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意外怀孕怎么办 > 第一百一十三章当然是为了毁了你
    “你记不记得我曾说过我有一个走失多年的妹妹?”善若水道。

    柳如纭回忆了许久,才想起来若水确实曾经提过,可距今最少已经过去近百年了,一直没有半点消息,不过若水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

    “其实是我弄丢了她。”

    这一点她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包括柳如纭。

    那是一次元宵灯会。

    元宵灯会很热闹,整个城镇都被灯火点亮。

    她牵着妹妹偷偷跑出去玩,她明明紧紧牵着妹妹的手的,可后来,她就再也找不到妹妹了。

    善若水取出一个磨损严重甚至已经褪色的香囊,道:“你还记得这个香囊吗?”

    若没有问心池那一幕,她肯定已经记不得了,不过现在柳如纭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她和善若水初见时帮她夺回来的那个香囊。

    “这是我妹妹学会女红后亲自做了送给我的,她不喜欢打打杀杀,也不喜欢医术,却格外的喜欢女红,她第一件绣品就送给了我。”

    善若水低垂着头,整个人都藏进了阴影中。

    相对沉默了许久。

    柳如纭长了张嘴,想问她是如何得知妹妹是被沈澜杀害的,可又不想再去揭她伤疤,她能感觉到若水紧绷的精神和背脊,仿佛随时都要绷断了一样。

    就像她随时都能崩溃的道心,已经岌岌可危,就连在问心池呆了七年都救不了她。

    柳如纭没有问出来,善若水自己说了。

    “通过你,我也曾见过几次沈澜,我竟然在他身上看到了我妹妹的女红绣品!”善若水抬首与柳如纭对视,双目赤红,眼中无泪,只剩苦痛与愤怒。

    “你是何时发现的?为什么不告诉我?”柳如纭问。

    “在你和他订下婚约之时,他饮酒时我无意中发现那天他穿的金丝华服外衫袖口内侧有一个暮字,和我手上这个香囊内侧的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接着善若水又陆陆续续的将一切都倒了出来。

    善若水确认了那个暮字后第一时间就去查万剑山庄里有没有一个名字里带暮的姑娘,果真被她查到了。

    查到的结果就是她已经死了,死在了万剑山庄!

    她跑去质问沈澜,沈澜只说衣服底下人安排的,是万剑山庄绣娘所制,他并没有听过有名字中带暮字的人。

    她信了。

    真的是很可笑,她还自作多情的想,暮暮的死若是与沈澜无关,看在柳如纭的份上她就不找他麻烦了。

    可结果呢?

    暮暮就是沈澜亲手杀死的!

    柳如纭听完之后,思及前段时间她在万剑山庄所见,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若水,你可否给我详细描述一下你妹妹的样子或是让人一眼便可认出是她的特点。”

    “暮暮是鹅蛋脸,幼时肉肉的,眼睛却是桃花眼,颇为违和,不过想必她长大后脸上的婴儿肥褪去,肯定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若说特点,她的眉里还藏了一颗朱砂痣。”

    柳如纭眼皮一跳,万剑山庄到底造下多少罪孽!

    眉里藏着朱砂痣这种独特的特点,她在万剑山庄当真见过,可那姑娘已经跳入地火,这要她如何向若水说明?

    让她再痛一次?再给若说描述一番暮暮所受的苦痛,让若水更加悔恨。

    柳如纭不敢说,她怕将此告知善若水,她的道心会彻底崩溃!

    此刻的善若水很敏感,她察觉到柳如纭的异样,一把抓住她的手,急切追问:“你知道什么?”

    柳如纭闭了闭眼,再睁眼时双眼已经恢复清明,她已决定将那些都瞒下去,瞒一辈子。

    她之前其实是相信沈澜的,相信这个差一点成为她丈夫的男人,相信他不知道沈连寅做的那些肮脏事,可现在她有些动摇了。

    如果若水妹妹一事沈澜明知道怎么回事,还在若水逼问时佯装不知……

    “若水,你能让沈澜醒来吗?”柳如纭想亲自问问他,暮暮的事到底如何,若真的如若水所言是他杀了,就让若水杀了他吧,既然心魔已生,那就杀了他,至少这样若书的心魔就可以破除了。

    “你想都别想!”善若水瞬间变脸,一把将手中的茶杯甩出去,茶杯瞬间破碎成无数碎片。

    柳如纭没想到,若水反应会那么激烈,连忙安抚她:“只要让他醒来一刻钟就行,我想问他一些事。”

    善若水赤红的双眸死死盯着她,眉心又现黑丝!

    “若水,若水,你怎么了?”柳如纭连忙把善若水扶起来,向善若水输送自己的灵气,试图为她梳理她体内乱成一团的灵气。

    片刻后。

    善若水睁开了双眼,眉间的黑丝已经尽褪,面上也平静下来,状似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她举起手,手指纤长秀气,转了转手腕,亦是不堪盈盈一握却柔韧有力,她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一番后,露出一抹满意的神色。

    这副模样,不像在看自己的手,反而像是在看一件令人满意的物品。

    柳如纭此刻还坐在她身后为她调息,丝毫也没有发现善若水此刻的异常。

    善若水痛苦的神色已经一扫而去,她笑语嫣然道:“让他醒来再和你成婚吗?”

    柳如纭闻言脸一黑……她再不想和沈澜扯上半点关系!

    “你误会了……”

    柳如纭话说一半,善若水忽然扭过头凑近她,几乎脸贴着脸,就在她耳边轻轻道:“你别想了,你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

    明明近在耳边,声音却像是从空谷深渊中传来。

    “你知道吗?是我告诉柳如烟你怀孕的事,让你的婚约毁于一旦!”

    柳如纭不可置信,她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在她心里,一向善良温柔如水的善若水,怎么可能会做出故意把她怀孕的消息告知柳如烟的事!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柳如纭不懂,她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她那么信任她!

    善若水面容在痛苦和笑容之间来回撕扯,看起来诡异又恐怖,她的眼底闪过挣扎,试图抵抗着什么。

    现在的柳如纭已经完全被她说的话打击到了,并没有发现善若水的不对劲。

    良久,善若水面带微笑,风轻云淡道:“当然是为了毁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