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生小说 > 我这无处安放的魅力 > 第191章宠妻无度的昏君
    伊言进门瞅准机会,趁着人家看于世卿的功夫,抬腿就劈向男人。

    把身后的谢甜甜看的心跳漏了好几拍。

    少奶奶这是夜闯私企被发现,决定灭口吗?

    坐在椅子上儒雅不凡的男人没有起身,脚尖点了下地,老板椅嗖一下划开,躲过伊言的攻击,顺手把咖啡杯稳稳地放在平台上。

    伊言见他躲过去了,接近着又是一腿,男人头一偏,再次躲过去。

    伊言不死心,准备抓他手臂给他拽起来,却被男人反扣住手臂,俩人一站一坐,拼起了力气。

    谢甜甜内心激烈斗争。

    她到底要不要帮少奶奶呢...

    感觉这家医院的“打更帅哥”很强啊,少奶奶那么猛的攻击他都能挡下,继续打下去,怕少奶奶会吃亏啊。

    她迟疑的功夫,伊言已经变换打法了,张嘴就要咬他手。

    白衣男人嘴角抽抽,嗖一下站起来,伊言这才住口,分开跟他纠缠的双臂,叉腰狂笑。

    “我赢了!”

    “越来越赖皮。”男人揉揉差点被她咬的手,无奈地看着伊言宠溺道。

    转头对沉稳如山的于世卿伸出手。

    “让你见笑了,世卿。”

    “多谢天哥包涵。”于世卿跟他很正式地握了手。

    谢甜甜下巴都要掉了。

    剧情有点快啊,什么情况?

    “这是我表哥。”伊言拽着她给于伊天介绍。

    “这是我妹谢甜甜,你一会给她看看,哦,边上那个是于世卿的朋友,顺便也给他看。”

    “为什么我也要看?”

    耿炽皱眉。

    他到现在都不明白老大把他拽过来做什么,不过对眼前俊逸出尘的白衣男人却是有点印象。

    这男人在国际上拿过很多奖,是非常低调的心理权威,耿炽有些惊讶,没想到他竟然是伊言的表哥,更不知道他竟然跟这个神秘工作室有关系。

    看来老板娘的背景不是一般的深。

    “哦,不看也行,你今后五十年的奖金都没有了。”伊言狮子大开口。

    耿炽马上看向老大,老大只是偶尔威胁扣下奖金,老板娘来了个升级版,上来就全扣?

    “小事,她说了算。”

    听到内个宠妻无度的昏君这么说,耿炽只能翻了个白眼认命了,就当他陪着老大哄他家的这个祸水玩儿了。

    耿炽对伊言说的心里检查不以为然,他觉得自己健康得很,根本查不出任何问题。

    “隔壁有人,伊言带着你朋友直接过去好了,我要单独跟世卿说几句。”于伊天说话很稳重,给人的感觉也是颇有威信。

    伊言不放心,领着谢甜甜走几步停下。

    “你不会打我家世卿吧?你可别动手,我们家世卿不是练武之人,禁不起你那暴击。”

    她跟哥哥们见面就要过过招,这都成了家族不成文的传统了。

    兄妹们打打闹闹长大,感情都不错。

    于伊天是少数能打过伊言的人,不过他性子沉稳,每次都让着伊言,倒是伊言,抓头发戳眼睛咬哥哥手,什么不要脸的招都往外使。

    这会听人家要跟于世卿单独待会,伊言心虚不已,唯恐她哥把对她的火都撒于世卿身上。

    于伊天挑眉,对自家胳膊肘往外拐的妹妹略感不爽。

    这才跟人家待几天,话里话外都向着人家。

    再说,自己看起来像是那么没品的人?

    “没事,妻债夫还,天哥要打就动手吧,我有保险受益人是伊言。”于世卿突然冒出一句。

    现场气氛瞬间凝结,耿炽下巴都要掉了。

    想不到他有生之年还能听到老大开玩笑!

    于伊天眉心舒展,细微的不悦成功被抚平,看于世卿也多了几分随和。

    “你比我想的情商要高很多。”

    第一眼看于世卿,能够感觉到他的身体状态不算特别好,站在精力旺盛的伊言边上,对比更明显,感觉他很疲惫似得。

    但细看他的眼神,气场很强,自带贵气。

    不是富,是贵。

    于伊天见过几乎所有上流圈的人,谁是暴发户谁有底蕴一眼就能看出来,只凭见面第一感觉,于世卿绝非池中之物。

    这样的男人的确是有独特的魅力。

    “反正你要是敢欺负他,我就抢你儿子小饼干去...”伊言一边“威胁”一边领着甜甜往外走。

    出了门甜甜问。

    “少奶奶,你这个哥结婚了啊?”

    “结婚很多年了啊,他刚满法定结婚年龄就领着我嫂子登记去了,年少时就盯上我嫂子了,就怕下手慢让人抢了,现在孩子都三岁了。”

    “真好...”

    谢甜甜有点羡慕,这是什么样的神仙感情啊。

    “看上我哥了?这个结婚了没事儿,我还有几个没结婚的哥,一样优秀,眼前这个心思重,一般人玩不过他,我回头介绍别的给你。”

    这俩人随口开玩笑,说着无心听者有意,耿炽突然开口酸溜溜道。

    “你这么会介绍对象,怎么不去开婚介公司?”

    这个小绿豆怎么回事,见一个爱一个?

    “嗨呀,不谦虚的说,就我家这优质男性资源,一天给甜甜介绍一个相亲,连续相半个月都不带重复的。”

    妖孽...耿炽在心里默念,看在妖孽有昏君撑腰的份上,他不跟她计较。

    这个没节操的小绿豆,要不要笑得那么灿烂?

    老板娘说给她介绍对象,她就这么开心吗?

    “你把老王忘了?”耿炽酸溜溜地问。

    “关他什么事儿?”谢甜甜不明白这家伙吃错什么药了,一路都阴阳怪气的。

    “见一个爱一个,你是多想找男人?”耿炽窝了一晚上火,说话也冲了起来。

    谢甜甜被他气得眼睛圆瞪,好想踹他一脚啊。

    “文明人,谈不拢出去动手往死里打,千万别吵吵,丢份儿。”伊言拦着。

    耿炽气不打一处来,到底是谁把事儿挑起来的?

    这会她倒成了和事佬了!

    “谁见一个爱一个,谁见异思迁,谁放不下谁...都不要紧,咱们检测出结果。”伊言噙着一抹算计地笑,推开隔壁的门。

    无论嘴上有多口是心非,无论对表情管理多严格,人的大脑是最诚实的,不会出卖心。

    她倒是要看看,是耿炽放不下甜甜,还是甜甜放不下耿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