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我成了天庭之主 > 第255章 你认得我?
    若非是某圣地亦或者古世家的圣子。

    那么,他到底又是什么人呢?

    能将李烨打伤吐血,很显然,眼前的白衣青年,修为与来历并不会简单。

    “名字便只是一个称呼,大家萍水相逢罢了,知道不知道又有什么所谓?”

    面对柳依依的询问,宁川却只是一笑。

    “呵呵,连名字都不敢吐露与人么?”

    李烨冷冷一笑,继续开口,“柳姑娘于此请宴,你既然来参加了,她不过是问个名字而已,你还藏着掖着,莫非是看不起柳姑娘不成?”

    “你的废话有点多了。”宁川目光朝着看了过去,淡声开口。

    “小子,莫要不识好歹,也不看看站在你面前的都是些什么人,竟敢对大师兄不敬,还不快与他道歉!”

    便在此时,席间某处,有几名在场的大明剑派弟子忍不住了,纷纷站起了身子,目光不善的朝着宁川逼视而来。

    “哼,大明剑派有什么了不起的,一帮仗势欺人的家伙!”

    未等宁川开口说些什么,只见得在他身旁,张庚和曾毅等人也是站了起来,言语极为的不客气,大有一种一言不合便出手的意思。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你们这两个家伙。”李烨目光扫来,沉默片刻后,脸上忍不住冷笑。

    显然,他认出了张庚和曾毅二人。

    “李烨,当年在古遗迹中,你险些害死曾兄,作为大明剑派的大弟子,行为如此卑劣,实在令人不齿!”张庚冷哼道。

    “敢这么与我们大师兄说话,你找死!”

    几位大明剑派的弟子也忍不住了,纷纷将目光望向了张庚,开口呵斥。

    声音落下的同时,在他们的身上,一股气势瞬间便是爆发了出来,有两人身子爆冲而出,竟是要直接动手。

    李烨见状,不由眉头一皱,想要出声阻止,毕竟当着柳依依的面前,若是自己这边先动手的话,难免有些理亏。

    然而,当他想到这里时,却已经晚了。

    只见那两名冲出去的弟子,早已是来到了张庚的面前,掌间汇聚了一股强大的能量,直接迎着张庚的胸口猛拍了出去。

    “哼!”

    张庚冷哼了一声,丝毫无惧。

    这两位大明剑派的弟子,修为最多也就是斩道境界四重天左右,而自己可是达到了斩道六重天。

    “砰!”

    他拳掌并用,两手同出,眨眼便是与对方交碰到了一起。

    “啊!”

    只听得惨叫声响起,两位大明剑派的弟子直接是被打飞了出去。

    很显然,他们都小看了张庚的实力。

    “找死!”

    便在此时,张庚身后,又有两名弟子冲了出来,与刚才的两人不同,此刻出手的两人,修为都是达到了斩道六重天境界。

    两人联手合击,纵然是斩道七重天的高手恐怕也得被当场轰杀。

    张庚脸上一惊,显然是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但他却没有退避,而是厉喝了一声,要与对方硬碰硬。

    “砰砰!”

    可忽然的,只见得两道白光闪掠,宁川出手了,干净利落,两指并点而出,指芒瞬间便是激射了出去,眨眼便是将这两位大明剑派的弟子给点飞了出去。

    “噼里啪啦!”

    两人倒飞,吐血的同时,身子狠狠的砸倒在了不远处的席桌上,桌椅瞬间崩毁了开来。

    “好快的速度!”

    “此人的修为,恐怕是达到了斩道境九重天地步吧?”

    四周,众人哗然,忍不住议论了起来,目光再次望向宁川的同时,眸子间皆不由浮现出了一种忌惮之色。

    “怎么?要在这里动手?”

    于众人的议论声中,宁川收身而立,目望李烨,再次开口,“你们大明剑派,好像不怎么给柳姑娘面子呢。”

    李烨闻言不由面色一变,他皱着眉头,随后便是与柳依依拱手言道,“柳姑娘,是我大明剑派对这几人管教无方,等回去之后,我定会让长老阁好好责罚。”

    他毕竟还只是大明剑派的大弟子,而非圣子,在柳依依这等真正的天之娇女面前,纵然是李烨,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之处。

    不然的话,柳依依真要计较起来,对自己,乃至对大明剑派来说,都是一件麻烦事。

    言罢,他再次看向了宁川,冷哼一声之后,道,“昨日败于你手,是我大意了,但我李烨从来不会吃同样的亏,你若真有本事,可敢与我到外面一战?”

    昨日的亏先且不论,如今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若自己再不将宁川给镇压的话,消息传了出去,日后,自己又还有何颜面,立足于九真界年轻一辈之中?

    听得李烨的话语传来,宁川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纵观天下,你还是第一个敢挑战我宁川的人。”

    “宁川?”

    不远处,那一直未曾言语,正静静看着好戏的华无心,在听得这个名字之后,脸上先是一怔,而后瞬间大惊。

    他唰的一下,站起了身子,目光看着宁川,“阁下便是宁川?”

    “你认得我?”宁川愣了一下。

    华无心点了点头,“听师尊提起过,宁兄可是从洛阳城过来的?”

    昨日,他刚刚收到了师尊的密信,在那信中,华无心了解到了发生在洛阳城中的事情。

    眼前这个叫宁川的少年,来历可不简单,不仅治好了庞家老祖的伤,而且在师尊的信中,华无心看出了一些信息,在宁川身后,恐怕是有着一位造诣极高的丹道宗师!

    高到连自己的师尊武夷大师,都佩服到五体投地的地步!

    “我确是从洛阳城过来的。”

    宁川点了点头,同时也恍悟了过来,华无心多半是在武夷大师那里听说了什么。

    “华公子,你认得这位宁公子?”柳依依愣了一下,心中有些惊讶。

    纵观当世,以华无心的丹道造诣,能与他相识,且还露出这般容态的,年轻一辈之中,又能有几人?

    这个名为宁川的少年,到底是谁?

    “家师曾有一位至交,多年前隐居山间,名不传世,大家应该不知道,宁兄便是家师那位至交的后人,我出门前,师尊曾多番叮嘱,若遇宁兄,可得多加善待。”

    在没有得到宁川的同意之前,华无心当然不敢吐露出对方丝毫的信息,只能是当着众人的面前,扯了个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