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悬疑 > 我的神话世界 > 第271章叫你一声逗比,你敢答应吗?
    梦入神姬说道:“口气不小,不就是依仗你父皇身前为你炼制的护身葫芦吗?亏你还是妖族太子,尽在背后搞些下三滥的手段。

    不知当年雄霸天下的东皇太一,见儿子做出如此小人行径,心中味道如何?!”

    提及父皇,陆压更怒,他也不藏着掖着,直接从泥丸宫祭出红彤琉璃的斩仙葫芦,冷笑说道:

    “既然知道此宝贝的厉害,那你还敢惹我?今日不把你杀得魂飞魄散,难削我心头之恨!”

    “徒弟今日为何故意惹怒这位难缠人物?”赵公明心中一急,连忙驱赶黑虎,提着金鞭打算援助徒弟。

    不料一道太清神雷轰来,前方玄都法师手执八卦紫金炉,幌金绳、混元一气太清神符等法宝阻挡,赵公明心急如焚,却也突破不了玄都阻挡。

    陆压拔出葫芦塞,一阵仙气氤氲,白芒耀目,他刚想动手时,不料梦入神姬却急忙道:

    “先别急。”

    陆压手执斩仙葫芦冷笑,葫芦中已经钻出了一团神秘白气,白色毫光即现一个有眉有翅有头有眼之物,目射白光令人不寒而栗。

    “小辈,现在求饶也没用了,今日,你必死。”

    “呵呵。”梦入神姬不慌不忙的祭出紫金红葫芦,笑着说道:

    “陆压道君,我知道你手中斩仙葫芦,你知不知道我手中这个葫芦?”

    陆压手执斩仙葫芦皱眉道:

    “自然知晓,不就是从玄都手上赢得的【紫金红葫芦】吗?原先是太清圣人盛丹的器物。”

    梦入神姬追问道:“你可知我俩这葫芦缘分不浅,同源同根,都是一根葫芦藤上结出来的,可以说我俩这葫芦,一个公一个母,今日就让我二人见个雌雄!”

    陆压皱眉,仔细的端倪了神姬手中葫芦一番,又看向自己的宝贝,别说,还真相像,模样大小一般无二。

    想到当年父皇无意中提及的一句话,陆压说道:

    “这两个葫芦应该都出自不周山的一根先天葫芦藤,的确同根同源,不过你说的分个雌雄倒是正合我意。”

    他曾听玄都讲过紫金红葫芦的妙用,唤你名字时,沉默不言的话,吞噬力就将大大削弱,他自认为胜算很大。

    陆压高举斩仙葫芦,有头有眼的白色毫光如同有灵智般,不断围绕周围飞舞,双目迸射出的白芒更是令人三魂七魄失神落魄。

    这可是大杀器,专门定住元神,克制金刚不坏,在原先神话中战绩非凡。

    梦入神姬满脸凝重,丝毫不敢大意的举起紫金红葫芦,昨夜一晚祭炼研究不是没有收获的。

    他今日敢和陆压道人生死比拼,不是信任自己,而是相信三界第一炼器师的老子,所炼法宝,必定比东皇太一的品质高!

    滴答。

    一滴冷汗从额头落下,师傅的命中大劫就在眼前,他这次就算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拿下一子。

    一个是太清圣人的紫金红葫芦,常年珍藏于太清境八景宫,受圣人紫气祭炼,盛放九转金丹。

    一个是东皇太一当年炼制的斩仙葫芦,葫芦中藏着一个长着脑袋翅膀的人头,克制一切仙神人鬼妖。

    两人高举宝葫芦,葫芦口正对着对方,在同一时刻,异口同声的大喊:

    “请宝贝转身!”

    “叫你一声逗比,你敢答应吗?”

    “嗯???”

    陆压一听,怎么和之前玄都讲得不一样,不是呼他名字吗?怎么成逗比了?

    此时,随着两人咒语说出,斩仙葫芦上的白气人头双眸射出白芒,刹那间,梦入神姬动作停滞,三魂七魄皆被定住,浑身流转的仙力如同静止长河般,一丝不动。

    这一刻,任凭他修为高深与否,是否有替身避难之术,皆逃不过这斩仙封神一斩。

    “徒儿!”

