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黑夜绽放的玫瑰 > 番外 白若霜雪
    “白霜,你听好了,任何时候都要保持一颗纯白无瑕的心,别被外物所影响,你以后的路还很长,师傅不能再陪你走下去了,记住自己是谁,无论是异类或同类,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

    “每逢下雪的时候,我总会想起以前与师傅相伴而活的时候。”霜雪走在街上,手心接了几片晶莹剔透的雪花,抬头望着聚满灰色乌云正在飘落更多雪花的天空,内心突然产生一种微弱的危险感。

    还没反应过来就消失不见了。

    “好好的睡一觉吧!醒来的时候,你就会看到一个全新的时代!”

    多年前。

    夜白雪山刮起了异常强的暴雪,路过的白明镜完成任务后在回去的途中看到在石头缝里面有一朵被暴雪摧残的几乎已经看不出是什么植物的花,白明镜于心不忍,便带走了这朵花。

    当晚,白明镜坐在山洞内烤火,他看着这朵已经快要死去的花,仿佛想起了曾经战火蔓延到自己的故乡,最后死伤无数,族人也所剩无几的悲惨遭遇。

    “虽说只是一朵花,可它怎么说也是一个生命,见死不救可不是我的作风。”说着,白明镜用右食指划开左手心,将手放在这花上面,把自己的血滴在它身上。

    当这朵花被白明镜的血滋润过后,慢慢的恢复了少许生机,白明镜看着从死亡边缘回来的花,内心也算是松了口气。

    接下来的二十天左右,白明镜每天都用自己的血来滋润这朵花,一天半小时。

    在第二十七天的时候,这朵白里透红的雪莲花变成了一个女婴的模样,并且还会说话。

    一开始白明镜还在防备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可当他听到女婴叫了几声“父亲”之后,整个人都被这一声父亲给融化了,便不再防备,反而更加细心照顾她,反而忘记自己原本的任务汇报。

    他们在山洞相处了半年左右,女婴不再只是会叫父亲,而且还完美展示出异于常人的地方。

    不仅可以和白明镜正常沟通,而且还可以短暂感觉到对方的情绪,这让白明镜感到非常欣慰,虽然这只是巧合,可自己也是因祸得福。

    又过了三年,白明镜终于想起自己要做什么,于是便带着自己的小可爱回到了族里。

    因为白明镜当时是负责收集情报,以此防止外敌入侵,而他却三年半没有回到族里,导致族内多次被入侵,所剩无几的族人们伤亡惨重,人数变得更少了,所以一回来就被重罚,需要被关禁闭三千年。

    而作为白明镜的小可爱,她自愿陪着自己的恩人兼任父亲,一同接受这处罚。

    在夜白雪山的山洞内相处了三年半,白明镜始终没有给她取名字,主要原因是因为不擅长,而且她还是个女孩子,万一取了让她不满意的名字或者自己觉得不太好听的名字,那就真的很难受了,结果一拖就是三年半。

    但当他被关禁闭的时候,经过几天冥想,将自己和她的经历结合,最终取名为“白若霜雪”。

    “白”指她的皮肤,“若”指她的样貌,“霜雪”指两人是在夜白雪山相遇的。

    因为是四个字,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白明镜简称她为“白霜”。

    两人在相处了一百年后,白霜已经长大成为一个气质非凡的美少女了。

    “父亲,你看,今夜的星空比以往还要更美。”白霜很自然的靠在白明镜的左肩膀指着满天繁星说道。

    “我也还没有多老,总称呼我为父亲,这显得我已经到了隐居的年纪。”白明镜喃喃自语。

    “原来叫父亲是会显老的吗?”鼓着脸的白霜想了一会儿,问道:那师傅呢?

