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大禹镇魔司 > 第18章 公平的交易
    荆棘不知道天妖是什么等级的存在,但他看着灰煞的体型,感觉一脚就能碾死他体内十米长的青硝古蜥,绝对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灰煞大人,在下身份实力都很低微,您找我过来有什么事情?”

    荆棘已经迅速冷静下来,他脑子很快,对话时已经开始思索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思考同时,他尽量放缓自己的语速,表现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他只是在借机拖延时间,让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目前的情况和灰煞的目的。

    一个大佬没有那么无聊,无缘无故找一个刚刚入门的弟子喝茶聊天。

    除非这个弟子很特殊,有可以吸引天妖,或者说是帮助天妖的东西,比如他的身上天书-妖字卷。

    如果灰煞想要得到妖书,正确的选择应该是直接杀死自己,抢夺妖书,但对方没有这么做。

    要么是做不到,要么,就是妖书并不是它真正的目的。

    所以荆棘确定,灰煞绝对是有事情找自己帮忙,而且最终的目的可能不是那么的单纯。

    荆棘的思路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他现在没有反抗灰煞的能力,唯一能做的就是表现出卑微,揣着明白,装糊涂。

    灰煞缓缓低下身子,将头靠近荆棘,荆棘这才发现,对方的一颗牙齿,都比他高个两三倍的样子。

    它盯着荆棘看了一会,荆棘感觉对方的目光似乎穿透了他的身体,细细打量。

    灰煞的眼神从最开始的不确定,到肯定,再到最后的一丝原始的贪婪,都没有逃过荆棘的目光。

    虽然灰煞是天妖,但要说隐藏面部表情,眼神情绪,没有任何种族可以比人类做的更好。

    “你很有天赋,小子,我很看好你,入宗之后好好修炼,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找我帮忙。”

    看好?帮忙?呵呵!

    虽然心里已经把灰煞鄙视到极致,不过荆棘还是自然地露出一副惊喜的表情。

    “真的吗?天妖前辈?”

    灰煞盯着荆棘,突然抖动了一下自己的毛发,收回了自己刚才的那副和蔼可亲的样子,露出了凶狠的眼神。

    “隐藏了对我的敌意么?伪装得还不错,表里不一确实是人类常有的表现。

    很敏锐的小家伙!不过想来也是,能够拥有天书的人,向来都是惊才绝艳之辈。”

    荆棘的瞳孔缩了缩,他极力平复自己的紧张。

    灰煞的话已经很明白,自己的伪装暴露了,但他不知道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

    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语言,动作,似乎并没有什么缺陷,如果问题不是出在自己身上,那就是在对手的身上了。

    灰煞作为天妖,或许拥有类似鉴别谎言,又或者感知对错的能力?

    荆棘稍稍留了个心眼,声音也重归平静。

    “灰煞大人,我们还是不要互相打哑谜了,可以告诉我,你把我带到这里的目的么?”

    “目的?你不是很聪明么,可以猜一猜啊,猜中了我就不杀你。”

    荆棘虽然大概率确定灰煞在虚张声势,但这种情况,他不敢赌。

    “好啊,那就让我猜猜,您是想得到妖之书?不对,就算是天妖也不敢轻易的尝试融合天书。

    这么说来,灰煞大人的目的应该不是想在这个地方杀了我,既然不杀我又找我,那就是想要寻求妖书的帮助了。”

    荆棘故意说是妖书的帮助,而不是他的帮助,为的就是让灰煞心里舒服一些。

    荆棘一直相信,一个生物的骄傲是会随着实力而增加的。

    灰煞是天妖,一个天妖要让一个人类帮助,这听起来很无法接受,但如果是天妖需求天书的帮助,这听起来就舒服多了,语言艺术。

    听到荆棘这么说以后,灰煞的微微昂头,从心理学上来说,这是一种满意的表情,于是荆棘继续说下去。

    “在日月宗界碑上,我记得有关于月照狮子的记载,是乾坤尊者创宗之时,在乾坤山击败的天妖。

    我虽然还不知道天妖具体是什么等级,但想来天妖应该是比较高品的妖怪,那么强大的妖怪,应该很不甘心被困在这里当界灵吧?

    所以,灰煞大人,你的目的,是想要让我帮助你离开这个地方吗?”

    荆棘说完这些话之后,心里的紧张感却逐渐平息下来,因为他觉得自己的思路很正确。

    这看似是一步险棋,实际是险中求稳,只要灰煞有所求,那就一定不会威胁到他的生命。

    果然,在荆棘说完之后,灰煞沉默了许久。

    他没有回答荆棘,只是让原本巨大的身体缩小,一直缩小到依然拥有两米肩高的白狮形态才停下,不过对于荆棘来说,还是很大。

    没有说话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荆棘所推测的事情,全部都是正确的。

    灰煞缓缓走向荆棘,靠近之后,荆棘才看见灰煞的四肢上,都有着透明质地的锁链。

    看到这里,他总算是放下了一些心,至少眼前的天妖并不是那种可以无所顾忌的怪物。

    而且,所谓的界灵,看起来根本不是灵兽,而是一个乾坤尊者被囚禁在这里的妖怪,天妖。

    “我曾经也遇到过一个拥有天书的人,那是一段非常痛苦的过往,小子,你让我想起了很多不好的回忆。”

    听到灰煞的话,荆棘立刻给出了回应。

    “但我的到来,也给了你希望,不是么?脱离这片苦海的希望。”

    灰煞再度沉默,似乎是在思索荆棘话语的真实性。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除了双方巨大的武力差距,在语言和交涉中,灰煞已经落入下风了,

    它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荆棘引导,这一点,连它自己都没有发觉。

    生物的智慧随着生命的历程,会越来越丰富,但前提是一个生物经历了生命的历程。

    而一个困在这里1700年的怪物,它曾经的生命历程产生的大部分智慧,都在长久的囚禁中被磨灭了。

    “你想要得到什么?”

    荆棘微微站定,这一瞬间,曾经业界一哥的气势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他直视灰煞的双眼,将双手弹开。

    “我需要一场公平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