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明卫道者 > 第四章 谋划
    感受着越来越强烈的杀意,堵正明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只是难以置信地拿手指着堵正明,一阵失神,这还是自己的那个堂弟吗?

    杀伐果决!

    比自己还狠辣。

    好重的戾气。

    杀人,跟杀个小鸡崽子似的,完全不将人命当一回事儿。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不能这样做。”

    堵正明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脸色微微泛白,就连说话都变得有一些不利索起来,心中早已翻起了惊天骇浪,一时没有了主意。

    看到堵正明坚决的模样,堵卫道忍不住暗自叹息,却也有自知之明,要想办成这件事情,绝非他一个人能够做到的,哪怕在前世有着杀手之王的名头。

    现在这副身体的素质远远比不上前世,一些暗杀技巧根本就使不出来。

    “嗯,要不这样,大哥。”

    看到堵卫道明显是放弃了那个可怕的想法,只是听听都觉得头皮发麻,堵正明微微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悬着一颗心看向堵卫道,等待后面的话。

    “既然张先壁那个老小子动不得,那杀几个百户应该总可以吧?”

    咳咳....

    堵正明一阵剧咳,憋得脸都红了,紧接着,黑着脸看堵卫道,却是半天说不出话来,也明白了堵卫道的意思。

    断其臂膀!

    作为一个守备,要想控制住整个城防营,十个百户无疑是最为关键的枢纽,如果死了好几个百户,折损那么多心腹的张先壁,对于城防营的控制力自然是大不如前。

    自然而然地,也就没有了与自己伯父对抗的资本。

    毕竟,像百户这样的军官,又不是战时,张先壁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去任用新的百户,想用谁就用谁。

    所以,堵正明很快领略到了堵卫道的意图,也是为什么没有再说什么,因为冷静下来的他,也心动了。

    杀张先壁不行,弄死几个百户却不是不可以,只要做的干净就行。

    再一想那些个百户的德行,平时的生活作风,还有那严重虚浮的体魄,堵正明愈发的心动了。

    “好,就这样办!”

    堵正明狠狠一咬牙,重重一点头,压低的声音有一些沉闷,木讷的神情中也闪现出一抹冰冷的杀意,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分外的决绝起来。

    “我这就去联络几个信得过的兄弟,将和张先壁关系好的百户全都废了。”

    “等一下,大哥。”

    堵卫道忽然叫住了抽身而起的堵正明,后者准备拎起食盒的动作为之一僵,扭头看了过来,面露征询之色,有一丝疑惑,都谈完了,还有什么事情?

    看着堵正明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模样,明显只是想要单纯的暴力解决问题,最多再加上非常粗糙的暗杀手段,就不禁直摇头,这个堂哥还真是——

    算了。

    堵卫道压下了一闪而过的念头,直视着堵正明那满含疑惑的目光,近乎于一字一顿地缓缓说道:“大哥,解决那几个人简单,却不能简单粗暴的刺杀,否则的话,后事处理起来很麻烦,很容易暴露事迹,最后只会适得其反,不仅帮不到父亲,还平添许多麻烦。”

    “呵呵...卫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堂哥我就是一个大老粗,身手还行,但要让我动脑子,绝非我所长。”

    堵正明一阵傻笑,有一些难为情地挠了挠头,紧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连忙追问道:“卫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主意,可以不着痕迹地解决掉那几个人?”

    “当然,不然的话,叫你到这里干什么?”

    堵卫道淡淡一笑,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紧接着,降低了声音,神情也变得极为认真起来,缓缓说出了计划,听得堵正明一愣一愣的,随即就是高兴不已,满脸的钦佩之色,直比大拇哥。

    “高高,实在是高,好,就这么办,如此一来,可谓是一举三得!”

    渐渐地,随着头脑冷静下来,堵正明的脸上已经为满满的欣慰之色所取代,随着一声长长的叹息,又夹杂了一丝怅然。

    “卫道,你真是有出息了,越来越好了,大伯和大娘要是看到你现在的变化,绝对比过年还高兴。”

    堵卫道只是笑了笑,没有接话,实在是觉得心里膈应的慌,不知道这是褒义词?还是贬义词?

    什么叫有出息了?

    我很没出息吗?

    什么叫变好了?

    难道我以前就很差吗?

    好吧,我就权当好话听吧~

    以后还有更加让你们惊讶、叫好的表现,等着吧。

    心思电转间,堵正明小小腹诽了一番,却也没有继续纠结,这个时候,堵正明留下一句话之后,提着食盒就往外走,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好啦,卫道,我先走了,三天之内,你想要的那些消息,我就可以全都给你弄来。”

    “好,大哥,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看着堵正明离去的背影,堵卫道也是一脸的轻松之色,随意地端起面前的酒杯,一仰而尽,然而,刚一喝到嘴里,就像是被蜜蜂蛰了一般,随即吐了出去。

    “这黄酒真没意思,跟刷锅水似的,什么常德府最好的酒楼,呸~”

    嘀咕了一下,随即甩袖而去,原本不错的心情蒙上了一缕阴霾。

    虽然前世是一个雇佣军头头,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一个真正的职业军人,作为一个铁血男人,自然对烈酒情有独钟,尤其是华夏的老白干、闷倒驴。

    酒夜流过喉咙所带来的那种辛辣感,最后停留在小腹处,就像是升腾起一团火,暖洋洋的,还有身心的全然放松,那种感觉让人迷醉。

    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堵卫道有一些意兴阑珊,就那么漫无目的地浏览着这个陌生的世界,这是堵卫道第一次真正地探查常德府这个古老城池。

    看着到处都是流落街头的难民,境地极为凄惨,在这个残酷的世界垂死挣扎,或是卖儿卖女,或是沿街乞讨,不断向过往的行人跪拜,堵卫道却是极为的平静。

    作为一名雇佣军,经年累月流转于混乱之地,堵卫道见惯了太多太多生死场面,甚至见过比这还要凄惨的场面,

    不是堵卫道冷漠,也不是他无情,而是他深深地知道,同情也好,可怜也罢,并不能解决问题,也改变不了什么,大势如此,这个世界如此,绝非一人之力能够改变。

    所以,堵卫道麻木了,也懒得伸出援助之手,能救一人,却无法拯救所有人,更无法拯救这个世界,还不如老老实实地独善其身来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