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普普通通大师姐 > 五十九、师妹是朵黑心莲
    任绮正要拒绝,却见楚怡伸出一只纤纤玉手,做了个阻止的动作。

    她抬起了头,露出优美的下颌弧线,浑身气质便截然不同,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全然不见了。

    楚怡叹了口气,又扬起一个微笑,说道:“师姐,我就是想让您也指导指导我。”

    任绮竟然从她脸上的笑容中读出了无奈。

    楚怡内心确实无奈得很。

    天雷门今年上千新弟子,只有任绮和副教习师姐同住,这是何等殊荣!

    虽然任绮能够登上九百九十九级通天阶,确实足够特殊,但她还是羡慕嫉妒得不行。

    她也想要副教习师姐亲自指点,实时解答修炼中的疑惑,再早早地抱上大腿。

    今日她专程来找任绮学习剑法,也是为了试探有没有机会能够博得这位师姐的关注。

    或许是因为楚怡和林玄真接触不多,加上她长相普通,即使之前在乘坐安思梅的飞舟回天雷门时,任绮曾经喊出过“大师姐”,其余诸位却依然记不住这个事实。

    只有极美或极丑的人与物,才能被人们轻易记住,这是人之常情。

    楚怡就完全不记得这一位穿着筑基期制服的师姐,和那位一起前去招弟子且挡下三名金丹期修士攻击的大师姐是同一人。

    她只是看曾经西南州第一美人任绮的言行,便认定了这师姐的身份不同一般。

    方才曾经是金丹期的任绮,放任这位师姐检查经脉,更是让她确定了心中所想。

    她从刚才开始的所作所为,其目的皆在于让师姐心生同情,主动出言关心她。

    问问她有什么困难啦,需不需要指点啦之类的。

    然后她再顺势答应下来,请师姐多多指点。

    这些都是她用惯了的手段。

    却没料到,这师姐的想法和她原先预判的不同,完全就只是理解了字面意思而已。

    无奈,她也只好直白一些,露出自己的“真面目”。

    她观察了很久,这位师姐为人和善,而且身上没有安师叔那种让人不敢太过接近的气势,应该很好说话。

    林玄真被她这一下变脸弄得有点懵。

    如今的师妹都是这样多变的吗?

    好好的小白莲,竟然是朵黑心的!

    她此时也回过味来,刚才楚怡的那些示弱行为,全都是假的,都是为了引起自己的注意。

    林玄真沉下了脸,有话说话直接点不好吗?

    这样拐弯抹角的,谁能明白她的目的?

    院子里忽然起了一阵风,不知道又从哪里飘过来一大片乌云,将那月亮遮挡了个严严实实。

    没了月光,只余下夜明珠,这个院落都阴暗了几分。

    楚怡心头似有所感,忙低头认错道:“师姐,是我的不是。我自小寄人篱下,被亲戚家的表兄弟觊觎,为了隐藏和保全自己,不得不常常示人以弱,左右逢源,各方讨好。”

    林玄真听到这理由,微微叹气,脸色好了不少。

    既然是常年借助自己这娇弱可怜的长相在夹缝中求生存的,养成目前这样投机的性格,也不好太过苛责。

    “你如今进了天雷门,就不要再耍这些小聪明了。如果门内有人违反门规伤害同门,自然会有执法堂为你出头。”

    “是,师姐。”楚怡老老实实地听着师姐的训话,应道。

    这确实是她没分清楚入门前后的差别,习惯性地用上了在世俗界时的手段,师姐教训得对。

    “方才任绮说得不错,唯有用心修炼、增强实力,你才能活得恣意洒脱。寻求他人的庇佑,即使是更高修为境界的,也始终不是正道。”

    楚怡听到这一句,却有些不服气。

    这位穿着筑基期制服的副教习师姐,长相并不出众,但她即使是在另外两位教习师叔身边,也不卑不亢,好像对待亲友一般自然。

    若是没有什么倚仗,她是不相信的。

    何况,她也曾听闻那位天雷门的大师姐,就是因为被开山祖师收为亲传弟子,才有了如今这样超然的地位。

    楚怡想着,努力修炼将来再拜个好师父有个大靠山,这才不枉费她豁出一切,偷偷跑出来参加天雷门招收新弟子的试炼。

    想到了那位大师姐,又对比面前这位,她忍不住腹诽,这师姐也只是筑基期,恐怕见识十分有限。

    不过这位师姐是她当下最好的临时靠山,还是需要应付一下。

    林玄真苦口婆心地说了好些话,却猛然发觉,有灵气从四面八方涌入小院,直奔楚怡。

    啊?

    难道她说的这些话还能引起楚怡的恶意?

    她评估了一下那聚集的灵气量,似乎不至于到恶意,可能和那雨花阁的小姑娘一样,心里不满而已。

    而她还一时间还拿不准,这楚怡是对当面的她不满还是对应该在五雷峰上的她不满。

    林玄真很能理解,不同背景的人有不同的想法和追求。

    自己刚才那些话,虽然真情实意,但楚怡现在初初踏上求道之路,观念还未重塑,不能接受也是正常的。

    她只是有些没来由地烦躁。

    宅斗出身的黑心小白莲,思考和行为模式真是让人无法捉摸啊!

    楚怡被这莫名其妙进入体内的气流惊吓到了。

    虽然她很快就猜到,这气流大概就是安师叔教习引气诀时所说的那种灵气。

    但她从来不曾修炼过,原本生活的环境也注定了,她没有办法提前学到这些。

    安师叔教习的经脉穴位,她更是有听没有懂,连那小周天最关键的十二个穴位都没有完全记清楚搞明白。

    她被经脉里堆积的灵气弄得浑身酸胀,不得不盘坐在地,试图控制那些灵气。

    可这灵气又岂是她这样的修炼新手能够立时掌控的?

    她连静下心来体会和沟通自己的身体都做不到。

    刚刚腹诽过的师姐只是筑基期,而任绮曾经是金丹期,她略一犹豫便选择了任绮:“任姐姐,我好难受啊,教教我~”

    任绮可不像林玄真那样,她自己就是在任家那种修真家族争夺着资源长大的。

    刚才楚怡装模作样博同情的行为,让她十分不喜。

    任绮看了看心不在焉的大师姐,又回头看楚怡,大致明白了她的处境。

    听到楚怡竟然选择向曾经金丹期,如今却是凡人的自己求助,任绮都有些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