    赵公明急了,大罗金仙的熊熊法力燃烧起来,一挥金鞭重重打向玄都,二十四颗定海珠爆发五色毫光,惊涛骇浪般打向玄都,根本不顾自身,只攻不守。

    太清仙法高深,玄都法宝甚多,如同铜墙铁壁般,不断把赵公明的疯狂攻势打回,但即使如此,亦连退数步,同为大罗金仙,对方如此疯狂攻击,他也要受伤。

    “我这次死定了吗?死在斩仙飞刀手里也不算辱没自己。”

    感觉全身魂力、仙力被封锁定住,一丝都不能动弹的梦入神姬心中想道。

    第一次感到死亡如此接近,身上所有细胞都在颤抖,元神虽然被封锁定住,却也满脸惊恐。

    “只是可惜最后还是没和云霄姐姐好好道别...”

    梦入神姬遗憾哀叹,他已经见着白色飞刀缠绕住自己脖颈,下一刻自己就将头身分离。

    呼呼~~

    此时随着梦入神姬的召唤声,陆压刚才本能的“嗯”了一下,没想到一阵狂暴可怕的吞噬力从紫金红葫芦的葫芦口冒出。

    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恐怖气波从葫芦口延伸向陆压,不断拉扯他的身子,“天妖定魂!”

    陆压脸色大变,急忙掐动法决,想定住身形,然而这可是老君出品,瞬息间他身影不断缩小,直往葫芦口里钻。

    眼见就要被关进紫金红葫芦里,陆压脸色大变,到时候就算杀了这小子,自己被关进葫芦里,万一被他师傅得到,不也没个好下场?

    心中有了怯意,陆压道君趁着还没完全被吞噬,长唳一声,全身喷出太阳真火,整个人化为一团火球,犹如空中曦日。

    滴溜溜。

    斩仙飞刀倒转回归,陆压化虹逃去,转眼间就已消失的无踪无迹,不知在多少万里之外。

    这可是“化虹之术”,三足金乌的看家本领,比之三教圣人所传绝顶遁术更快了三分,堪称洪荒排名前三的大遁法。

    “我得救了?”

    死里逃生的梦入神姬汗流浃背,根本不敢相信自己赢了,他看到前方长虹,顿时哈哈大笑。

    “陆压,看来这你这个葫芦是雌的,我这个是雄的!日后我所在之地,你需退避三舍!”

    “哼!”

    天际只有这道冷哼声回响,刚才的生死比拼中,陆压其实更占上风,倒不是他的葫芦更好,恰恰相反,葫芦质量,还真是紫金红葫芦更胜一筹。

    但别忘记,两人修为相差甚大,陆压乃是大罗金仙,与他师傅相同,而梦入神姬就算经过圣人讲道开挂,也只是金仙。

    如果两人同级,刚才陆压已经被吸入紫金红葫芦中了,不过对峙时,两人心态不一样,梦入神姬为了救师傅,把生死置之度外,——也是因现实并不是真正死亡,他才敢赌一把。

    而陆压经历上个量劫的社会毒打,尤其是九个哥哥在自己面前,活生生被大巫后羿一箭一箭射爆,更是令他道心蒙尘。

    从此成为惊弓之鸟,一遇到危险就化虹逃亡,已经没了拼命厮杀的战心,毕竟他身上还肩负着妖族复兴的伟业~~

    再加上昨晚玄都回归后,好一阵渲染了梦入神姬的难缠聪慧,陆压未战先怯,从一开始就被神姬牵着鼻子走,气势自然弱了三分。

    “哈哈,不愧是我的好徒儿。”赵公明在一旁大笑道。

    玄都无奈的摇了摇头,毕竟是妖族太子,不值得委以重任,双方只是用利益来当纽带的,各取所需。

    赵公明悄悄向徒弟方向移动,凑近后,他小声问道:

    “乖徒弟,怎么你刚才的咒语我听着有点不对劲?好像是骂别人的,不是说,这个葫芦是呼唤他人名字,别人应了就要被吸收进去?”

