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生死见闻 > 第75章.针锋相对
    随着那名警察出门,郭主任又焦急的在屋内转了两圈,对我无奈的说道:

    “赵老弟啊!你们下手太重了,那两个人被你们打死了,我现在想帮你们都没有那么简单了!唉!”

    郭主任越说越焦急,看我们的眼神也越来越凝重,在屋内来回踱步也越来越快!

    如果不是知道他是治安科办公室主任,在外人看来还以为他是杀人凶手呢!

    我就沉默的看着他,赵小程知道我和江司令通了话,也心里有了数,完全开始配合我演戏。

    郭主任看我没说话,继续对我解释道:“不如这样吧,趁着我拖延法医尸检的这段时间内,

    你再给你亲戚打一电话,让他预备多点钱,不然这事摆不平了,被你们打死那两人,

    我能托关系让法医出具突发疾病导致死亡的尸检报告,你出钱赔他们家属一家200万,免得他们家属闹,

    再给法医、还有这些警署内的警察打点一下,上上下下弄下来,

    差不多300万足够了,我呢,还是坚持我的原则,帮你为了交你这个朋友,

    我自己一分钱好处不要,总共是700万,差不多就足够了,你觉得怎么样?”

    我闭上眼睛,挠着头,故作沉思道:“我考虑一下,这可不是小数目啊郭主任!”

    郭主任继续焦急的说道:“时间宝贵啊小老弟,我也压不住太长时间的,毕竟是人命关天啊!

    如果他们两人的尸检报告证明是你们打死的,在多米尼亚国被控一级谋杀罪可是要判处坐电椅死刑的,

    到时候你们就算拿钱也没人能救你们了,你们自己可要考虑清楚,机会只有一次,我也不是万能的。”

    这时候外面传来了哄哄哄的巨响!

    听着这个节奏和声音与山棺深狱运送囚犯的那个种/马运输直升机有点像呢?

    我看着赵小程问道:“你听这声音,是不是有点像那个种/马运输直升机啊?”

    赵小程仔细的听了听,点点头说道:“恩,雄哥,是很像啊。”

    不大一会儿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消失了,楼里传来了凌乱而急促的脚步声,

    我们的房门也被咣咣咣的一阵乱撞,随后垮的一声,门外一只脚把木质的房门踹出了一个窟窿。

    郭主任皱着眉,紧忙从腰间把手枪拿了出来,警戒的端起枪,对准了房门。

    又是咣的一声,这次门外的人正好踹在了房门的门锁上,

    嘎蹬一声!

    门锁被踹掉在了地上,锁杆插在的墙壁上,一大块墙皮也跟着门锁掉在了地上。

    门锁被踹掉的一瞬间,冲进屋子里十几个穿着军装端着冲锋枪的军人,他们全部齐刷刷的用枪指着郭主任。

    郭主任也强作镇静,依然没有放下手中的枪,指着其中一名军人问道:

    “你们什么人?不知道这里是警署吗?谁派你们来的?你们的长官在哪里呢?”

    这时候一个笑声从门外传了进来说道:“我就是他们的长官,你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啊?”

    “你是什么人?知道冲击警署的后果吗?”郭主任郑重的问道。

    “我是什么人?现在就让你知道知道!”说着一挥手,周围那些端着枪的士兵,

    走出两人上前几步,一把夺过了郭主任的手枪,扔在了地上,郭主任根本没有敢反抗,

    太多枪口指着他了,他敢反抗开枪,瞬间会被这些军人打成筛子,而且他不知道眼前这些军人是从哪里来的。

    紧接着两名士兵分别朝郭主任膝关节的反方向狠狠一踢,

    (本章未完,请翻页)

    噗通一声!

    郭主任就被踢的双膝跪在了地上,随后被两名士兵用脚踩着他的小腿,双臂被紧紧的按在背后,跪着控制在地上。

    这时门外指挥的人才走了进来,我仔细一看这不正是吴营长嘛!

    我起身激动的喊道:“吴营长,你终于来了!”

    吴营长看到我后,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道:“好久不见啊小赵,江司令听说你出事了,

    第一时间就派我带着警卫营的两个班坐着运输直升机来救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好好说说,你不用顾忌这个人!”说完就指着被两名士兵按着跪在地上郭主任。

    这时郭主任也开口叫喊道:“赵傲雄你别乱说话啊!我可没有为难你!”

    我捋了一下思路,对吴营长说道:“我和赵小程去市场买菜,

    发现了两个小偷在偷东西,还殴打阻拦他们的卖菜夫妇,于是我看不下去,便上去阻拦,将他们制服...”

    郭主任也听到了我在讲事情经过,突然插嘴道:“他们可不是简单的上去制服啊,他们是活生生的把人打死了!”

    赵小程对吴营长解释道:“扯蛋,我们只是把那两个小偷制服在地,一直到你们来,把他们带进警署的时候,他们还好好的活着呢!谁知道进了警署就无缘无故的死了!”

    吴营长看着跪着的郭主任,抬手指着他的脸警告道:“闭嘴!轮不到你辩解,听赵傲雄把话说完。”

    我继续叙述道:“后来被制服的小偷给这个郭主任打的报警电话,直接在电话里恶人先告状说我们无缘无故把他们打了,

    后来郭主任带了三辆车十名警察把我们带走了,他也不带周围的旁观的证人,也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我和赵小程抓了。”

    郭主任跪在地上喊道:“你不要信口雌黄,周围哪里有人?

    都被你们吓跑了!连你们口中所说挨揍的卖菜夫妇也没有!你还....”

