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穿越不断网 > 第二十九章 东瀛棋手
    “赠与我们?”

    秦矜与秦湘皆一怔。

    江云认真道:“我虽然现在已经是自由之身,秦家的恩情却是万万不敢忘记。这五粮液就当是我感谢这么多年秦家给予吃穿的报答吧!”

    秦玉摆了摆手:“江云,你不必如此念想。”

    秦湘有些欣赏地点点头,也道:“江云,你曾经为我们秦家下人,但做事也算勤勤恳恳,说不上欠我们秦家什么。这样吧,这五粮液的收益我们秦家分你一成如何?”

    秦矜也微微点头。秦湘开出的价格与她心中一致,她们二人在这方面已经极有默契,不需多加商议。

    至于秦玉,从来不会参与到秦家生意上去。

    江云犹豫了一下,他是真心想把五粮液赠送给秦家,好给将来香水、咖啡因的合作打下基础。但他知道秦湘既然已经开了口要分他一成收益,却是不容置疑,自己再多加推辞反而容易引起人家不悦。

    五粮液如果一经推出,就算是一成收益也极为可观。秦家有充足的资金,又有完备的销售渠道,必然能够最大化榨取五粮液的价值。

    想了想,江云点点头:“那……那我就谢谢夫人了。”

    如此一来,便是皆大欢喜了。

    秦矜道:“不过咱们秦家也没有酿酒生意的经验……这样,等寿辰过了,咱们好好去物色些人来专门管理。”

    关于五粮液,江云还有很多想法,便点点头。

    苏正见众人三言两语便拍定了五粮液的生意,便哈哈一笑:“如此甚好。这五粮液若能量产,届时我肯定要来捧捧场!”

    秦湘笑着摇摇头:“苏兄说得哪里的话,这五粮液出来,我们肯定要把最好的送上总督府。”

    众人又是一阵笑声。

    又闲聊一会儿。此时在场众人都已淡去了江云曾经的下人身份,江云也更加收放自如。

    忽然,过来一个身着武官官服的小吏,凑到苏正耳边说了几句话。

    苏正脸色微微一滞,面不改色挥挥手:“知道了。”

    秦湘笑道:“苏兄可是有要紧事要处理?”

    苏正起身,抱拳:“有点小事要回去处理一下,只好先走一步了!”

    众人皆起身,秦玉道:“苏兄有事尽管去处理,公务要紧!”

    苏正略微歉意:“实在抱歉,改日再来向老太太赔不是。”

    众人又客套了几句。

    苏正对女儿苏婧道:“婧儿,你就在这儿多陪你世伯世姑聊聊。”

    苏婧微微欠身:“是。”

    苏正出了秦府大门,那名小吏跟在身后。

    苏正脸色此时终于沉了下来,轻声道:“京都那边怎么说?”

    小吏答:“已经派了十几名长宁卫过来。”

    苏正微微点头,脚步愈发快了些。

    ……

    又聊了一阵,吴晴和秦远从秦母那里出来。秦矜起身,又拉起秦玉:“走,咱们再去招呼一圈客人。”

    秦玉无奈,只好随大姐去了。

    吴晴往苏婧身旁一坐,欢喜道:“苏姐姐,你什么时候来的?”

    苏婧笑道:“来了有一阵子了。”

    吴晴笑道:“先前我在里面服侍奶奶,没来得及出来迎接。”又问:“姐姐点戏了吗?”

    苏婧:“点过了。妹妹不必如此客气。”

    江云表情有些古怪,暗想吴晴看上去与苏婧好似同卞姝一样,宛若姐妹。但苏婧和卞姝却又处处相争。

    这时,吴晴才注意到江云也在坐在这一桌,顿时有些错愕。

    卞姝便解释道:“现在,江云已经是我的老师了。”

    吴晴和秦远都是一愣。

    秦湘微微一笑,便开始解释江云如何被赎身,又如何成了卞姝的老师。

    吴晴听完,顿时惊奇无比:“江云,真有你的!竟然让我两位了不起的姐姐都争相请你做老师!”

    江云嘿嘿一笑。

    本来想靠脸吃饭,但实力不允许啊。

    秦玉面带喜色,看着江云不知在想什么。

    吴晴此时兴奋无比,她性子又欢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对了,江云的围棋也很厉害!苏姐姐,我看你待会儿何不同江云对弈一番?”吴晴道。

    江云连忙摆摆手:“不成不成,我围棋只是胡乱自己研究,怎么能和苏小姐对弈呢!”

    开玩笑,自己现在还感觉亏欠着人家苏婧,如果又用人工智能去打击小姑娘围棋上的自信,那简直太禽兽了。

    一说道围棋,苏婧却是叹了口气,“实不相瞒,这几日我一提到围棋就有些头痛。”

    众人一怔。

    吴晴忍不住问:“怎么了姐姐?”

    苏婧沉默片刻,忽然问:“你们可知道前几日来的那个东瀛棋手?”

    卞姝轻轻蹙眉:“你是说那个四处挑战的东瀛棋手?”

    苏婧苦笑一声:“不错。前几日那东瀛来的棋手已经接连打败了宁都许多知名围棋高手,正叫嚣宁国无大师……还说宁都没有能打败他的棋手,他就去京都继续挑战。”

    “我老师这些日子又去了京城,爹爹便让我去迎战。”

    众人都皱起眉头,这个东瀛棋手,也太狂妄了吧?

    这事,往小了说只是一场对弈,往大了说,却关系国家颜面。无怪苏婧头疼了。

    众人此前听说过那个东瀛棋手,但都觉得一个东瀛小邦,能出什么围棋大师?也就当做跳梁小丑一般没有在意,没想到这东瀛棋手竟然接二连三打败了宁都许多知名棋手。

    围棋并不一定是年龄越大越厉害。

    往往围棋上有天赋的,在极小年龄就已经崭露头角。

    譬如那个东瀛棋手,据说就是个年龄不过二十多的青年,譬如苏婧,譬如柯洁……再譬如——江云?

    苏婧虽然年轻,但她的棋力放眼宁都数一数二的。除了她那位师父,几乎罕有敌手。

    秦湘哼了一声,“一个东瀛来的狂妄小徒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婧婧可要好好教训他!”

    吴晴也道:“就是就是。”

    只有卞姝眉头轻轻一皱:“你有把握吗?”

    苏婧却叹了口气:“难……”

    众人皆微微一怔。

    苏婧苦笑道:“我看过那东瀛棋手与西城周先生对弈……说实话,我没有一丝把握胜他。”

    吴晴在围棋领域最崇拜的人就是苏婧和远在京都的天才棋手穆星辰了,听偶像都这么说,忍不住皱眉:“这东瀛棋手这么厉害?”

    苏婧沉默,点点头。

    这一次的对弈,不同以往。

    苏婧的父亲是江南行省总督,到时候江南行省许多绅士名流皆来观战,苏婧又顶着宁都才女、围棋天才,宁都围棋牌面这些乱七八糟的名头,可想而知压力有多大。

    众人都说了些鼓励的话,苏婧只是浅浅一笑,忽然看向江云:“江公子……”

    此时她称呼江云为江公子便毫无违和感了。

    江云一怔,道:“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