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生小说 > 怪力萝莉修仙记 > 第350章 恒恒的新家
    走出家门后,何晓婷还在想着自己忘记什么事了,直到怀里的陈垣打了个哈欠才想起,她忘记把小家伙的身世告知爹娘了。

    Emmm~反正也不是攸关生死的大事,忘了就忘了吧。

    等爹娘回了修真界再说也一样,与二哥一家住已经够糟心了,不能让他们更生气。

    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何晓婷便心安理得的将这事抛到了脑后。

    回修真界前,她还去看了看爷奶,不过,她没在两位老人面前现身,只偷摸看了几眼,留下些补品和银子就走。

    大伯或许爱占小便宜,有点贪婪,对爷奶却是很孝顺的,这点从屋里的摆设和柜子里的糕点吃食就能看得出来,她没有现身的必要。

    “我们走吧,”何晓婷仰头看着漆黑的夜空,“下次来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修真界若是乱起来,短时间内好不了,她嘴上说过几年来接爹娘,可能不能来还真不一定,否则也不会特意跑这趟,找个人照顾他们。

    “别担心,魔族毕竟是外来者,有再多的阴谋也没用,”赵思唯柔声安慰道。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何晓婷玩笑道,“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我这样的小矮子只要窝着等风暴过去就好。”

    话是这么说,可心里的担忧半点没少。

    连天剑宗这样的大宗门都有弟子遭了毒手,成了堕魔者,还隐藏得好好的,其它中小门派怕是更惨。

    “你要真这么想才好,”赵思唯吐槽。

    李玉屏却肃着脸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既然是极光大陆的一份子,那就有消灭入侵者的责任,不单是三丫,就是阿唯你也别想躲避,明白吗?”

    “呃~”姑嫂两人呆愣了会,齐声应道,“明白!”

    奶奶/表姑奶奶突然变得这般严肃,还真让人压力山大。

    李玉屏神色缓和了很多,语气却更严厉了,“我知道你们刚才只是在开玩笑,活跃气氛,可是,有些事容不得玩笑,能力有多大,就该承担相应的责任。”

    何晓婷猛点头,“姑奶奶放心,我以后绝不拿这个开玩笑了。”

    只是说笑了一回就被训了,哪里还敢再尝试。

    赵思唯亦郑重表示,“我以后说话会小心,绝不胡扯。”

    大抵是她们认错的态度不错,李玉屏没有揪住不放,只是提醒,“早点回去吧,修真界情况不太对,我们要早点回天剑宗。”

    “好,”何晓婷麻溜的取出了飞梭。

    上了飞梭后,李玉屏带着熟睡的陈垣在床上休息,赵思唯则陪着小姑子聊天,打发漫长的时间。

    转眼就过去了好几天,飞梭被拦在山门外,何晓婷发现宗内的排查更严密了,守门弟子拿着她的弟子牌翻来覆去的验证真假,用火烧,用刀戳,还扔进一个装满水的碗里泡了会。

    何晓婷满头黑线,“水还能泡出啥来啊?”

    守门弟子露出了八颗牙,“查看是否会变色。”

    何晓婷,“……”行叭,原来假弟子牌还会变色。

    除了检验弟子牌以外,人也是要检查的,先拿着测魔盘围着人转个圈,然后上下左右,不敢遗漏半处。

    带人进宗也要查看户籍证明,像赵思唯这样的修士还得带上个定位手环,要是往不该去的地方跑,手环会自动发出尖锐的警报声。

    最麻烦的还属小豆丁了,当初被何二哥一家子刺激到,把再去北宁府赵家看结果的事忘了,小豆丁如今算是黑户。

    折腾了一炷香功夫,总算进了山门。

    陈垣整个人都焉哒哒的,撅着小嘴抱怨,“那两个叔叔好奇怪啊,围着我转了半天,还用针扎我的小手手。”

    因着他的身世和特殊的水火灵根,守门弟子还给他重新测了灵,验了血。

    这对小豆丁来说特别不友好,都快要留下心理阴影了。

    “别怕,”何晓婷摸了摸小豆丁的脑袋,“如今外头坏人多,这是为了阻止坏人混进咱们家呀~垣垣也不喜欢坏人对不对?”

    小豆丁歪头想了想,“那好吧,垣垣不抱怨了。”

    三个大人都忍不住笑了,然后换乘飞行元宝回剑峰。

    进紫苑前,何晓婷还特意说了句,“欢迎垣垣,以后这里就是恒恒的新家啦~”

    陈垣歪头看着眼前的大院子笑了,“谢谢三姨婆。”

    七岁的孩子,若说什么也不懂是不可能的,他知道自己的娘亲去了很远的地方不会回来了,爹爹则是不要他了,在姑祖出现前每天都在饿肚子。

    如今三姨婆告诉他这里是新家,这就说明他用不着担心自己会被扔掉了。

    这可真是,太棒啦!

    “不用谢,”何晓婷笑道,“这里住着很多人呢,大家会很喜欢你。”

    一进院子,堂屋里呼啦啦出来十来个人,小豆丁被吓得抱住了三姨婆大腿,唯恐那些人是来抓自己的。

    何晓婷忙安抚,“别怕别怕,是自己人,我不是说过这里住着很多人嘛!”

    “阿山,元鹏,你们这是干什么,”赵思唯嗔道,“看把我们垣垣吓成啥样了。”

    至于后头缩头缩脑的几个李家祖宗,那可不是她能够训斥的对象,权当看不见吧,免得双方尴尬。

    “媳妇儿,”何晓山傻笑道,“我们已经把院子扩建好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还有多余的,三妹要是再捡十个八个人回来也没关系。”

    何晓婷怒怼亲哥,“我捡人回来干嘛,这一院子的人已经很难养了。”

    “可是,”何晓山看着三妹脚边的小豆丁纠结的问,“这小孩哪里来的,不是路边捡的吗?”

    “当然不是,我又不是滥好人,哪里会随便带人回来,”何晓婷翻了个大白眼,指着小豆丁傲娇的介绍,“认识一下,这是你的小外孙陈垣。”

    何晓山惊呆了,“小外孙?三妹你竟然连外孙都有了!”

    “我不是,我没有,”何晓婷又想起当初带虎妞回家时的场景,忍不住悲愤了,“为什么你们都不听解释,直接往我脑门上扣黑锅。”

    “呃~原来是误会,”何晓山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那他是谁的,大姐的?”

    “不是,”何晓婷咬牙,“你别乱猜,垣垣是二姐的女儿的儿子,懂了吗?”

    “懂,”何晓山连连点头,这关系已经说得很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