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卫道者 > 第八章 事半功倍(求推荐,求收藏)
    李越的双眼迷离,茫然不解地看着堵卫道,紧接着,反应过来的他,更多的还是震撼和难以置信,张大了嘴巴,伸出一个手指,指着自己的鼻梁,觉得是那么的匪夷所思。

    这个身穿锦缎的大少爷,怎么会有这样不切实际的念头?

    自己这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人物,怎么可能成为那群小乞丐的首领?

    莫说是一群,就是一个,自己也打不过,又怎么可能收服那些小乞丐?

    “你做不到?”

    堵卫道紧盯着李越,始终都是漠然的他,眉梢有一丝笑意闪过,更是咄咄道:“我可是记得,某人刚才还说,只要收留他们,但凡是我交代的事情,哪怕是舍弃小命,也要完成,原来只是一句漂亮的空话。”

    说到最后,堵卫道的话里满是嘲弄之意,更像是一种激将法,同时直摇头,嘴里还发出轻微的咂舌声。

    “好,少爷,我这就去。”

    这一刻,李越的脸上满是坚毅,就像是慷慨赴死的壮士,毅然而决然,和他那稚嫩的面孔是那么的违和,一点都不像这个年龄应有的表现,更是咬着嘴唇,青涩的声音再次响起:“如果完不成任务,我就和那些小乞丐同归于尽。”

    说罢,倔强的李越就要离去,是那么的意气用事,却被堵卫道给叫住了。

    “等一下。”

    堵卫道的神色微缓,多了几分人情味,看着转过身来的李越,小小的脸上挂着毅然决然,原本坚如钢铁的心为之一软,淡然问道:“你不会就这样和那些小乞丐死拼吧?难道就这样去执行任务?”

    李越那干瘦的小脸满是迷茫,没有听懂堵卫道的意思。

    “小屁孩,你不会准备一个人就去和那些小乞丐正面约架吧?”

    堵卫道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使用简单明了的话语,追问之后,缓缓说道:“你不会觉得,你一个人就能打得过他们所有人吧?”

    李越摇了摇头,刚才的那种气势颓势坍塌了,哭丧着脸,有一些幽怨地看着堵卫道,那意思好像就是再说,如果我有那么厉害,就不会被他们欺负了。

    “不错,还有几分自知之明,没有被冲动冲昏头脑。”

    看着李越苦着一张脸,就像是霜打的茄子,堵卫道不失时机地赞赏了一句,尽管这句话是那么的突兀,李越也是不解其意,但还是再次问道:“既然这样,那你有没有什么方法对付那群小乞丐?”

    依旧是摇了摇头,李越身上的那种消极气息增加了几分。

    “小屁孩,教你一个办法,在面临一个强大的敌人之时,要想打败他,就需要寻找他的弱点,而非是正面硬钢。

    用老话来讲,就是趁他病,要他命。

    意气用事,只能坏事,也害了自己,没有一点的益处可言,还会牵连到自己的亲朋好友,跟着遭殃。

    不要忘了,你还有一个妹妹需要人照料,外人可替代不了。”

    李越的眼前一亮,干瘦的小脸弥漫着异样的光彩,听得出神了,就像是海绵吸水一般,汲取着养分,到了最后,明亮的神采又有着一丝暗淡。

    那份渴望,那份态度,很是让堵卫道满意,不禁暗暗点头,有了几分期许。

    “至于那群小乞丐,那就更好对付了,你可以选择各个击破,一一收服,步步蚕食,最后以几天前的那种狠劲,舍生忘死的也要要掉对方耳朵的气势,给予对方重创,必能成为他们的老大。”

    李越这一次的恍然不仅没有那么的强烈,反而还多了些许迷茫,疑惑不解地看着堵卫道。

    看我这脑子,怎么又把这一茬给忘了?

    一个小屁孩,还流落街头那么久,又怎么可能听得到成年人的对话?

    堵卫道轻抚额头,暗自自语,前世既是冷血杀手又是雇佣军首领的他,面对着李越那无辜的小脸,此时却硬不下心肠,略微整理了一下思绪,组织了一下语言,就对刚才的那番话重述了一遍。

    “简单来讲,你要想那群小乞丐听你的,要想尽快的完成任务,就要动脑子,先拉拢其中的弱小者,为他们出头,保护他们,让他们对你产生感激,甚至是忠心,从而站在你这一边。

    其次,发挥你前几天的那股狠劲儿,那种打架不要命的精神,与小乞丐中的刺头正面打架,拿出那股气势,要么对方死,要么你死,打败刺头的同时,也能唬住其他人。

    如此,方能事半功倍。

    至于那些摇摆不定的小乞丐,一看到你这种威势,不用你出手,只要招招手指头,他们就会听你的。”

    李越脸上的迷茫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犹如醍醐灌顶的豁然开朗,听到最后,整个人都激动了,可是,几乎是堵卫道的话音刚落,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原本兴奋的小脸顿时蔫了,是那么的落寞。

    “少爷,我不怕死,也敢和那些小乞丐斗,可是——”

    李越开口了,却是那么的唯唯诺诺,就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敢正视堵卫道的眼睛,憋了半天,才最终说道:“可是,就算不要命,就怕我也打不过他们。”

    “呵呵....”

    面对李越的未战先言败的表现,明显是长他人志气,又有着懦弱怕死之嫌,堵卫道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大笑了起来,笑得是那么的开心,是那么的满意。

    “少爷——”李越更加紧张了。

    堵卫道停止了大笑,也没有解释什么,只是不住地点头,眸光在李越那小小的身体上来回打量,最后定格在李越那有一些不自然的脸上,明显有一些手足无措,无所适从。

    “不错,你很不错,不紧张什么,更不用害怕什么,我是让你去夺取那群小乞丐的头领位置,成为他们的大哥,又不是让你去送死。”

    堵卫道的心情不错,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变得轻松起来,让李越如沐春风,忐忑紧张的一颗心也跟着微微放松,却依旧不敢正视堵卫道的眼睛。

    “看着我!”

    堵卫道忽然变得严厉起来,更是喝道:“我又不是老虎,又不会吃了你?就算真得要吃你,低头也改变不了什么。

    记住了,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从一个人的眼睛可以读取到很多的信息,或是畏惧,或是贪心,或是狡诈......

    在面对危险之时,尤其是生命危险,只有正视对方的眼神,才能找到对方的弱点,才有一丝求生的希望,否则的话,只能坐在那里等待,就像是待宰的羔羊。

    告诉我,你是羔羊吗?”

    说到最后,堵卫道的声音拔高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