    “师傅我觉得比父亲好。”白明镜心不在焉的应声道。

    白霜注意到白明镜的心不在焉,在看着夜空的时候慢慢感受他的情绪。

    几秒后,白霜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但也没有产生任何疑惑,只是很享受和师傅相处的两人时光。

    白明镜从未教过她如何活在当下,因为他觉得白霜还小,有些事还是晚点教为好,只是白霜很早熟,而且对白明镜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因此她总是会以他的情绪为主。

    当白明镜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也会心情不好,但她会为了让白明镜心情变好而故意掩饰自己的糟糕情绪,并且迅速调整状态,再耐心安慰他。

    在白明镜心情大好的时候,白霜也是如此,虽然白明镜很少会心情不好,可白霜却偶尔可以感觉到他内心总会产生一种被族人孤立的无助感和无法释怀悲痛往事的负面情绪。

    虽然白霜很多次都想帮助白明镜解决问题,可她不想因此刺激他的痛处,因为她很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如若一开始只是为了安慰对方而先刺激到对方的痛处,这无非就是故意在对方的伤口上撒盐一样,除了再伤害一次对方,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每过一年,白明镜就会教新的知识,每过十年,就会给白霜准备生日礼物,这让白霜对他的好感度更高了。

    在第三百年的时候,外面的族人们也差不多恢复了往日的光辉时刻。

    只是很不凑巧,偏偏这时候元素世界的“黑暗元素之神·黑鸢”带着同盟势力来到了这里。

    “说好了,七方势力,唯我十分四。”黑鸢站在树荫下说道。

    “只要你确保他们任何人都无法逃离这里,我们自然会遵守承诺。”

    黑鸢一笑,双手交叉于胸前,说道:谁不知道你们魔族人从不遵守承诺,你以为我是被人类耍得团团转的神族人吗?

    “听着,我的东西,不允许任何人染指,我要的东西,不能有任何人分一杯羹!”黑鸢留下这话,便带着自己从元素世界带来的十二黑暗元素守护者们一同冲了过去。

    “元素圣瞳!”黑鸢的眼睛变成了金色,一眼就锁定了所有人,对着身后的十二黑暗元素守护者们先后做了十二个不同的手势后,便一人先消失了。

    收到命令的他们也分开行动了。

    另外六个势力只是站在无法被感知到的远处傻站着,什么也没做,就像是一开始就打算坐收渔翁之利一样。

    除了元素世界的叛逆者“黑鸢”以外,此次前来入侵的六分势力分别是,“黑暗世界”、“死亡世界”、“审判世界”、“黑夜世界”、“神魔世界”、“光明世界”。

    虽然都是叛逆者,可只有黑鸢一人是女性,并且她也是这七个势力里面手段最残忍,实力最强,智商从未下线,话少却处处充满威胁性字眼,危险程度极高的女人。

    黑鸢在开启元素圣瞳锁定了所有人之后,她独自一人来到防御室外,虽然表面上看着四周既寂静又光亮,实则暗藏杀机。

    黑鸢一开始就已经看破了陷阱,可她还是选择故意触发陷阱,因为她纯粹就是无聊想要打发时间,省的那群在外面妄图坐收渔翁之利的小人们可以轻而易举的占尽自己的功劳。

    “腾”一声,黑鸢单手打进墙壁,扭动着隐藏机关,当转动了两圈半的时候,防御室被重重封锁,四周突然变黑,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即将到来的死亡气息。

    心满意足的黑鸢伸回手拍了拍,笑着说道:当炮灰这种事,他们可比我更适合!

    说完,黑鸢便离开了,不一会儿,慢了一步才赶到的护卫并没有发现闯入者的身影,反而在打开防御室的时候发现了在外面的入侵者踪迹。

    “这些家伙可真是没完没了!”

    “可恶!一天到晚入侵我们,真当我们是好欺负的吗?”

    “什么都别说了,最后一次,我们一定要让所有人知道,我们不是好欺负的!”

    “杀光这些入侵者,以此证明我们的强大!”

    “上!”所有人一时间仿佛被注射了激素般先后冲出去要和这些入侵者拼死拼活。

    而对于站在高处准备看好戏的黑鸢而言,这就是他们想要让自己当炮灰,而他们坐收渔翁之利的代价!

    “有时候,如若想要利用人,那得先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才行!”黑鸢看着多方势力即将爆发厮杀,面无表情的说道:不知轻重的家伙,最终也还是成不了什么气候!

