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生小说 > 她心不宜言 > 第四百一十章 早干嘛与开心吧
    元祁想不通,而约定集合的八点很快就到了,蔡老师带着摄影师进了教室。

    他们要先拍一张在教室的合照。

    先按照他们现在的位置拍了一张合照,蔡老师又让他们跟自己想挨着的人站一块儿合照。

    元祁有些心灰意冷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很快就被想跟她站在一块的女孩子们包围了。

    这是在教室里的最后一张合照,而,叶子也没有过来。

    想跟她合照的人实在太多,又嚷嚷着让再多拍几张,蔡老师也都同意了。

    又照了三次,叶子也没有过来找她一次。

    元祁原本还想看看她到底能坚持多久,可是真的一次也没见她过来之后,她又觉得没意思,她跟一个孩子置气做什么?

    就算这个孩子昨天伤害了她,就算她已经在她没察觉的时候发生了变化,可是人的本性也不是会轻易改变的。

    元祁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她拉着一直跟在她身边的叶明珠朝叶子走了过去。

    她原本也可以直接自己过去,但,即使下了决定,她心里却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抗拒感。

    叶宝珠看着元祁拉着叶明珠离自己的位置越来越近,她的心也跳得越来越快,但是她也不敢相信、不敢确定元祁是不是过来找她的。

    她其实是想去找元祁的,但是元祁身边总是围着那么多的人。

    她原本也决定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跟元祁站近一点,至少留一张合照。

    她已经放弃了跟那么多人一起争元祁,只是想留一个回忆而已。

    她都准备站起来了,可是,元祁却先来找她了,就跟之前一样,无论她做错什么元祁总是最先包容她的那个。

    叶宝珠觉得鼻子更加酸涩起来,她用力压了压眼皮,努力让自己不再流泪。

    她明明应该习惯了挽着元祁的胳膊,可是这一刻挽上的时候她却感觉到了无比的陌生。

    对着摄影师她们应该笑出来的,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笑出来,只知道照相结束得格外的快。

    到了楼下去取景,她就没再能挤进元祁身边了,她甚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跟元祁的手就分开了,是她自己放开的?还是被人挤开了?她都不知道。

    元祁没有多看她,这让她有些难受,她不是打算以后都不跟元祁说话了。

    她只是……只是受不了在一班呆着的学习压力,也有些没办法再面对元祁对她的帮助跟期望。

    但是这些感受只是限于在一班的时候,现在已经不在一个班了,那些原先困扰她的就都不算是什么了。

    叶宝珠还想着要找元祁说话,可是拍照结束后元祁就被蔡老师带走了。

    明明她在车上也根本没有想过今天见到元祁要怎么办,可目送着元祁被蔡老师带走,她又难以抑制地失落起来。

    “早干嘛去了?”

    叶明珠看着叶宝珠一直盯着元祁,便有些没好气地对她说,“你又不是不想理元祁了,干吗还这样端着?”

    “你很开心吧?”

    突然听到这么一句,叶明珠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耳朵不好使了,这句话是叶子对她说的?

    可是很快她就不怀疑了。

    因为叶宝珠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又重复了一遍,“你肯定很开心,以后元祁身边就只有你了,我跟冯莹莹都去了文科班,谁也不可能再黏着她。”

    虽然听得清清楚楚,叶明珠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她怎么可能想象得到木头一样的叶宝珠居然会对着她这样说话?

    好一会儿,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叶明珠先嗤笑了一声,“你有毛病啊,你自己选择去文科班了,你怪我?我就开心了怎么着,我是开心,我不能开心了吗?是我让你选文科了吗?是我让冯莹莹选文科了吗?你们自己选择抛弃了元祁,还不能我接近她了吗?”

    “我没有说怪你……”

    叶宝珠打断了叶明珠洋洋洒洒的话,她心里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着,让她无论如何也不想再沉默下去。

    “但是我就是想怪你,我拿你当朋友,我甚至为了你得罪了元祁几次,你呢?你根本就从来没把我当过朋友,你就是拿我来接近元祁,什么好的东西都要给元祁,什么事也都要跟元祁扯上关系……最开始对我好,也是因为元祁到了一班,后来跟我一直不分开,也是因为没有人跟你玩,你觉得我听话,觉得我不能反抗你,你就一直拉着我不放……”

    “我拉着你不放?你开什么玩笑!是你自己没朋友吧,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那时候谁理你!”

    叶明珠怎么可能听得进去,她打断了叶子。

    但是很快她就被叶宝珠的音量给压了下去。

    “我求你理我了吗?你上赶着找我干吗?什么东西都给我分一份,也不问我想不想要,不要你就生气,是,我穷酸,什么都没见过,什么都没吃过,我求着你了吗?你自己上了补习班学了两天一回学校就拉着我闲聊,你自己失恋了考试复习不进去就也不让我复习,你自己犯了什么错,在元祁面前都要推到我身上……”

    叶宝珠脸胀得通红,但是她一点儿也不想停下来。

    “那我求你了吗?胳膊、腿、嘴难道都没长你身上吗?我没说过你接了随意的话吗?我找你闲聊的时候,你是没说话吗?我没让你复习吗?我说不用管我了,你为什么不走呢?你自己瞎好心还怪我?还有你考差了,这也怨我吗?”

    叶明珠翻了个白眼,“叶宝珠,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真是木头,我早就想这样说你了,是,我接近你是心思不纯,可是,我跟你之间真到了这种地步吗?一点感情没有了吗?再说,那都是上学期的事,这学期我做过什么?我是学习不够忙吗?”

    “算了,跟你说我,你也不认同,我们就说元祁吧,你看看你自己是怎么对元祁的?”

    “我跟元祁的事用不着你管!”

    叶宝珠心里的那团火还在燃烧着,但是她却没有地方可以释放。

    她实在比不过叶明珠伶牙俐齿。

    叶明珠居然说早就想说她是木头,她难道不记得她自己最开始明里暗里说了她多少次吗?

    她凭什么这样说她?她自己又好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