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生小说 > 药师的宠妃之路 > 第45章昏招
    李承泽被她的欢笑和活力感染,也露出愉悦的笑容来,有些事好像头一次做最为新奇有趣,感受也不同,第一回尝试的感受总是不一样的。

    慧兰主动在他唇上亲了亲,又有些笨拙的用贝齿轻轻咬了咬,还舔了舔,歪歪脑袋一脸困惑的嘀咕,“不甜啊。”

    “呵呵呵!傻丫头。”

    李承泽将她拉近自己,低头含住她的唇,轻轻地啃咬,他也是头一回但顺着本能倒是越来越熟练了,也尝到了奇妙的滋味,醉人心田。

    二人如醉如痴,像得了新玩具的孩子,正迷恋着呢,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了他们,惊醒了李承泽。

    “爷,奴才有事禀报。”

    慧兰微微睁开眼,还有些迷蒙,眼眸半睁半闭,媚眼如丝,脸蛋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带着迷人的红晕。

    李承泽摁住她的脑袋对着自己,不让常吉看到,冷声喝问,“何事。”

    常吉吓了一跳,本来就站在门边上低着头,其实啥也没看见,被主子声音里的怒气给吓到了。

    “于良娣说请您过去一趟,是有些事要和您禀报一声。”

    “什么事不能直说,吞吞吐吐的?”

    李承泽顿时就怒了,好事被人突然打断,就感觉像尿了一半又给憋回去了,这滋味有点难受。

    慧兰把头埋在他怀里,痴痴坏笑,用一根手指戳戳他的胸膛。

    “她不是那样的人,可能真的有事,你去看看吧,该争取的也得争取一下,好歹也是三品官呢,于家不能小觑放任不管。”

    还是要提醒一声,有些事自己也要懂分寸。

    李承泽深吸一口气,“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常吉立刻退了下去,轻轻呼口气,逃过一劫。

    李承泽拍了慧兰屁股一下,没好气的低头在她耳朵上咬了一口,“臭丫头勾起我的火,又不管我了。”

    “我,我……没有。”

    慧兰不敢再撩虎须了,靠在他怀里娇软的像个慵懒的小猫,喵喵叫着撒娇。

    “哎!我怎么栽你这小丫头手里了,算了算了,孤走了。”

    李承泽一想到她还没来葵水,又打消了念头,别伤了她就不好了,又无奈的叹气。

    “那你明儿来么?我给你炖药膳吃好不好?”

    慧兰眨巴着灵动明亮的大眼,对对手指,小心翼翼的央求。

    “好,你这么卖力勾引爷,我能不来么,小野猫。”

    李承泽在她耳边轻轻啃咬,低声细语。

    慧兰小脸红红的,嫣红好看,“才没有呢,是你使坏,明明是你占了我的便宜,怎么还倒打一耙。”

    “哦,难道不是你觊觎孤的美色么。”

    李承泽伸手勾起她的下巴亲了亲她潋滟的红唇,反问,其实自己也是一样的惦记她的美好。

    “我可是正大光明的,你是我男人,不惦记你难道你希望我惦记别人不成。”

    慧兰胆大包天去撩虎须。

    “找打是不是,乖一点,明儿孤等着喝你的药膳汤,爷去看看她作什么妖呢。”

    李承泽提起于良娣本能的皱眉头。

    他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摁着我脑袋也没用。

    “嘻嘻!还是我最可爱最乖了,你去吧。我晚上要泡药浴了,还要抹香香呢,没空招呼你。”

    慧兰跳下地。

    “没良心的丫头,占完爷的便宜就轰我走啊。”

    “是您的心都飞了。”

    “你这丫头,长了不饶人的嘴,孤走了。”

    李承泽起身拍拍衣衫,再不走就真的有点把持不住了,她还是个孩子。

    常吉见有动静了赶紧跟上,李承泽瞪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就走了。

    他知道自己打搅了爷的好事,不给好脸也正常了。

    李承泽到了于良娣的寝殿,于良娣赶紧迎了上来,脸上也露出一丝矜持的微笑来,端庄有礼的屈膝见礼。

    “问爷康安。”

    “嗯,起吧,叫孤来有何事。”

    李承泽态度冷淡疏离,随意的坐在圈背椅上,于良娣给奉了一杯茶。

    “嫔妾确实有事要禀报爷,之前有些宫女提前放出去了,我宫里加上太监一起,算下来走掉的有四五个了,想着问爷能不能补两个上来。

    还有就是原先有个会煲糖水的丫头也走了,不知能不能给补一个,晚上饿了也有口粥吃,免得再惊动大厨房了。”

    李承泽端着茶盏抿了一口,轻笑一声放下了,“你是想跟孤要个小厨房么?”

    “求爷怜惜。”

    于良娣这回学聪明了,倒是懂得低头了。

    李承泽望着她低眉顺眼的样子,嘲弄的笑了一下,“不能给,丫头会给你补上的。你最是懂礼,该知道规矩。”

    再度端起茶盏,撇去浮沫,轻轻地抿了一口,望着她眼神冷淡。

    于良娣哆嗦了一下,尴尬的笑了笑,“爷要不要留下吃个饭?”

    “不了,爷还有事,今儿就不留了。”

    李承泽的确有事,书房还有些事没做完呢。

    “是,嫔妾恭送爷。”

    于良娣深吸一口气,再度送他离开。

    “小姐,人没留住?”

    秀云看人走了,赶紧进屋,脸上透着焦急。

    “没办法,说是有事不留了。”

    于良娣脸上也出现了焦急不安的神色。

    “那可怎么办呀,那药会起作用的。”

    秀云也害怕了。

    “只喝了一小口,应该问题不大吧。”

    于良娣也吓傻了,不会那么厉害吧。

    “奴婢不知道啊,我也只放了一点点。”

    原来这主仆二人见着院子里的人都有些人心浮动了,太子要是再不来留宿,她可就真的镇不住了。

    秀云出了个歪招,家里带来的秘药,夫妻助兴用的东西,放上一点点,无伤大雅。

    宫里用这样的玩意不在少数,年年岁岁无忧的人可不多,鲜花也总有衰败的时候,那靠什么留住人呢,就靠这些玩意。

    不能多,多了让人发现就是罪过,少量一点略有兴奋感就可以了。

    于良娣实在没招了,铤而走险决定用这个药,想着一丁点也没事。

    正在担心,李承泽就回了书房了,坐在那看会书,他是个勤奋苦学的人,每日必要抽出大量时间看书习武,这是必须要做的课程。

    坐在这却感觉越来越燥热,心里像火烧了一样,慢慢的觉出有些不对劲了。

    “爷,你怎么了?是不是太热了,奴才再去搬个冰盆来。”

    “常吉,我是不是在于良娣那喝了茶?”

    “是。”

    “回寝殿,去把丁,算了不能叫她,把王氏叫来,我好像被人下药了。”

    李承泽已经开始难受了,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哎呦喂,奴才这就去,小安子……”

    常吉扭头就出了门,赶紧吩咐小安子去领人,速度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