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百兽神姬 > 第138章 落幕(四)
    黛竹长枪之上火焰升腾,持枪一扫,擂台登时变火海。火舌飞舞,毁灭气机四散。

    玉琉璃运转神力,身周风云突变,隐隐有着风霜闪现,那些朝着她扩散而来的火焰为之熄灭,不能进她一丈范围。

    “烈焰焚八荒!”

    黛竹眼中精茫一闪,大步踏出,手中长枪挥舞,一式技能登时出手,滔滔火浪仿若龙蛇,朝着玉琉璃就蜂拥而去。一式之后,黛竹没有丝毫停下,人急速而前,紧跟滔滔火浪之后,长枪遥指玉琉璃。

    玉琉璃神色镇定,持枪缓缓而动,左手也随之微微抬起,一身神力为之运转,一股磅礴的气势四散而开,以玉琉璃为中心的方圆三丈异像浮现,雷霆闪烁,霜雪骤降。

    “骤变风云!”

    为了对抗黛竹的强悍杀招,玉琉璃也随之发出了技能。三丈区域内的异像尽皆化作冷冽冰雪,一圈一圈的阻挡在黛竹的攻击路线之上。

    “轰!”

    霜雪与火焰,极端的对决,极端的变化,极端的冲击。

    气浪滚滚似狂风,冲击道道化风刃,接触之处爆炸不断,那处擂台被破坏得完全不成样子,破坏飞溅的碎石飞起之后又被接下来的力量轰击,最后完完全全碎裂成粉末,随着气浪弥漫了整片虚空。冲击的风刃亦是漫天飞舞,不停的轰击着擂台的防护罩,将防护罩轰击得涟漪不断,起伏不平。

    烟尘中,玉琉璃与黛竹各自奔袭而出,刚才一招既然分不出胜负,奈何不得对方,那就继续进攻逼战,总会让对方失败的。

    “哈哈哈,哈哈哈!痛快啊!”

    黛竹疯狂高喊,说不出的癫狂,她此刻略显狼狈,身上铠甲都有着数处裂痕,其中薄弱处更是被刺破使得黛竹带伤点点,鲜血滴滴。这更增加了她的疯狂,发丝乱舞长枪横扫,道道火舌乱窜。

    玉琉璃显得很冷静,一杆长枪舞得虎虎生风,其上夹带风雷,让一些看不穿烟尘浓雾的普通人都能明白她的位置所在。

    “叮叮当当!”

    两杆长枪再次交触,响起声音清脆。如此一幕就好似重演之前场景来着,但此时却不是刚才,刚才的二人都是巅峰状态,而此时二女可就虚弱了不少,无论体力还是神力都消耗近半,如此情况下分出胜负怕也就不远矣。

    “必须尽快解决她,久拖下去对自己大不利。”

    玉琉璃心中宁静一片,通过战斗她可以明白黛竹是个什么样的神姬,她是和自己完全是不一样的神姬,自己战斗讲究布局计划,而对方则是不敢不顾莽撞型的人,这样的人就是天生的战士,会约战越狂越战越勇。

    心意打定,玉琉璃态势为之一变,侧重防守立马转变为攻击为先。态势一变,玉琉璃的动作登时加快,出枪更加迅疾,简直令人眼花缭乱完全看不清长枪所在。

    玉琉璃的突然转变令黛竹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登时就落入下风,被玉琉璃压制狠打!气得她心中怒火升腾,不停暗骂:“可恶,可恶!!”

    虽然愤怒,却对战局没有任何改变,或者说这时候更应该冷静,否则被怒火冲昏了头脑,那便只有失败一途。

    “啊!!”

    半晌之后,状况依然不变甚至更加不堪,黛竹登时咆哮出声,气势冲天,给人感觉就是火山即将爆发。

    玉琉璃不为所动,出招依然沉稳冷静,甚至说更加得心应手,发挥远超前面。

    越被压制黛竹就越加愤怒,越加愤怒她就越加烦躁,简直就是一个无尽的恶性循环。

    “可恶啊!!”

    黛竹满脸愤怒,再一次怒吼出声。怒吼之时,黛竹眼中闪过一丝决绝,既然一般方法摆脱不了对方的压制,那么就不用一般方法了。

    悍然一出枪,黛竹不管不顾玉琉璃的攻击,一枪直取玉琉璃要害处,这就是她的办法,同归于尽、两败俱伤的办法。

    玉琉璃眉头一皱,这样的一幕实在让她感到无奈,这只是切磋演练,不是真正的搏杀,怎么能使用出这般两败俱伤的招数呢,这简直就是耍无赖嘛。

    “哎!”

    玉琉璃无奈摇了摇头,人闪身一侧,躲开了黛竹悍然疯狂的一击。这也就使得黛竹从被压制的状态解脱出来,长枪挥洒,火舌阵阵,目的是阻止玉琉璃后续而来的进攻,这也是为了给她拖延时间,让她能够飘然远退,重整旗鼓再战玉琉璃。

    玉琉璃闪过之后,便想着补救,可惜黛竹的经验足够提前发出了阵阵火舌,这阻拦了她一瞬,让她错失了最佳的进攻机会,如果把握住这个机会那么黛竹的状态一定不会改变,依然会被她压制。

    “可惜!”

    玉琉璃脸上闪过一丝可惜之色,然后便抽身而退,拉开了与黛竹之间的距离。

    黛竹眼中疑惑,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玉琉璃不在这一刻近身上来继续攻击,那样不是依然可以占据一定的上风吗?

    收枪站立,黛竹生硬喝问:“玉琉璃,怎么不来了?”

    “继续交战下去也没多大用处,又何必再战下去呐。”

    玉琉璃摇了摇头,她已经有了罢手之意,这始终只是切磋演练而已,不需要全力以赴生死相搏。

    “那么你是想认输!”

    黛竹言语中有着压抑的怒气,她正战得癫狂,岂能就这么让对方罢手,这算什么?算怜悯吗?她祸斗神姬岂是让人怜悯之辈。

    “不,不若算平局可好。”

    玉琉璃也不想认输,但也想继续战下去,那么便只有一条路,就是算作平局。

    “哈哈,哈哈。可笑!”

    黛竹听完放声大笑,平局?简直可笑,在她的眼里只是失败与胜利两种,平局从不是她的作风。

    “何故发笑?难道你还想继续战下去?”

    “当然,我的字典里从没‘平局’两字,这一场要么你输,要么我败,没有其他结果。”

    “你……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这就是我的风格!”

    额!

    玉琉璃满头黑线,这样的性格当真让她讨厌,深呼吸一口气后,玉琉璃正色问道:“你当真不愿意平局?”

    “当然!废话少说,来,战吧!!”

    黛竹尽显嚣狂姿态,长枪一指,霸气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