    啪的一声响!

    吴营长右手狠狠地一巴掌打在了郭主任脸上,嘴里训斥道:“听不懂我说话吗?还插嘴!”

    说着不解恨,又是夸夸左右两个大耳雷子扇在了郭主任的脸上,扇的郭主任嘴里出了不少血,很多滴落在了白衬衫上。

    随后吴营长对我笑着说道:“没事儿,小赵你继续说,就他这样的,扔到我们警卫营,早把他收拾死了!”

    我看着跪在地上被扇的浑身发抖的郭主任心道:恶人还需恶人磨啊!于是我继续讲述道:

    “在押送我们的车上后,这个郭主任反复强调他能帮我们摆平此事,需要我给他105万好处,他好帮我运作这个事,

    后来到了警署他让我打电话叫亲属送钱,我就给江司令打了求援电话,可电话刚打完,他属下又跑来说两个小偷死了,这回郭主任更嚣张了,不分原因就认定是我们把人打死了,

    改口要我们支付700万,帮我们摆平此事,不然谁都救不了我们,他能让法医随意填写死亡报告,可以陷害我们一级谋杀,让我们被判处电刑。”

    吴营长听后对郭主任感叹道:“呀呵!你套路挺深啊郭主任,要是换了一般人必定被你吃的死死,证人没有,

    挨打的小偷被你灭了口,一般人来了也很难和你说出个理哦!”

    说着吴营长又一脚踢在了郭主任胳膊上,疼得郭主任直叫娘,周围两个士兵差点都没按住,可想而知吴营长这一脚有多狠了!

    此时门口传来了鼓掌的声音伴着一个笑声赞道:

    “打的好,这种肆意妄为的官员,就该得到惩罚!”

    随着声音迎面走来一个身穿警服,明显是领导的人,他50岁左右

    (本章未完,请翻页)

    ,面带笑容走到吴营长身旁介绍道:

    “你好啊,我是公馆路警署署长陆川,您是隶属哪个部队的长官啊?”

    说着陆署长从衣兜里拿出了一个白色胸牌,上面写着黑色数字11,特意给周围人都看到。

    我记得江司令的胸牌是绿色30,看来他们的级别差很大啊!

    吴营长转头看了过去,在他白色胸牌上扫了一眼,面容淡定的说道:“我是第三野战集团军第一司令部的警卫营营长吴云飞。”

    说着抬手指向我继续介绍道:“他是我们第三集团军第一司令员江卫东的朋友,我奉江司令的军令,来接他去司令部做客的。”

    警署署长陆川听后,面露微笑说道:“哎呀,失礼啊,江司令的朋友一定是被我们误抓了,这完全是误会啊!

    再说何必劳烦吴营长您亲自跑一趟呢?江司令打个电话,我就立刻配合放人了!”

    署长陆川一边陪着不是,一边来到我身边,用手轻轻拍拍我身上的灰尘,一脸微笑的问道:

    “朋友啊,这都是误会啊,一定是抓错人了,抓错人,改天我给你大摆筵席,让郭明达这个不开眼的主任给你赔礼道歉去。”

    我看着眼前这个老狐狸,竟然只口不提死了两个小偷的事,一个劲的避重就轻,

    看似诚意十足在赔礼道歉,实则是在袒护他的属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我双手扶住陆署长的胳膊,正色的说道:

    “刚才我说的话您也应该在门外听到了,郭主任这种敲诈勒索,颠倒黑白的行为,可不能简简单单请我吃顿饭道个歉就完事了吧?

    更何况他还草菅人命,肆意妄为,难道这些事就不了了之吗?”

    被扇的满脸是血的郭主任听了我的话,好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直击他的内心,

    这话的严重性和份量,让听了我话的郭主任的身体脑袋左右晃了晃,差点晕倒过去。

    我眼前站着的陆署长听了我的话,也表情一僵随即恢复了正常,微笑着对我说道:“

    对,朋友你说的太对了,来人啊,把郭主任带下去,先停职,交由警署内的纪律委员会查办,等出了结果在一并通知小友你,你看这么处理怎么样。”

    随即进来几名警察把郭主任拖了出去。

    我听后感觉是那么回事,不过又有些不对劲的感觉,具体的是哪我还说不上来。

    这时候吴营长走了过来,冷笑道:“陆署长,您真是个好领导啊,这么照顾你的下属,

    据我所知,停职只是暂时的,官位没有动,而撤职才是罢免了他的官位,你让自己警署的监察部门去检查你的属下,这个部门也是你领导,

    这种关起门来打儿子的事,怕是不会有什么真正的结果吧,我看最多就是让郭主任在家带薪休假,

    过了这阵风声他又会回来当他的主任的,或者是走动走动,上下打点一二,再调到别的警署做个什么领导,我说的对吗陆署长?”

    陆署长听了吴营长的话,微眯着眼睛盯着吴营长,嘴上哈哈哈大笑道:

    “吴营长,我给足了江司令和你们的面子,按你这么说,多米尼亚国也有规定,军队是不可以管地方行政部门事务的,

    你们今天开着直升机来此,擅闯警署,破坏警署财物设施,如此兴师动众,引人注目,你想到过后果吗?

    我也可以向随海省省长、随海省参议员汇报此事,你们私自调动军队,滥用职权,干涉地方事务,这一切恐怕不是你一个小小的警卫营营长能够担当的起的!”

    此时这个小小的审讯室内,弥漫着浓烈的紧张气息,

    吴营长为了我在和陆署长针锋相对,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发展下去了,我心里也暗自捏了一把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