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斗罗之终焉龙神 > 刺鼻
    他本来只想好好的活下去,但是既然有人要杀他,那么他也不会任人宰割。

    千道流来找他,他说了是受神的使命来的,也就是说神要抓他,那么当年的事情一定跟神有关。

    “其他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了,只不过现在,你还没有完全觉醒你自己的力量,所以赶快修炼吧!我相信那一天终将会到来的!”帝天淡淡说道。

    陈轩朝着帝天行了一个礼,虽然他知道,帝天救他只是了为了龙族的崛起,只是为了利用他,但是帝天是一个坦荡的人,他还将一切告诉了陈轩,而起就算是利用了他又如何,事实上他还是救了自己。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帝天问道。

    “我要去极北杀伐之地!”陈轩淡淡回答道。

    “你去哪里干嘛?”帝天连忙问道。

    “我的身世我一定要查清楚,我想知道我所有的一切。”陈轩回答道。

    “你知道有人要抓你吗,你要是除了星斗大森林,即便是我也保不了你。”帝天说道。

    陈轩看着帝天,眼睛露出感激之色道:“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去?”帝天立即道。

    “有时候,即便知道前方万劫不复,我也会依然决然的踏上前去!”陈轩目光坚定的说道。

    听了陈轩的话,帝天也有所感慨。

    “的确有些时候,即便知道前方万劫不复,有些事也不得不做。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也不再难你!”帝天说道。

    小舞看着陈轩道:“哥,你一定要去吗?”

    “小舞,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我必须去。”陈轩回答道。

    “我陪你一起去!”小舞立即道。

    “你和我在一起太危险了,你留在星斗大森林等我回来!”陈轩连忙道。

    “我不怕危险!”小舞立即道。

    “小舞听话,你是魂兽,很多人都想要你的魂环,而且无数的人想要抓我,你跟我在一起我还无法保护你,你就在星斗大森林等我回来,相信我,我一定会回来的!”陈轩拉着小舞说道。

    小舞眼中已经充满了泪水,最终,她还是让陈轩离去了。

    她知道,若是自己在陈轩的身边,不仅帮不上陈轩的忙,很可能还拖后腿,让陈轩更加的危险。

    “哥,我等你回来,答应我,你一定要回来!”小舞哭道。

    小舞的妈妈也不舍的看着陈轩,但是她知道陈轩有自己的使命,所以她也没多说什么。

    她抚摸着陈轩的脸,轻声道:“小,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

    “嗯!”陈轩点头。

    这时候,他有些哽咽了。

    大明和二明也及其不舍的看着陈轩。

    “陈轩,一定要回来!”

    “陈轩,我等你,下次回来,我可要好好跟你比试比试!”

    “好,我回来,一定打赢你!”陈轩道。

    道完了别,陈轩慢慢的离开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而且,这仅仅是短暂的分别。

    虽然他知道前方的路无比的凶险,但是他还是选择坚定的走下去,哪怕,万劫不复!

    .......

    唐昊带着唐三走上官道之前,先来到了一条小河旁。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吧。”

    唐三愣了一下,现在的样子?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本身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感觉,只是肌肉似乎不像之前那么突出了,可全身的协调姓却变得更好。

    走到河边,当唐三看到河中倒影的时候,整个人不禁愣住了。

    皮肤比以前白皙了几分,炯炯有神的暗蓝色双眼,一头漂亮的暗蓝色中长发,英俊的面庞带着几分刚毅的气势,面如刀削,释放着内蕴的神采。

    “这,这是我么?”如果说以前的唐三是普通的,那么,现在的他,就绝对是和戴沐白、奥斯卡一个级数的,虽然风格并不相同。但现在的他绝不会像以前那样不被人所注意。

    “你的眼睛变大了,更像你妈妈。继承了她的血脉,自然也要继承她一直隐藏在你体内的基因。”唐昊有些惆怅的说道。

    摸摸自己光滑的脸,“妈妈。”唐三的神情变得柔和了几分。心中暗暗苦笑,不知道小舞他们再见到自己还会不会认得。

    仔细朝河内的倒影看去,变化的不只是容貌,此时的他,甚至连气质也发生了转变,看上去比以前多出了几分儒雅恬淡,正是一翩翩美少年。

    “爸,妈妈究竟是什么人?”唐三实在忍不住内心的疑惑,向父亲问道。母亲究竟是谁?为什么母亲会拥有蓝银皇武魂?

    唐昊摇了摇头,“我说过,当你完成我所有特训之后,我会将这些告诉你。走吧。要去你应该去的地方了。”

    重新上路,唐昊的话再次变少了,唐三从空中的太阳可以判断出,自己与父亲是一直向北走。至于去什么地方他不知道。只是空气渐渐变得冷了起来。

    唐昊依旧循着山间野路前进,外界的寒冷对于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

    风餐露宿半月后。

    前方是一座小镇。这还是唐三接受唐昊特训之后第一次看到城镇。心中不禁泛起一丝别样情感。

    这座小镇看上去不大,但刚一踏入,唐三却感觉到周围的气氛有些怪怪的。他也说不出为什么,但总是觉得周围的人身上都有一种特殊的寒意。

    唐昊带着唐三来到小镇中一间酒馆走了进去。

    酒馆内的空气十分浑浊,唐三注意到,在这里所有的装饰竟然都是黑色的。外面虽然是白天,可一走进这里,却就有一种阴冷黑暗的感觉。

    此时,酒馆内大约坐了三成左右,虽然这里空气浑浊,但却很少有人说话,所以显得十分安静。

    唐昊与唐三父子的到来吸引了不少目光,但大都也只是惊鸿一瞥,就从他们身上掠过而去。

    唐昊在角落处找了个位置和儿子坐下。一名身穿黑衣,脸色淡漠的服务员走了过来。

    “要点什么?”

    唐昊冷冷的道:“给我来两杯血腥玛丽。”

    服务员脸色微微一变,“你确定?”被唐昊冰冷的眼神一扫,不敢再说什么,扭头去了。

    一会儿的工夫,两杯浑浊的液体被端了上来。液体呈现为暗红色,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腥味儿,就像鲜血一般刺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