    “头脑、实力、耐心、这是成为最强者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只可惜,你们一个都没有!”黑鸢在嘲讽结束后,便开始了真正的行动。

    在禁地内的白明镜和白霜并不知道外面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其他人也在一段时间后察觉到什么。

    “大人,我们好像已经被发现了。”

    “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起,四周就有一种被封锁的能量波动。”

    “怎么会这样?我们明明待在他们无法感知到的地方!”

    “该不会....是黑鸢那个女人做了什么吧?”

    “那个女人?她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吗?”

    “别看她是个女流之辈,她怎么说也是元素世界的主神之一,你们仔细想想看,能当上一个世界的主神之一的女人,她会是什么小角色吗?”

    “该死!忘了她不是普通女人了,刚才真不该那样对她。”

    “现在说这话好像也已经晚了,她之所以这样做,很明显就是已经发现了我们想要利用她的意图。”

    “都先别说了,还是先解决一下眼前的敌人吧!”

    “你们这些可恶的入侵者,真的是欺人太甚了!”其他人大喊着:兄弟们,上!让这些入侵者见识我们的厉害!

    “区区的蝼蚁还想和我们斗?”说完,多方势力开始了厮杀。

    十二黑暗元素根据黑鸢的命令,已经相继解除了所有防御措施,全部在禁地入口集合着,耐心等待黑鸢的到来。

    黑鸢来到了地下十二层的密室,她真正想要的并不是所谓的资源,而是关乎多个世界存亡的命运系最强神器“生死命运册”。

    在开启元素圣瞳的情况下,黑鸢不仅可以看到想看到的一切,而且还能直接无视任何防御,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站在封印面前的黑鸢,内心也没什么波澜,只是觉得太轻松,就像是自己参加了高难度地狱式荒野逃生,结果却连一滴汗水都没流,刚开始直接就通关了一样的简单。

    “只是做守护一个世界的神,这种小事实在毫无意义,只有掌控多个世界的命运,才能让我找到真正有意义的感觉。”说着,黑鸢从身后拿出了一把白色钥匙插在锁孔里,紧接着,她抬头用元素圣瞳仔细检查着,没有发现的时候,又转身看着四周,以及脚下的地面。

    经过几十秒的检查,黑鸢最终在密室入口的右下方七米处找到了另一把黑色钥匙。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先在面前用能量开启防护罩,再是右手心对着地面发动了一次能量攻击,直接弄出了几十米范围的深坑,可她并不担心会因此被发现,因为其他人正忙着奋勇杀敌呢!

    黑鸢用意念拿起了黑色钥匙为了节省时间,瞬移到封印面前,左手接着黑色钥匙插在另一个锁孔,两只手同时握着不同的钥匙慢慢来的转动着。

    因为只是听说过生死命运册,并没有见到过相关的什么资料和图片,而且面前的封印也属于极度复杂的情况下,就算是黑鸢,她也丝毫不敢松懈,呼吸和心跳都开始变得缓慢而同步。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而黑鸢却还没有解除封印,可她并未产生任何不耐烦的情绪,反而还是一样的耐心。

    在经过十七分钟,黑鸢用了几千万次不同的方法后,她总算是解除了封印,在封印消失后,她并没有看到什么生死命运册,只是看到里面有张泛黄的纸条。

    她拿出泛黄的纸条看了看,发现上面写的是提醒:“逆天而行是重罪,为何不活在当下呢?”

    得知自己被戏耍的黑鸢,脸色开始变得有些难看,她燃烧了这张泛黄的纸条,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了。

    当黑鸢赶到禁地入口的时候,其他黑暗元素守护者告诉黑鸢里面还有人,并且询问是否要斩草除根?

    黑鸢想了一会儿,发觉里面的人在未来会成长为一个任何人都无法惹怒的类型,便说道:别管他们了,任务已经结束了,该撤离了。

    其他黑暗元素守护者看了看什么也没有拿出来的黑鸢,虽然有些话想说,可出于自己的身份,他们也不敢这样做。

    黑鸢也看出了他们的想法,向前走了几步,冷冰冰的说道:回元素世界,我们要找某些人好好的交流交流感情!

    其他黑暗元素守护者也不知道黑鸢刚才发生了什么,也不敢多问,只是默默地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