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生小说 > 清穿之福晋一心想失宠 > 115,没沉得住气,还是故意为之
    “那可不一定,大哥的爱骑毕竟是训练过的,缺了野性。而三哥的这匹马还为驯化,性子野着呢!谁输谁赢还两说呢!”

    五爷看了一眼赛场上拼命奔跑的几匹马,

    这些主子爷们,都是满人,所以对马比对自己的女人还了解。

    五爷这么说,那也是看出来了些什么。

    不过乌林珠两世都不曾接触过马这种动物,因此她也看不出来,那匹马能赢,那匹马赢不了。

    那匹马有野性,那匹马没有。

    她就像个门外汉一样。傻傻的使劲盯着马场看。

    “左边那匹红色鬃毛的是直贝勒的马,右边第二个黑色鬃毛的是诚贝勒的马。”

    就在乌林珠准备放弃,将目光放到眼前的点心上的时候。

    四爷却淡淡的出声了。

    他这一解释,到让乌林珠吃惊不已。

    四爷什么时候会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了。他向来都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的。

    “那爷是觉得直贝勒能赢,还是诚贝勒能赢呢?”

    既然四爷都开口解释了。那么乌林珠自然也不会装哑巴。

    可是就在乌林珠期盼的看着四爷开口的时候,四爷却直接扭头看向马场,给乌林珠一个留着长辫子的后脑勺。

    “......”乌林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在吐出来。

    她真的真的很想一巴掌,呼在四爷的后脑门上,这人实在是太气人了,话说完能死啊!

    说一半留一半,真以为她是神仙,什么都能猜出来。

    此时的乌林珠哪还有功夫去看什么赛马,她一双眼睛都快粘在了四爷的后脑勺上了。

    “赢了赢了。”

    不知是谁大喊一声,乌林珠终于将目光从四爷的身上转移到了马场上。

    比赛的马匹此时虽然还在奔跑,可是却比之前跑的慢了不少,而最前面的那匹棕红色鬃毛的马,应该就是第一名吧!

    本来被人议论的直贝勒和诚贝勒的两匹马都没有赢,赢得却是一匹不起眼的马。怕直贝勒和诚贝勒的脸色都挂不住了吧!

    只不过乌林珠疑惑,这匹突然争了第一的黑马是谁的。

    乌林珠这么想着,便将目光放在了在场的所有阿哥身上。

    太子依旧是以前那副笑脸,反正乌林珠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他有其他的表情。

    而直贝勒脸色确实不好,说直接点,那就是强颜欢笑。

    至于诚贝勒,也只是无所谓的耸耸肩,显然这场比赛对他来说就是玩,输赢没有关系。

    再来就是乌林珠身边的四爷,算了,提起四爷,乌林珠都不想说,四爷这种闷葫芦,也不可能赢就算能赢,怕也不愿意出头吧!所以不看也罢。

    剩下的五爷,七爷,眼里到是有些微微的不甘心,毕竟年轻,在输赢这件事上,还是看的很在意的。

    八爷,九爷,十爷年纪都小,和这些年长的哥哥们赛马,也就投一个趣儿,输赢没关系。因此,此时的他们,只是看着赛场可惜的摇摇头。

    这一圈下来,乌林珠竟然没有发现一个赢了开心的人,要说高兴,那就只有太子爷了。

    所以这匹突然窜出来的黑马是太子爷的?

    就在乌林珠胡思乱想揣度之时,九爷的声音猛地在乌林珠耳边炸响。

    “原来深藏不露的是四哥啊!四哥是怎么训练彪悍的。教教弟弟呗!”

    乌林珠僵硬着脖子,动作缓慢的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她没有听错吧!赢得那匹马是四爷的。是这个半天蹦不出一句话的男人的。

    这个答案可是一早就被乌林珠排除在外的。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四爷会争第一。

    “回去牵着你的马,在这校场跑上十天时间,自然能跑的过彪悍了。”

    四爷并没有因为他的马赢了,而露出高兴的任何表情,就跟他和这匹马没有一点关系似的。

    “四哥惯会说笑,弟弟可没有那个耐心。”

    九爷撩起袍子坐下,全然不将四爷的话放在心里。整天骑在马上,还一骑就是十天,马能受的住,他可受不住啊。

    “我没说笑,彪悍就是这么来的。”

    四爷微微抬起头,一本正经的说到。

    想要出色,怎么能不付出努力,马如此,人亦是如此。

    “四哥这是与我说真的?”

    九阿哥愣住了,他就说,四哥什么时候会开玩笑了,原来一切都是真的。

    此时的九阿哥并没有过多的心思,只是为彪悍感到悲哀,遇到这么一个不懂享受的死脑筋,也算是它命大。

    “老九啊!你是知道,你四哥从来不说谎话的。”

    太子爷适时的打断两人之间的对话,面上看似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可是一道冷芒猛的划过太子的眼睛深处,让脑筋还没转过弯的乌林珠不由得沉下了眼睑。

    乌林珠不知道四爷这次是没沉得住气,还是故意而为之。

    他这么做,不是清楚的告诉众人,他心底隐隐的想法吗?这么做,对他并没有好处。

    四爷没有那么蠢,那么他这是何意呢!

    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太子爷,之前让他将陈氏接过来而心生不满,从而故意而为之!

    乌林珠糊涂了,她不明白四爷的想法,但是她知道,太子此时的想法。

    怕是已经开始防着四爷了,也不是说现在开始防着,防备应该在他用四爷的时候已经有了,而现在则是将四爷看做有竞争的敌人了吧!

    “只是一场小比赛而已,彪悍也只不过是侥幸赢了,不值一提。”

    四爷端起酒杯,朝着众人敬了一杯酒。

    而其他人见四爷都这么说了,也都不在揪着这件事不放。喝酒的喝酒,谈话的谈话,赛场上又换了一批马!

    就这样,众人将之前四爷的马赢了这件事便抛诸脑后。

    之后赛马众人都看的津津有味,但是乌林珠知道,怕是没一个人能真的看进去吧!

    在这太阳底下坐了两个来时辰,众人也都受不了,毕竟都是一些养尊处优惯了的。

    因此又一场赛马结束,太子宣布散场,诸位阿哥们也都起身行礼。

    随后有女眷的则跟着女眷一块回去,没有的比如八爷九爷十爷,三个单身少年则走在一起组队回去。

    在回景和园的路上,四爷走在前面,乌林珠带着二格格走在后面,二格格在去了没多久就睡着了,这个时候还没有醒来,因此由小圆抱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