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卫道者 > 第十三章 以酒救人
    仿佛是听到了灭世魔音,一瞬间,堵卫道的冷汗直流,暗道怎么这么寸?但还是换上了阳光般的笑容,犹如狗腿子一般,向着门口迎了上去。

    “父亲,你什么时候来的啊?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时候,堵胤锡刚好出现在门口,一身的便服,但身上那股无形的气势,哪怕眉眼含笑,也给人一种厚重感,而做贼心虚的堵卫道,就愈发地忐忑不安了。

    “为父刚刚到。”

    堵胤锡回答的很淡然,甚至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目光扫过堵卫道,上下打量着,意味深长地说道:“不过,为父该听到的都听到了,卫儿,你倒是想得长远啊,连为父的将来都想好了,甚至连身后事都想到了。真是出息了。”

    堵胤锡的声音越来越冷,一只大手猛地放到了堵卫道的肩膀上,连连拍着的同时,还赞叹道:“不错,不错,你很不错,卫道,不愧是我堵卫道的儿子,那么关心我,为父真是欣慰呐~养了一个好儿子......”

    “父亲,父亲,都是误会,请听我解释,那些话都是无心之语,只是在开玩笑而已,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堵卫道的冷汗直流,父亲的每一个字都好像一柄重锤的重重一击,狠狠地击在他的心脏之上,就是不禁颤动,慌不择言的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连忙低头认错,没有再死鸭子嘴硬。

    “父亲,卫儿知错了。”

    堵胤锡依旧是淡淡一笑,脸上再次浮现出了那种轻松随意的模样,身形稍顿的他,继续往里走,而堵卫道紧随其后,乖巧地就像是一个三好学生。

    “刚刚在院子里听到,有人说,偷偷拿走老夫珍藏二十多年的陈年佳酿,武陵酒,乃是治病救人。”

    堵胤锡停在了桌子旁,目光在武陵酒上面打转,有一丝肉痛转瞬即逝,面色忽然冷了下来寒声道:“我倒是要看看,用这珍贵的武陵酒,是怎么个救人法?”

    似有所感一般,堵胤锡又看向了床上昏迷不醒的鼻涕娃,又扫视了一眼手忙脚乱的李越和大嘴,早就被场面的变化吓得手足无措,都快坚持不住了,若不是执念于救人。

    “哼~老夫平生最恨别人欺骗,尤其是打着治病救人的名头,却是谋夺个人的私利,这种人最是可恨,让人难以原谅。”

    什么平生最讨厌别人欺骗,明明就是不舍自己的佳酿,还说得那么冠冕堂皇,真是令人不齿,父亲也不行。

    堵卫道小小腹诽了一下,紧接着端正了态度,连忙走上前来,真诚地说道:“父亲,我真的是为了救这个小家伙,才拿的你的武陵酒。

    若不是真得万般无奈,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卫儿绝不敢动你的武陵酒。

    实在是,这孩子高烧不退,如果再不想法子降温,就算能够救回来,也会变成一个傻子,心有不忍之下,孩儿才擅作主张,强令福伯取出你的武陵酒。”

    “生病应该吃药,找大夫,哪有喝酒的?”

    堵胤锡微微蹙眉,终于有了一丝不满,就差说“拿人命当儿戏”的重话,但生性沉稳的他,还是想听听儿子的解释,确切的来讲,心中还存在着一丝希望,儿子并不是劣性不改。

    自己虽然那样说,却也只是一时的气话。

    “父亲,你误会了,这酒并不是用来喝的,而是给这孩子擦身子。”

    此话一出,别人还没觉得什么,堵胤锡的老脸扯动了一下,却也没说什么,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就好像是说,我不听你的解释,只要看结果。

    福伯的神色也不太好,只觉得堵卫道这是在胡闹,更是奢侈的浪费,窖藏那么久的武陵酒,现在市价最起码三十两,这还不一定买得到。

    这个时候,堵卫道已经恢复了冷静,再次变为了那个行事果断的雇佣军首领,没有解释,行胜于言,结果就是最好的解释。

    然而,堵卫道并未亲自动手,而是将满满一坛的武陵酒倒在了空盆里,端到了床沿上,看得堵胤锡一阵肉疼,福伯也是暗自可惜。

    “李越,把那些毛巾都拿掉,毛巾蘸上酒夜,反复在脖子、咯吱窝和大腿根擦拭。”

    “大嘴,你也一样,用酒夜,给你弟弟擦拭身体。”

    然而,李越和大嘴却呆立在当场,他们人虽小,却也听出了这坛酒的名贵,就这么用来擦拭身体,实在是极大的浪费,对于过惯了苦日子的他们而言,根本就不敢下手。

    哪怕堵卫道已经将酒倒在了盆里。

    三十两啊,那可是他们从未见过、也未想过的一大笔钱财。

    “快啊~还愣着干嘛?你们不想救鼻涕娃了啊?”

    看到两人一动不动,沉定自若的堵卫道开始有一些不耐烦,忍不住催促了一句。

    李越和大嘴还是有一些迟疑,拿着毛巾的双手都紧张地发抖。

    似乎是看出了他们的心中顾忌,心有不忍的堵胤锡神色缓和了一些,紧跟着鼓励道:“你们就按照卫道说得做吧,反正酒已经浪费了,现在也不能喝了。”

    说罢,堵胤锡看向了那盆武陵酒,酒底有着泥垢沉积,全都是擦洗鼻涕娃身体的残留物。

    堵胤锡的话就像是一颗定心丸,心弦紧绷的李越和大嘴,小脑袋点了点,当即就动了起来,七手八脚的按照堵卫道的指令行事。

    这一刻,哪怕是对堵卫道有着强烈的危机,正在浸湿毛巾的大嘴心里也满是感激,将其当作了救命恩人,以后必以命报恩。

    没有人询问堵卫道这样做的道理是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此刻,别看堵卫道一脸的平静,没有人比他还要紧张,没有人比他的心里还要清楚,物理降温法,最好的液体是百分之七十五的酒精。

    降温效果更好。

    而窖藏二十多年的武陵酒,度数最多也就是三四十度。

    “好难受,我好难受。

    热,我好热。

    水,我要喝水。”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所有人都等的有一些不耐烦之时,昏迷不醒的鼻涕娃忽然有了动静,含糊不清地说着梦呓,干裂的嘴唇微动。

    紧张不安而又满含期待的大嘴就站在床头,一看自己有了动静,有了醒转的迹象,再一听鼻涕娃那含糊不清的自语,顺势就要倒水。

    “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