停在了虎头的身边。

    “喂,服了没?还打不打?”

    李越踢了踢早就变成了猪头的虎头,身体随着自己的动作跟着微微抽搐,就是一声不吭,抱着头,捂着肚子,直抽着冷气,躺在地上,很是硬气。

    “看来你还是不服啊,没有挨够。”

    作为得胜的一方,李越很是得意,已经忘记了身上的痛楚,看到虎头依旧没有动静,在那里强壮硬气,继而说道:“我倒要看看你骨头有多硬?还能撑多久?嘿嘿......”

    接着,李越不再犹豫,再次骑在了虎头的身上,瞄准了虎头本就乌青的面庞,又是一阵老拳,犹如雨点般落下,毫不留情。

    “我让你死撑,小爷让你变成真正的猪头。

    服不服?

    服不服?

    老子打到你服为止?

    我左勾拳;

    右勾拳;

    说错了,不是左勾拳,是右勾拳,还以为你破罐子破摔,不挡了呢?

    我打,

    我打,我打打。”

    看到李越的这股狠劲,下手毫不留情,尤其是那满是伤痕的脸上挂着肆意张扬的笑容,还有虎头都快被打得面目全非,已经翻白眼,吐白沫,就是一阵心肝乱颤,不忍直视。

    有一种打在自己脸上的感觉,那种油然而生的敬畏,愈发的强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