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悬疑 > 快穿之全家一起苟 > 0205 七零后妈很猖狂13
    黑乎乎的小手轻轻戳了戳叶天秀的大腿,见她看向自己,小丫头眨巴着大眼很认真的问:

    “妈妈会对哥哥姐姐弟弟还有小花好吗?”

    叶天秀郑重点头:“会。”

    “昂!”赵小花满足了,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将手里的奶糖递给叶天秀,“妈妈剥,小花吃。”

    【叮!你获得了赵小花的认可,任务进度+1,当前任务进度1/7】

    叶天秀:现在的小盆友这么单纯的吗?

    不过吃惊归吃惊,该高兴还是要高兴的。

    叶天秀接过小丫头递过来的奶糖,仔细的给她剥开,温柔一笑,递到小丫头嘴边,看着她那一脸的满足于享受,只觉得浑身舒畅。

    “小花乖,吃完糖咱们就刷牙睡觉觉咯。”

    叶天秀摸着小丫头脏得打结的头发,面上笑嘻嘻,内心却在咆哮明天开始,一定要让这几个继女继子做个爱干净的好孩子。

    只是此刻她口中的刷牙,对赵小花来说完全是个陌生的词汇。

    她含着奶糖,含糊不清的追问道:“什么是刷丫?”

    “你们不刷牙?”叶天秀震惊的看向赵德香,赵德香倒是知道刷牙是什么,就是她们没有这个习惯。

    叶天秀看她那尴尬中带着理所当然的表情,心下顿时明了。

    她可算是知道赵德才为什么那么不爱卫生了,感情是这一家子都没有要注意个人卫生的习惯。

    看来接下来她的任务还很重啊。

    叶天秀摆摆手,自顾去寻了个看起来比较干净的盆洗漱,等弄好之后,赵德香已经带着两个小的回房睡觉去了。

    “好像还没洗脸洗脚吧?”叶天秀无语的看向赵德才,心想你这个大老爷们也不说一下?

    赵德才咧嘴一笑,起身主动接过叶天秀递来的洗脚水,一边熟练的洗脚,一边笑道:

    “这以后就是你这个当妈的事儿了,你还别说,这每天洗脚后再睡,好像是要睡得舒服点。”

    “你们家的条件好歹比周围的好许多,也都在上学,你还是个读过炮校的团长,怎么连这点卫生都不讲?”叶天秀没好气道。

    赵德才脸皮厚,由着她说也不反驳,只到最后来了一句:“咱们都是农民,下地种田累得都不想动弹,哪有你们城里人这么悠闲?”

    “别说天天洗澡洗脚洗脸了,半月洗一次澡都是讲究人。”

    “那照你这么说,你不爱卫生还光荣了?”叶天秀白了他一眼。

    赵德才一本正经的点头,“那是!劳动最光荣!”

    “呵!”叶天秀冷笑一声,转头去主卧看床铺去了。

    赵德才在堂屋里叫唤:“你给我拿张擦脚帕来啊!”

    “你不是劳动最光荣?自己拿去!”叶天秀没好气的喝道。

    喝完,身后便没了动静,某人自知说不过,决定自给自足。

    主卧很大,一张三米长的炕,炕头打了个三层的柜子,叶天秀打开柜子看了一下,里面就是一些被套床单,还有一床厚棉被。

    这年头物资匮乏,赵德才家里孩子又多,一间屋子只有两床被子,冬天一床,夏天一床。

    至于铺床的,就是用松叶编制的床垫,再叠加个旧棉被,就算得上村里顶好的了。

    屋里还有一张桌子,上面乱糟糟的堆了一堆衣服,也不知到是谁的。

    叶天秀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到堂屋,叫上赵德才,把自己那几个箱子搬进房间里去。

    赵德才力气是有的,两人一起搬了两趟就将箱子安置好,叶天秀点了油灯,清理箱子里的东西。

    她手脚很快,心里有成算,早已经想好把什么东西放在什么地方,加上赵德才在一旁被迫当工具人,收拾了一个小时整个屋子便焕然一新。

    床上铺上了新带来的被套和床单,蓝白格子的被面看起来干净又整洁。

    桌上铺了原本的暗红色床单,摆了一个白色花瓶,还有一面印着花鸟画像的方形镜子,以及几本领导人经典语录。

    叶天秀打算时时温习,务必达到以后能够用经典语录怼人的实力。

    地面被清扫干净,泥地原本就压得实,以及泛出光泽,现在弄干净后看起来平整光亮。

    墙上的蛛网什么的也都弄干净了,叶天秀打算过几天有空就上镇上去买几张白纸过来把墙糊好。

    到时候这屋子就亮堂了,眼下就先这样凑合一晚吧。

    忙了一天也累了,叶天秀很快就睡着,只是半夜总有一只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移,气得她抬腿就是一脚!

    而后,她便在某人委屈的哀嚎声中与周公下了一盘好棋。

    赵德才清早吃了早饭就搭着生产大队的拖拉机回城了,他没假,只能匆匆返回。

    赵小红姐弟几个站在家门前的院坝上,看着远去的父亲,眼中闪烁着委屈的泪花。

    特别是一回头就看到面带微笑的后妈叶天秀时,赵小红差点没忍住哭出来。

    她憋气憋了一个晚上,结果连个来安慰她的人都没有,现在唯一的靠山赵德才也走了,小姑娘只觉得自己的未来暗淡无光。

    要说最开心的得属赵德香她婆婆,听说赵家有个后娘来管孩子们后,一大清早就从家里走到赵家门口蹲人。

    赵德香只来得及送大哥回去,就不得不跟着婆婆回去干活。

    临走前,她拉着叶天秀的手,十分郑重的叮嘱道:

    “新嫂子啊,我走了,家里就靠你了,你要是有什么事整不明白,就让孩子们过来喊我。”

    “好的,你放心走吧,如果我应付不了,定会找你。”叶天秀笑着应道。

    赵德香这才放心,跟着婆婆走了。

    一边走一边频频回头看几个侄子侄女儿,叮嘱他们要听妈妈的话,别闹腾,都乖些,帮家里干点活云云。

    赵德香的婆婆马老太太见她这模样就显得很不耐烦,拉长着一张脸骂道:

    “这是想留在娘家住一辈子?自己婆家都不想要了?别以为家里有个当官的大哥就能把尾巴翘上天去,你也不看看人家认不认你这个姑!”

    “天天天不亮就往娘家跑,给这几个小的洗衣做饭,当牛做马,结果人家后娘一来,好嘛,用不着你了,让你滚你还不滚,我老婆子就没见过你这么不知好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