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现实 > 在古代搞事的日子 > 第518章 又被劈了
    贺兰雪眼圈一红,眼泪顿时落了下来。长孙氏忙劝道:“太太快别说这话了,这大喜的日子,郡主嫁得如意郎君,先夫人泉下有知也一定会欢喜的,如今郡主得您养育之恩,才有今天的好日子,您和郡主也该欢喜才是。瞧郡主这花了妆可就不漂亮了。”

    说着又让丫环拿过帕子,给贺兰雪擦了泪痕,重新细细的补了妆。门外忽然一片沉寂,所有声音全部消失,一种来自天际的威压弥漫在四周,令人忍不住要磕头下拜,事实上,屋中诸人除贺兰雪外,也都到了屋外,匍匐在地。

    院子里,九逍天师一身白衣立在院中,身后跟了玄灵,两人都是一般的仙风道骨,九逍那通身的气势,更令所有人不敢直视,跪地膜拜。身着大红吉服的魏芃正跪在他身前,叩头道:“魏芃叩见天师!”

    九逍淡淡道:“雪儿从八岁就在我膝下,从小没有受过一丝的委屈,这个你可知道?”

    魏芃恭敬道:“魏芃心悦阿雪,定不会让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请天师放心。”

    九逍冷笑:“真的吗?前天她受了大委屈,你可知道?”

    这声音清冷,才已春暖的天气,仿佛又回到了冬日,众人更是吓的不敢多说,玄灵忍不住后退一步,天师啊!您这是要亲自收拾魏芃这小子吗?哎,魏芃啊魏芃,这只能怪你拱了我家的白菜,天师心疼啊!

    魏芃也给吓的不敢多说,只得叩头道:“天师息怒,魏芃知错,以后定会护着她的。”

    九逍哼道:“你们魏家越来越不会做事了,连我的弟子都这样欺侮,哼,三界中也是独一份了,往日里给你们魏家留足了颜面情分,连我关门弟子都下嫁到你们魏家,你们倒由着人作贱,哼!”

    天空中忽然风起云涌瞬间风起,玄灵嗷的一声,已经窜进贺兰雪卧室,躲在贺兰雪身边,贺兰雪心叫不好,玄灵已经抱了她的胳膊,低声道:“小姐姐,你得护着我,天师要收拾魏芃,别伤及无辜啊!”

    贺兰雪无语,天师这是要干嘛?只听一声霹雳,一道紫电自天际劈下,魏芃惊叫道:“天师,有话好说,您手下留情啊!”

    院子里魏芃已经嗖的跳起来去躲避霹雳,那霹雳追着魏芃直打在他身上,魏芃哀嚎:“天师,魏芃哪里错了,您只管说,魏芃改还不行吗?”

    九逍冷笑:“让你魏家祖宗来见我。”说着一道霹雳又打了下来,魏芃又是一声哀嚎,后背被劈的火辣辣的疼,九逍眼神冰冷,天空中紫电交错,眼看又要降下霹雳,魏芃索性也不躲了,他老人家要劈的人,除了贺兰雪,谁能躲得过?索性挨着吧,早劈完自己也好早点接了阿雪上轿。果然,第三道霹雳又打在他背上,魏芃忍不住又是一声惨叫,这是真疼啊!

    屋内,玄灵在贺兰雪怀中微微发抖,他是真怕啊!这要是打在自己身上,自己非立马现了原形不可。

    贺兰雪叹气,轻轻拍拍他,低声道:“天师干嘛动这么大的气?怎么好好的又劈他去了?”

    此时四下并无旁人,玄灵低声道:“天师舍不得你出嫁啊!而且你前天给人追着弹劾,天师心疼了,所以这才教训你男人,给他祖宗看呢,你没瞧见,他都没有乌云蔽日,给你的那几道符咒,怕是明天应付他祖先的,你要小心。”

    贺兰雪思索着,点了点头,又问道:“你怎么敢现身了?能呆几天?”

    玄灵撇嘴道:“半天。天师为了你出嫁,才让我现身的,不然就要把我炼丹给你儿子玩。”

    贺兰雪:……

    说话时,外面风收云散,又是一片晴好。众人被这阵仗吓的魂飞魄散,个个噤若寒蝉,兀图尔术心里无比嫌弃,他为了阿雪也是真舍得下手,这是自己的女人好不好?哎,亏得自己只是来渡劫的,与阿雪有缘无份,不能强行扭转世道,不然是不是也要当他的便宜女婿?没事给他这么劈几下。有缘无份!

    他胸口忽然猛的一疼,这一世,她终于是要嫁给与她有缘的男人,自己无论怎样终究是她生命中的看客,那一世是这样,重逢于这一世也是如此。

    屋内的贺兰雪忽然一声低哼,胸口的伤口传来一阵疼痛,她忍不住用手捂住伤口,眉头也皱了起来,这疼痛实在太熟悉了,她忽然就想起在木南关的崖下,兀图尔术将自己紧紧抱在怀中的情形来,耳边也是他低沉而好听的声音:让我抱一下,就一下,这一世我只要看到你安好便足矣。

    伤口的疼痛忽然加剧,玄灵给吓了一跳,忙伸臂将她揽在怀中,低声问道:“小姐姐,你怎么了?旧伤复发了?”

    贺兰雪咬着下唇,用力甩头,将兀图尔术甩出脑海,今天兀图尔术就在人多宾客中间,一定是他又在想自己,所以自己的伤口才会这样没有预兆的疼了起来,不,自己一向是冷静理性的,无论上辈子和这人有什么关系,这辈子她最爱的男人是魏芃,今天自己要做他的新娘,此生也要与他相携相伴,旁的的男人都不能出现在自己心里。

    院内传来九逍清冷的声音:“小薛,你不想我也劈你吧。我弟子成亲,你也要为难她夫君,不怕我让她灭了你们北狄吗?”

    兀图尔术的声音传了过来:“九爷……天师恕罪,我并不是为难魏芃这小子,这不是为了给您助兴吗?知道您不舍得嫁弟子,哄您开心的,天师莫怪!”

    贺兰雪心头一动,九爷!那个与九逍一起出现的白衣人,便称呼他做九爷,这世上她只听到过那一人叫他九爷,而且,九逍叫他小薛而不是兀图尔术,他到底是谁?她的伤口又的是一抽,玄灵已经反手用力握住她的手腕,道:“小姐姐,你不要胡思乱想,不要让天师为难。”

    贺兰雪抬眼看看眼前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是了,他是修炼成精的,他一定什么都知道。她深呼吸,收敛心神。耳边传来九逍轻轻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