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生小说 > 肖想已久了 > 第211章
    叶眠仿佛都能从他的那行字里看出他抿着嘴委屈的样子。

    她忍着笑,打了几个字。

    【我觉得我爸说得挺对的。】

    ——【可是我并不想要执行。】

    ——【再说了,你也忍心?】

    她:【没什么忍心不忍心的,我觉得牵手拥抱就挺好了。】

    ——【是挺好,但我还想要更好的。】

    叶眠:大家可能不信,有一天我居然被几个冷冰冰的字给撩到面红耳赤了。

    看看这一排字,感觉每个字都是暧昧的化形。刹车,赶紧刹车,再顺着聊下去,就要少儿不宜了。

    【那个,我爸说话语气还好吧?骂你了没?】

    ——【没有,就是不太耐烦。】

    ——【特别是知道我才十九岁之后。】

    她:【不用特意强调年龄。】

    她:【不过我和我妈打电话的时候,撒了个善意的谎言。】

    ——【什么?】

    她:【他是不是提到林尽了?】

    ——【嗯,而且呼吸加重,咬字声都更重了。】

    她:【就是我妈说你就比林尽大了一岁,昨天我不是告诉你了?当时这句话被我爸听到了。】

    她:【但他问起的时候,我妈没说你年龄,只说了你和林尽是校友。】

    她:【我爸可能会觉得我们深深的伤害了他。】

    ——【我觉得你害了我啊宝贝】

    ——【叔叔明显是把怒气转移到我身上了。】

    她:【咳,什么奇怪称呼,油腻腻的】

    她:【那我要说对不起吗?】

    ——【可以。】

    ——【来我房间说?】

    她:【……痴心妄想得寸进尺屡教不改。】

    ——【可是我想你了,学姐】

    ——【无辜jpg】

    叶眠冷淡的回了个【哦】。

    一个小时后,叶*痴心妄想*得寸进尺*屡教不改*眠站在了傅燃的公寓门口。

    她看着门,又看一眼自己的腿,痛心自己的言不由衷,唾弃自己的心口不一。怎么这双腿就这么走过来了呢?!

    但是痛心两分钟后,她就把言不由衷心口不一抛在了脑后,娇羞的给娇花发了条“到货”消息。

    【我过来安慰安慰你受伤的心灵。开门啦~】

    消息发完对方也没回复,不过她贴近门口听了下,里面有凌乱的脚步声。

    然后门在她眼前打开,里面伸出一只手,猛地把她拉了进去!

    她还没反应过来,一脸懵的被拉进去,踉跄着被抵在门边的墙上,然后咚的一声,门被甩上。

    带着温热气息的俊脸也在她眼底放大。

    “唔………”

    娇花,一来就这么刺/激,不好吧?!

    傅燃亲得有些狠,手掌稳稳的控制着她的脑袋,强迫着她顺从,另一只手滑下去抓住她的手,带着她绕到他自己身上。

    莫名像喵咪勾搭主人的手去顺毛一样。

    她顺着他的动作,把手环在他腰上,略微用力抓着他背后的衣服。这才发现他身上只穿着一件不算太厚的针织衫,掌心贴着他的背,轻而易举就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温度,还有因为他的动作而紧收的肌肉,甚至能感觉到他肌肉拉伸时细微的动静,这让她清醒的认识到,纵使他们之间他比他小了两岁,他也仍然牢牢的占据着上风,掌控着她。

    一吻结束,两个人都有些喘气。

    傅燃一手撑着墙面,一手还是放在她脑后,温柔的啄着她有些红肿的嘴角,脸颊,还有耳朵尖。

    “昨天晚上叔叔针对我亲了你这件事,把我教训了一顿。”

    他声音有些哑,沉沉的,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嘴角,脸颊,还有耳廓上,有点痒痒的。

    她偏着头,被他挤得大半个身子都贴在墙上,气息不稳,说:“那你还二次明知故犯?”

    “因为不甘心啊。”

    “不甘心什么?”

    “不甘心,”他鼻尖蹭了蹭她的,凑很近,“不甘心自己的女朋友都不能亲,但是对女朋友的爸爸又不能反驳。”

    “好憋屈。”他说。

    叶眠错开他像小狗一样的动作,“是你非要在我爸那儿有个姓名的,这只能怪你自己。”

    他低低笑了声,“这样说来,还是高兴多一点,不甘心勉强降到第二位。”

    “被骂了还高兴?”

    “被骂一顿,但得到了一个保障,也够了。”他又用鼻尖去蹭她落下来的头发,变态一样深呼吸一下。

    她脖子一痒,瑟缩了一下,却还是坚持和他聊着,“什么保障?我爸给你什么承诺了?”

    “保障就是——唔,你这下不用没有安全感了,也不能随随便便想着分手了。”分手两个字他讲得含糊。

    “毕竟,学姐可比我多两年人生经历,谁知道会不会始乱终弃甩掉可怜的学弟呢?”

    叶眠:“…………”可怜个屁啊。

    她伸手抵着他胸口往外推

    然后不等他再使坏,推开他脑袋,“你怎么穿这么少?”

    穿这么少就敢在客厅乱来,也不怕乐极生悲感冒了。

    傅燃被她推了两下也不恼,只是又贴过去重新把头埋在她颈窝那儿,懒洋洋的解释,“热。”

    “热?热什么?这么冷的天哪里怎么就热了?”

    “你来之前我刚做了五十个俯卧撑。”

    “………为什么做俯卧撑?”

    “因为兴奋。你要不要问问我为什么兴奋?哪儿兴奋?”

    “…………我不。”

    今天的娇花仿佛一个变态。

    傅燃凑很近直勾勾看着她眼睛,然后闷声笑。

    “那么紧张干什么?”

    叶眠立马睁圆了眼否认,“我哪里紧张了?!”

    “那你抓着我胸口的衣服干什么?指甲都刮着我肉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她松开手,咳嗽一声,“快进去把外套穿上,小心感冒。”

    这才是学姐该说的话和该有的上风地位。之前的某些小女人姿态,那都不作数。

    傅燃这次但是听话,转身进房间。只不过就是还一直拉着她。

    “你帮我挑衣服。”

    “…就穿昨天的不行?”

    “我早上起来洗澡了,不换衣服不好吧?”他回头挑了下眉,“哦对了,我洗澡的原因是裤子弄脏了。”

    叶眠:………其实不必特意告诉我你洗澡的原因。

    ——————————————

    恢复叉腰的作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终于是最后一天了!明天我就不用日更8000+了,我可以解放一半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仰天大笑数百声)

    虽然我也知道这种态度不太对,毕竟上推荐也挺荣幸的(呜呜呜真的呜呜呜)谢谢这五天伙计们的各种支持,投票,评论,打卡,我都看到了,谢谢你们,我爱你们!