    前不久在落魂阵,赵公明可是吃了这个葫芦的亏,简直就是【见面杀】,要不是徒儿提醒,他差点阴沟里翻船。

    不过现在看来,紫金红葫芦在玄都法师手里,和徒儿手里,咒语好似不一样。

    “嘿嘿。”梦入神姬猥琐一笑,他瞧了对面一丝不苟,全部精神警惕的玄都一眼,悄咪咪说道:

    “师傅,你这就不懂了吧,现在谁都知道这个葫芦的应对方法,我又怎么借助它称雄呢?

    昨晚我彻夜研究,毕竟是太清圣人所炼,再加上本身材质就是顶尖,玄妙异常,适应性绝顶。

    我就稍稍改动了一缕咒语,无需知道敌手名字,皆称呼他们“逗比”就行,这样措手不及下,谁都要中招。”

    梦入神姬一脸得意,赵公明抚须赞叹:“妙啊,妙啊。”

    另一旁,十绝阵内,阴风惨惨,神嚎鬼哭,一位位破阵人皱眉,十绝阵发生了未可知的变化,本就因未血祭而凶残,如今更是参合了未知力量。

    “是天魔,魔界安排了天魔在阵内。”

    风吼阵内,慈航道人紧缩秀眉,他身穿白色道袍,上锈祥云莲花,眉清目秀,肤如凝脂,好一位男生女相的俏道人。

    “男不男,女不女,亏你还是圣人门徒。”

    风吼阵内,一道道阴风呼啸,令人毛骨悚然,暗中有天魔在窃窃私语着,蛊惑人心,攻击慈航道人的道心,这正是天魔的看家本领。

    “哼,董天君,没想到你身为截教门徒,如今为了阻挡我等,与天魔同流合污,一同布下天魔大阵。”

    慈航道人逼问,清水双眸不断找寻阵眼,不过对方显然不会这么简单中招,暴露阵眼位置。

    “不过这位小道姑模样长的还挺清秀,老魔我荤素不忌。”

    狂风呼啸,更隐藏了一位位天魔的声音,又有魔头调侃。

    慈航道人深深皱眉,他天生男生女相,总感觉自己投错胎,应该成为女儿身更合适,平时修炼总感觉有股不自在。

    如果现在有玩家在此,就会知道他属于现实中的性别认知障碍。

    “呵呵,小娘子,随我去魔界参悟欲.望...”天魔再次蛊惑时。

    慈航道人绣眉一锁,芊芊玉指掐着兰花指,捻起杨柳枝,他左手端着的清净琉璃瓶倾斜一倒。

    顿时从瓶口倒出璀璨银河,定睛看去,却能发现这是大名鼎鼎的三光神水,只因神水璀璨,顾耀人双眼。

    呼呼~~

    三光神水倾倒而下,慈航道人又连连挥洒杨柳枝,一滴滴甘露比之最可怕的暗器般袭向虚空,神露能救人,亦能杀人。

    “啊啊啊~~~”

    顿时风吼阵内,一位位魔头如被天道雷劫侵扰,发出道道惨叫声,似虚似实的天魔再也隐藏不住身形,狰狞的虚无身躯不断消散。

    “美娘子,我死了也要拉你回魔界。”

    一位异常强大,至少是金仙级的魔头狰狞的扑来,他曾经袭击过一位渡劫的金仙突破太乙。

    那位渡劫人道心有瑕疵,被他找寻到破绽,一举攻破,身死道消,千万年吞吐苦修皆化为嫁衣,道果被他吞噬,如今他想故技重施,侵吞圣人门徒!

    “哼。”

    慈航好看的冷哼一声,头上庆云金灯三千,垂珠金莲,如檐前滴水,络绎不绝,彰显慈航道行高深。

    她轻轻摇动杨柳枝,杨柳枝青翠碧绿,生机勃勃,如同碧玉翡翠,细长枝叶垂下道道甘露,甘露能生死人肉白骨,有无穷妙用。

    然而如今天魔却不断嘶吼,能抵御绝大数攻击的天魔之躯竟然不断冒烟消散,被甘露腐蚀。

    “贼子,休想逞凶。”

    危急存亡之刻,风吼阵狂风更加强三分,董天君双手作道印,一道道风火凶刃从四周杀去,形成刀山火海般的天罗地网,把慈航所有退路全都封锁。

    呼呼!

    风火凶刃速度极快,更可怕的是速度和凌厉,你就算躲得过一次,却躲不过无穷刀阵攻击。

    慈航道人秀眉一跳,纤细娇躯翩翩一舞,洁白清秀的绝美面容突然一笑。

    “我早知道你会按捺不住。”

    滴溜溜。

    一枚定风神珠刹那间从慈航的头上庆云中跳出,神珠射出道道毫光,定住鬼哭神嚎,狂风火刃,此刻,空间如同定格,瞬息间,从极速到停滞。

    “找到你了!”

    慈航道人挥动白袍,玉手轻轻一转,清净琉璃瓶瓶口对准暴露出的董天君,一道道仙力如潮水般涌入琉璃瓶。

    哗啦啦。

    这一次轮到慈航吸收阵主,董天君脸色大变,连连掐动法决,调动风吼阵,然而狂风火刃皆被顶上定风珠克制,如同风平浪静的海面,一朵浪花都扬不起。

    “糟了。”

    董天君身形剧烈摇晃,整个人不断缩小,被清净琉璃瓶吸收,阵阵玄光从瓶口涌出,董天君一身道行法力具被封锁,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周围其他天魔疯狂涌来,他们听从公主调令,特意前来辅佐十天君,自然不敢不尽力,这可是牵扯到无天大人的大计,谁敢怠慢?

    然而慈航道行法力超过众人想象,竟然丝毫不比广成子差,足以并列为十二金仙中最顶尖一列,他(她)隐藏的太好了。

    就在董天君被清净琉璃瓶完全吸收进去的那一刻,天君再也按捺不住,他知道自己危在旦夕,落入琉璃瓶后,一时三刻就将化为脓水,他赶忙大喊道:

    “师兄,救命!”

    “什么?难道还有上仙隐藏?”

    慈航道人一个心惊,自己入阵这么久,丝毫没有发现,难道是风吼阵遮掩了他的气息,更有无数天魔干扰,所以他五感灵识被蒙蔽?然而还未等他反应过来,石破天惊,从风吼阵的一处虚空中突然跃出一道强大身影。

    “哈哈,师弟,真是沉不住气。”

    一位雄壮健硕的金发道人从阵中空间出现,他也不多废话,机会千载难逢,一声大吼,整个人已向娇弱的慈航道人扑去。

    呼呼!

    这一扑,排山倒海,犹如狮子搏兔,用尽全力。

    又如泄洪天河,奔腾不息。

    他被神姬写信唤来,知道自己命运,所以这次偷袭用尽全力,这是改变自己命运,保下自己下面那根东西的致命一击!

    很多年后,金发道人回想起来,还觉得自己毕生最强一击就是在风吼阵内的这一扑之中。

    “吼!”

    王吼震天响,上空定风珠都被震慑的跌落而下。

    金发道人在这凶残一扑中,已经化为原型,截教仙人本就是异类多,一只威风凛凛,金光灿灿的金毛犼凶悍的杀向慈航道人!

    “啊!”

    慈航道人芳容大惊,此时他一手持清净琉璃瓶镇压董天君,一手挥动杨柳枝净化邪魔,那还有功夫对付这偷袭的金毛犼?!

    “啊!”

    一道凄惨至极的惨叫声从风吼阵内传出,令场外一位位仙人脸色大变。

    玄都脸色一紧,明明有借来的定风珠相护,怎么慈航道人还会发出如此惨叫?莫非和那位诸葛谋士说得一眼,事情又出变数?

    他身形刚有挪动,不料赵公明骑着黑虎,手执金鞭,背后二十四定海珠盘旋,正冷笑的看着他。

    边上更有梦入神姬高举紫金红葫芦,一枚长着一双翅膀的可爱铜钱正不断飞舞,随时准备出击,再从玄都身上剥夺下一件至宝。

    “哎。”

    玄都长叹一声,收了脚步,这可是杀劫,除了圣人掌教,谁敢说自己安然无恙?如今只能祝破阵道友安然无恙。

    PS:啊,女装慈航,赞啊~~(这不就是最古伪娘?我想到了鹤发童颜,现代话就是白毛萝莉,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